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民族频道 >> 民族人物 >> 正文

深切怀念宝鸡文学创作的奠基人蒋金彦老师

华裔网作者:崔 妍

这篇拙作在我的抽屉里面已经躺了整整五年了,在这过去的五年里,每逢蒋金彦老师的“忌日”和“清明节”时,我都会拿出来读给老人家听,由于为了避嫌,我始终不敢公开此文,为此心中无限的纠结。今年的“清明节”又要到了,在朋友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决定放下心中的纠结公开此文,意为让这样一位平易近人、亲切如父亲和兄长般的、令人尊敬和仰慕的文学前辈,能有更多的人来了解与怀念。

回忆往事,心中似云海翻腾,那天我在网上浏览,无意中看见这样一条消息:

                    送 别 蒋 老 师

                      ——商 子 秦

今天,2009 年10月12日,永生难忘。我和大家一起来送别敬爱的蒋金彦老师,望着安详如睡的蒋老师,我真的不相信蒋老师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 … …

刹那间我大脑一片空白,似乎呼吸都停止了。我、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但这里却清晰的写着,我不由地泪水夺眶而出,与老师接触的点滴瞬间闪出脑海…….

记得那是1980年的夏天,一天因事我去了作家魏钢焰老师家里,正在交谈中,碰巧商子秦老师也来到魏老师家中并邀请魏老师参加讲习班。魏老师立即把我介绍给商老师,商老师当时就给我说了报到的时间和地点,并要我去参加。那时我还是一个刚走出校门不久,特别害羞又胆小的年轻姑娘,所以面对大作家老师这样的平易近人,我内心在高兴的同时也特别地忐忑不安,以至于去报到时竟然忘了带粮票,还是商老师帮我垫付的呢!在学习班上第一次见到蒋老师时,是商老师把我介绍给蒋老师的,蒋老师亲切地看着我边笑边说道:“这么小啊!”他当时的笑容至今还总是在我的眼前闪现。

在短暂的十天学习班期间,(白天我们在市群众艺术馆里面学习,吃、住则在当时的东方红饭店)我每天都和蒋老师在一起,但由于我自身性格的原因,我们之间相互很少说话,见面时,他总是亲切地对我笑笑,我也特别羞怯地向他笑笑。当时主持学习班的是蒋金彦、张柏佛、李风杰、商子秦、孙安文,参加学习班的有张丛笑、郭应文、周抗美、段恭让、张宝萍、李昶怡、李艳秋、胡玉博、李红林、李晨、王东玉等,有些真叫不上名字,有照片为证;邀请讲课的有陕西省文联主席胡采、陕西日报社文艺部、延河编辑部、以及省内著名作家评论家:陈忠实、贾平凹、商子雍、王篆书等。临分手时,虽然我都留了他们的联系方式,然而,我却从未和任何人联系过,性格使然。

时间就这样匆忙走过,一晃十年。我再次见到蒋老师时,是一次书店的偶遇,我们彼此都非常的惊讶和高兴,我看到老师比十年前消瘦了,因此个子显得特别高,岁月虽然在老师脸上留下了印记,但老人家却依然精神,他说:要给他女儿买一套《古文观止》;说他已经住到西安女儿家了,还问我是否还在写作;有没有写好的东西,让我拿给他看看。于是,我们约好第二天在他家见面,那天我带了几个我写的小说去他家,到了蒋老师家里后,老人家热情地为我煮了醪糟汤圆,吃起来特别甜糯可口。

我知道老人家身体不太好,就说:这些小说先放您这里,有时间了您再慢慢看,不着急的。老人家却坚持立马就看,并且一口气看完了,让我心里感到很是不忍,特别内疚,也很自责。老人家看过我的小说后说:“你的小说写的很不错,为什么不投到杂志社去发表?”我说:“之前也投过,但没人理睬,所以我就放弃了。”老人家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联系?……”我笑道:“因为您是大作家,所以我不敢和您联系……”

那天老师与我谈了很多,也谈的很深,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最后老人家又鼓励我:不能放弃,放弃了太可惜……他还说,等他下次从西安回来要送我一些他的作品,其中包括他的《最后那个父亲》和他的字幅以及他亲手刻的图章。我说,我期待着!临别时,老师还给我留下了他的电话,让我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他。可是,我一直也没打过电话给老人家,其原因:一来我知道老人家身体不好,不忍心打扰他;二来我本身就是一个特别随缘的人,行事低调、不喜张扬,性格如此,很明白攀缘的结果都不好;第三,也因为老人家的特殊身份,所以我才没打过电话给他老人家。

之后不久我有缘到西安去工作,安顿好后,给老人家打过一次电话,主要告知,我来西安工作了,有空了去看看他。但却没想到,老人家当天中午就来看我,还带我一起去吃了“灌汤水饺”,临了还特意打包了一份,说,让我带到单位让食堂帮我加热后晚上再吃;还又请我到他住的地方去小坐,我实在不忍心打扰他老人家,就说,我对西安不熟悉,不知道回单位的路,不去了!可这样一说,老人家就要送我回单位去,这让我感动不已,同时心里也非常的不安。在回单位的路上,老人家又给我买了些水果,让我带到单位吃,那情,那景,让我动容!我离家后一直感到身在异地、心里空荡荡的,现在看到老人家这样细心地关照我,使我的心里感到特别地温暖,特别地感动,泪水几次地在眼眶里打转,不能自已……之后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单位又整体迁移回到宝鸡,因此我一直都在期盼与老人家能再次相见和看到他送我的书、字幅及图章,可万万没想到那次的西安一面,竟会是我们最后的一次相见,那次的一别,竟然是永别!

目睹那条不幸的消息,使我心里非常、非常地难过。当我拿出当年“讲习班”那唯一的集体合影照时,不由地泪流满面,模糊的视线看着蒋老师那可亲的面容,那以往的一幕幕,使我无法相信这样一位谦和、儒雅、造诣极高的文学前辈;这样一位和蔼可亲,慈祥待人的老人家就这样走了……瞬间,我后悔自己临离开西安时,为什么没再去拜望老师一面!

人的生命在呼吸间,蒋老师您在那边好吗?我真的非常,非常地想念您!

发布日期:2015-7-2 8:4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