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新闻图集 >> 正文

生活在灰色中的女人一跃成为制片人

华裔网作者:羊毛侃娱闻

 

一个生活在最底层,可以说从灰色中爬出来的女子:17岁被人强暴,34岁自己做了老鸨;开过黑煤窑,搞过传销,蹲过大牢,她凭什么37岁逆袭,一跃成为制片人。

网络上,有一句打趣国产纪录片的顺口溜:警察妓女黑社会,穷山恶水长镜头。

一部分纪录片导演,会将目光放在那些社会边缘人士的身上。因为他们所经历的,可能是我们普通人一辈子,也经历不到的人生。

11年前,一部纪录片横空出世,被人们奉为中国纪录片的顶峰之作,《算命》。里面记录的不是社会名流,而是骗子,乞丐,傻子,算命先生,妓女,这些社会边缘人士。里面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无疑是唐小雁。这个大大咧咧的东北女人,却有着坎坷,又传奇的上半生。

她当过老鸨、开过歌厅、遇过两次强暴;她搞过传销、干过黑煤窑、被关进过拘留所。她曾游走在这个社会的边缘,在灰色地带里挣扎求生。在命运的泥潭里,苦苦挣扎;于三教九流中,艰难地寻觅着,属于她的栖息之地。

“既然今天没有打算去死,今天就好好活着。”有些人到这世上,是受苦来的。第一次知道唐小雁,是在纪录片《算命》里,她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吸着烟,这上半辈子太苦,她想下半辈子好好活。

所以她来算命,算命先生给她改了个新名字:唐小雁,作为自己下半生的符号。回家后,她用一根缝衣针,用力地穿透了自己的肚皮;拿着钳子,将针往肚皮外拖。然后系上了,“会给本命年带来好运”的红绳。

唐小雁出生在东北农村,母亲生她的时候因为难产差点送命。她家境贫寒又兄弟姐妹众多,家里穷的叮当响,所以早早就开始为生计奔波。

可是这个世上,有的人生下来就是一副“贱命”。唐小雁刚上小学就开始下地干活,8岁沿街叫卖冰棍,上到初一正式辍学,去山里帮人打木耳椴,为了不回家孤零零在山上住。父母只把她当做一个劳动力,动不动还拳打脚踢,她说:家就是个噩梦,我没法待下去,只想尽快找个出路。

可出路还没找到,在她17岁下山去讨工钱的一天,她差点被一人拖到田里强暴了。可她不敢告诉家人,告诉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一顿责骂罢了。

20岁出头的时候,她通过面试得到了一个在北京做服务员的机会,满心欢喜的坐火车去北京谋生。可那个老板“很色”,会在半夜试图偷偷溜进她的屋子。老板没有得手,反而让警觉的唐小雁偷到身份证离开了北京。

在老家呆了一段时间后,唐小雁又回到北京。这次她在酒吧结识了一个斯文的男人,她被邀请一起去“喝点东西”。

男人带她去到一个出租屋,却掏出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脱衣服。那是一个通缉犯,已经杀了3个人。为了活命,唐小雁选择顺从。然后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彻夜发抖。

「你一个人出来,没有人去保护你,遇到那种情况,你只能靠自己去应付。」

唐小雁又回到老家讨生活,并且和无业游民的前夫结婚。

她被邻居带到湖南,做过传销;也和丈夫一起,当过无所事事的“游民”;她在中俄边境的赌场里打过工,也跟一群“哥们”搞过歌厅和小煤窑。

兜兜转转之后,前夫出轨,离婚的她,独自一人又回到北京。

唐小雁说:我做不了高尚的人,干不了正经的事。没有文化,体面的工作永远和我无缘。于是她在北京开了一间按摩房,其实做的是拉皮条的生意。店里最多的时候有十几个姑娘,她和小姐五五分账,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进几千块钱。

在手下的女孩儿里,她认了一个干女儿,改口费,就给了4000块。唐小雁对着干女儿掏心掏肺,哭的涕泗横流。“我很孤独,没有人保护我,我只能靠自己。”

唐小雁也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他听说过,干她这行的太多人被抓,太多人没好下场。可无论是谁,伤不伤心,难不难过,都必须承认一点:我们这种人命如草芥,不管少了谁,生活都得继续。

可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仅仅靠努力,并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们因为长期的贫穷,早已丧失了智慧和判断力。

唐小雁希望干女儿,可以给自己养老。然而唐小雁的按摩房,被人举报了,是她干女儿轻而易举地“卖了她”。

干女儿被判了6个月,唐小雁也将在14天后被提审,“我还是老板,搞不好得判个三四年。” 她着急了,把自认能帮她的人,都求了个遍,无人回应。

后来她想起了徐童。徐童一接到电话,就从云南火速飞到北京。当下抵押了自己的车子,凑足7万块钱;在唐小雁被押的第十三天,将她捞了出来。那时的他们,仅仅认识才两个月。

见到徐童,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你要我的命我也给”。

可徐童不会要她的命,他只需要把唐小雁的镜头,不打马赛克的剪进《算命》里。

从那以后,唐小雁的世界,开始发生了改变。

一年后,在“第八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开幕式”上,,唐小雁获得了第一个「真实人物奖」。

唐小雁的获奖感言,也一如其风格:我觉得这奖,就该我拿。因为如果没有我们这帮人,你们这些导演,就该喝西北风去吧!

2009年,徐童和唐小雁,一起回到她的老家。拍摄了,以唐小雁父亲为主的纪录片《老唐头》。拍完《老唐头》之后,徐童又以唐小雁的四表哥和三哥为主角拍了纪录片《四哥》、《两把铁锹》。凭着一系列的纪录片,唐小雁和徐童越走越近,唐小雁也正式成为徐童的制片人。

她跟着徐童东奔西走,参加各种电影节,自学摄影,努力提升自己,她觉得自己也可以拍纪录片。借着一个契机,她的命运,终于结结实实的掌握在了自己手里。而不是把所有希望,吊在一根小小的、随时可能被磨烂烧毁的红绳上。

什么是游民?王学泰如此定义:他们脱离了社会秩序,失去了角色位置,他们是没有根柢,随着时势浮沉游荡的一员。大部分游民,从一出生开始,命运就不被掌握在自己手上。他们随波逐流,生活空间狭小,只能努力抓住一切可能抓住的机会拼命的活下去。

在纪录片中,徐童抛出了一个问题:没有任何乐趣的生活,活着还有意义吗?

这话说的,没有乐趣的生活,就不活了?这,这话说的,太无情了。

可对于有些人来说,活着,都已经要费尽全身的力气。乐趣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了。

算不尽芸芸众生微贱命,回头看五味杂陈奈何天。

(遴选由羊毛侃娱闻原创这篇文章,题目重新命题,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想让更多人从中领悟到自己的生活真谛,服务全体华裔同胞和浏览我网站的外国朋友而已,如有什么异议联系,即可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