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天下聚合 >> 正文

抗美援朝让日本以“支那”侮辱中国止步

华裔网作者:王启正

 "支那"起源于印度。印度古代人称中国为"chini",据说是来自"秦"的音译,中国从印度引进梵文佛经以后,要把佛经译为汉文,于是高僧按照音译把chini就翻译成"支那"。同为印欧语系的古罗马称中国为Sinoa,后来的英文中的China,和法文中的Chine,都是来自这个语源。《大唐西域记》就有一段记载:"王曰:'大唐国在何方?经途所宣,去斯远近?'对曰:'当此东北数万余里,印度所谓摩诃至那国是也。'"

有人指出:Ci^na之名在《摩诃婆罗多》、《摩奴法典》、《罗摩耶那》等印度古籍就出现了。但还不能确证这就是指中国。《释迦方志》引用了后汉献帝建安十年,入竺之秦州刺史成光子的话:"成光子云:'中天竺国东至振旦国五万八千里。'"那么振旦最迟在东汉以前就已经广为印度人熟悉了。"支那"和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等皆起源于梵语Ci^na-stha^ na之说,也已为学界公认。古代希腊、罗马等国对我国的称呼,除了有缯绢之义转化来的Serice(塞里斯)外,还有与支那同源的Sin, Thin,或 Sinai, Thinai。春秋时秦穆公归并了许多西北部游牧民族,并把翟(狄)人部落赶到漠北,秦始皇时代,又迫使匈奴西迁。他们就逐步渗入中亚、西亚和欧洲的同时也使西方人知道了秦,并以为那就是中国了。这种说法还有争议,但从《史记》中说秦国"禁不得祠"来看,如果"不得祠"就是佛陀寺,那么秦与印度早就有交往了,佛经中的支那就是秦,从而转化为中国之意的脉络就很清楚了。

日本僧侣空海曾于804年随遣唐使赴唐学习佛经,因此可以推断他书中的"支那",是从汉译经典里学来的。以后一些佛教界人士为显示博学、虔诚也开始用起了"支那"一词称呼中国。但明治维新时,山鹿素行等人觉得国名之争,可以为他们的政治主张服务,认为与中国相对的就是夷人,所以特意写了一本《中朝实录》来争这个"中朝"之名。接着福泽谕吉等人提出了脱亚入欧的主张。甲午战争中清政府失败后,长久以来一直把中国尊为上国的日本人,在震惊之余大为陶醉。从此,"支那"一词在日本开始带上了战胜者对于失败者的轻蔑的色彩。1913年又根据驻华公使的提议商定:日本政府今后均以"支那"呼称中国。对此引起了很多中国人的愤怒,1919年留日学生在国内出版的《东游挥汗录》中,除了以毒攻毒地继续使用"倭人"一词以外,还因为英语中的Japan源于漆器,而且日本想脱亚入欧,就用它的音译,称之为:"假扮"。

一段时期内,"支那"是对中国汉人的尊敬。"支那"一词在日本流行起来是明治维新以后的事。不过那时中国的正式国号是"大清",所以日本政府在正式场合把中国称为"清国"或"大清帝国",把甲午战争称为"日清战争",把义和团事变称为"北清事变"。但是在一般的民间报刊,则一般把中国称为"支那",把"日清战争"称为"日支战争",把中国话称为"支那语"。日本人不称中国的正式国号"大清"而称"支那",那时的中国汉人,特别是中国的革命家,对日本称中国为"支那",不但不生气,反而还有几分感激。那时中国汉人处于异民族的统治之下,因为日本暗中支援中国革命,所以一时间日本成为中国革命家的乐园,同盟会、光复会等反政府组织都是在日本组建的。那时很多汉人来到日本的头两件事就是:第一是剪辫子,表示不再效忠清廷;第二是自称"支那人",拒绝承认自己是"清国人"。由于那时"中国"这个词还没有被公认,所以很多革命家直接借用日本式称呼称自己是"支那人"。1902年,章太炎等在日本东京发起《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纪念会》,提出"光复汉族,还我河山,以身许国,功成身退"的誓词("支那亡国"是指明朝亡于清朝的那一年);1904年,宋教仁在东京创办了名叫《二十世纪之支那》的杂志,这是后来同盟会党报《民报》的前身。即使是立宪派的梁启超,也用"支那少年"为笔名,康有为次女康同璧也曾在诗中称"我是支那第一人"。

当时很多中国的革命家使用"支那"这个词称呼自己,亦说明那时日本使用"支那"称呼中国,不但没有贬义,反而含有对中国汉人的尊敬。如果日本人按照当时中国的正式国号"大清",把中国人称为"大清人",把中国话称为"大清语",对中国的汉人来说,反而会感到被侮辱了。但是辛亥革命之后,中国的正式国号从"大清帝国"变成"中华民国",由此而引发了中日之间的"支那"争论。

明治维新之前很少有日本人用"支那"一词称呼中国,日本书中常见的中国称谓乃是"汉"、"汉土"、"唐土"、"中土"、"中国"或者以相应朝代的名称称呼中国,如隋等。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人不忿叫我国做"居四夷之中"的中国,为了培养大和民族的优越感,一改长期以来对中国的称呼(chugoku),而改用"支那"。中国人经过革命结束封建统治、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的时候,作为近邻的日本却出于自身的利益要求,单方面给中国取了一个"支那共和国"的汉字国号。一些有识之士一开始就对日本使用"支那"称呼中国的作法表示了关切,甚至进行了抵制。直至一九三○年,国民政府才训示外交部∶今后凡载有"支那"二字的日本公文一律拒收。同年十月,日本外务省提请内阁讨论将中国的日文正式称谓改为"中华民国"。但日本民间使用"支那"的现象并无减少。由于反清志士"夷夏之大防"的心态,让一些日本学者钻了空子,一些学者撰文说:地理上的"支那"指中国本土,并不包括长城外的满洲、蒙古等地。日本全面挑起侵华战争之后。日本外务省也开始追随军部使用"支那"称呼中国,称"芦沟桥事变"为"支那事变"。在侵华战争中,日本一直用支那来称呼中国,用"支那人"来称呼中国人。日

发布日期:2018-2-15 16: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