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天下动态 >> 滚动新闻 >> 热点 >> 正文

揭秘医院与医托间连环骗局的内幕

华裔网作者:佚名

当你千里迢迢来京求医,刚下火车,一两名“工作人员”或“热情老乡”就主动询问你的病情,并“好心”带你找“专家”看病,然后狠狠宰你一笔。这些人,就是混迹于北京西站地区的医托。

近日,记者在北京西站暗访发现,医托们在这里“组团忽悠”来京就医的患者。他们自制车站工作证、身穿蓝色制服,组团形成连环骗局,骗外地来京就医者到一家名为“百德堂”的中医诊所就诊。同样在北京站、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301医院也是医托的重灾区。行内人士揭秘,此况已存在近20年。医托跟小医院倒三七分成,患者消费1万元,医托拿走7000元,而这些都是患者的“救命钱”。

投诉

百德堂看名医 近百患者称受骗

“希望再也不要有无辜的人上当受骗了!”“百德堂医托害人!”“病没看好,白搭5000元!”……新京报记者统计,仅在百度搜索中,就有上百人自述在北京“百德堂”中医诊所受骗的经历。

来自西安的刘婷2013年6月来北京协和医院看“月经不调”,在大厅等待挂号时,一位妇女和她搭讪并称自己之前也患此病多年,后来在平安里附近的“百德堂”中医诊所看好了。今天正好有协和医院的专家在百德堂义诊,而且人少不需要排队,建议她去看看。刘婷初来北京,听说专家义诊便心动了。后来她跟随妇女前往百德堂诊所,一位60岁左右的老太太给她号了下脉后便写出了方子,同时还拒绝了刘婷带来的在大医院做的化验报告等。就这样,她稀里糊涂地花了5000元买药。

刘婷回去后,同事均认为她被骗了,她上网搜索“百德堂 被骗”等关键字,发现了很多人和她有同样的遭遇。

记者随机采访了近百位投诉者,发现他们均是来京就医的外地患者,受骗地点集中北京西站、北京站、积水潭医院、协和医院、阜外医院、301医院。受骗过程也几乎都可以概括为看病、医托介绍再高价拿药。

其中河南的何震今年4月带着儿子来看甲亢,他买了5000元的中药和中成药,儿子吃了一天后就开始拉肚子,全身无力。他拿着中药找正规医院医生鉴定,对方说这包药成本最多20元,成色也不好。

同样看甲亢的李刚回家收到邮寄到家的药后,发现“甲亢灵”还有一天就要过期,他给百德堂打电话,对方劝他安心吃药,“没问题”。

记者卧底

刚下火车,就被“医托”盯上

众多患者来京看病被医托领至“百德堂”,这是巧合吗?近日,新京报与一名老人扮作外地来京看病的母子,刚下火车,就被“医托”盯上。层层被忽悠后两人最终被带进“百德堂”。

6月20日,早上7时46分,由涿州到北京西的列车进站,不一会儿大批乘客从北二出站口涌出。新京报记者及闫春芳(化名)老人刚到出口就遇人搭讪。“你们坐几号线?”一名寸头男子拦住记者,他灰色T恤上挂着的“北京西站工作证”很是显眼。

得知记者要去朝阳医院看糖尿病,“寸头”旁边的一位长发女孩也上来搭话儿,直言朝阳医院看糖尿病不专业,建议去“中国中医研究院”看中医,“这个病(糖尿病)西医看不好”,并指出乘坐63路公交可到达。

顺着长发女孩指的方向出站,走出不到两百米,又出现一名白色T恤男子,称与记者同路,他也去“中国中医研究院”,并热心表示愿意给记者带路。而后,带着记者在北京西站内绕圈,数分钟后在站内一拐角处与两名中年女子接头。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这两名手拿北京地图扮导游的女子,听说记者要去中国中医研究院,瞬间转换身份,再次送给记者一个“惊喜”,称她们也是来北京看糖尿病的,更巧的是跟记者去同一家医院。

不由分说,其中一名女子就带着记者一块儿乘地铁。路上还主动透露,“中国中医研究院”虽然不大,但都是专家,糖尿病只要6000元就能看好。为了让记者相信,女子还称,看病的李教授是她亲戚。

一路上女子对闫春芳的病情格外关心,并劝说“来北京看病,不要怕贵。”

在4号线平安里站D口附近百米左右,即为医托所称的中医诊所。这幢二层小楼,门窗均为木质镂空雕花,门口挂着“北京百德堂中医门诊”牌匾,并无医托口中的“中国中医研究院”标示。

北京市卫生信息网上显示,“百德堂”中医门诊是一家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但它却和“中国中医研究院”搭不上任何干系。据悉,中国中医研究院成立于1955年,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直属的集科研、医疗、教学为一体的综合性研究机构。早在2005年已更名为中国中医科学院,所以目前已不存在“中国中医研究院”这样的机构。

“神医”两分钟看出糖尿病

想见李教授很简单,只要交50元挂号费即可,北京西站出现的中年女子会全程陪伴。看病也很简单,号脉两分钟即能确诊“糖尿病”。但是患者花了钱之后,不能拿走处方,也没有发票。

6月20日上午,百德堂二楼“李教授”诊室门外。一名戴着金链子的男子询问记者是否来看糖尿病,并称自己患糖尿病已经七八年,在这里吃了两个月中药后病情明显好转,当天是来复诊的。中年妇女插话问男子需要花费多少,在得到一个疗程至少需4000元药费后,她劝告记者“能看好就行”。

诊室内,戴眼镜、身穿白大褂的“李教授”和一名男子对桌而坐。李教授给闫春芳左右胳膊各号脉几十秒,接着询问她是否有口干等症状。闫春芳说经常感到口干,“李教授”点头认同,接着拿出两张印有各种药名的A4纸,看了后便开出中药方子,并在病历上写下闫春芳患糖尿病二型。前后不足两分钟。

发布日期:2015-7-6 11: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