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天下 >> 实物频道 >> 已发现 >> 正文

中国最早佛像造像考

华裔网作者:巴蜀汉韵

佛教艺术是佛教教理的重要载体和宏法的手段之一,可以说有佛教就必须要有佛像,故古人把佛教也称为象教,即有缘于此。

本书主要侧重于可视的佛像,论述其历代的重要佛像史迹、时代风格与造型特征,探讨其时代背景、人文思想、佛教流派等因素的影响而表现在佛像上的时代风格与样式之不同。此外围绕着制作佛像,它背后还有许多逸闻趣事。石窟艺术方面因已有许多专著和论文就不作为重点了,只是叙及各时代佛像时作个铺垫,并且石窟造像样式与单尊造像样式也有着时代的共通性,颇可举一反三。

关于佛教最早是什么时候传入我国的,尽管学术界有多种意见,但无论是据出土实物判断,还是证之史籍,应该说在东汉初年的公元1世纪左右是妥当的。这方面已有许多文章论及,这里就不赘言了。

汉代时中国人已知有佛,且派人西行到印度求法问道,取回佛像图样,《后汉书•西域传》叙之甚详: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佛,其形长大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象焉。楚王英始信其术,中国因此颇有奉其道者。后恒帝好神,后遂转盛。汉明帝感梦求法的故事在《四十二章经序》和牟子《理惑论》、晋王浮《老子化胡经》、郦道元《水经注》、杨衡之《洛阳伽兰继》等书中都有大同小异的记载。这段文字中可注意“金人长大,顶有日光”数字,金人当即鎏金佛像,顶有日光,自然就是佛像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项光或说背光,即头上所笼罩的光环。这个物件成了判断早期美术品上出现的人物形象是否是佛陀的重要标志和依据。例如1954年发掘的山东沂南(汉代属徐州地区)汉画像墓,据考证为东汉恒帝时期的,引人注目的是中室八角擎天柱的顶端北面和南面各以阴线刻画有一童子立像,头部环绕有同心圆的光环,有的学者们认为这童子头上的项光是受到佛教的影响而来的,应无大谬。但这个童子并不是佛陀,而是神童、金童一类的身份。项光在东汉以前的美术品上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个属于佛像专用的东西,基督教的神像也有光环,有学者认为也是从佛像上来的,很可能是从佛像上偶有所见,如下图:  

 

由于楚王英是最早信奉佛教的上层统治者,学为浮屠(佛陀)斋戒祭祀,封国境内的百姓稍有信奉者,后遂转盛,鲁南地区受苏北的影响也是顺理成章的。徐州治所的下邳已经建起了浮屠寺。《后汉书•陶谦传》初,同郡人笮融,往依于谦,谦使督广陵、下邳、彭城运粮,遂断三郡委输,大起浮屠寺。上界金盘,下为重楼,又堂阁同回,可容三千余人。作黄金像,衣以锦采,每浴佛,辄多设饮饭,布席于路,及有就食及观者,且万余人。可知浮屠寺佛塔高耸,顶上有金铜的塔刹,下有数层塔身,围绕着佛塔四周是佛堂建筑,从这段描述,结合敦煌石窟北魏壁画的建筑看,是很符合我国早期寺院正中立佛塔,周廽建佛堂的寺庙规制的。据以上记载可知,江苏、鲁南一带在东汉时佛教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山东的滕县,也出土过一块据信为东汉中晚期的画像石,出现了六牙白象。这无疑是出自佛教的题材,如图:

 

江苏连云港的孔望山位于江苏省连云港市锦屏山的东北,新浦以南5里。摩崖造像高约129米,在山的西端 长约700米,高129米的崖壁上依山势浮雕有108个人物,最大的人像高1.54,最小的人头像仅10厘米。内容有饮宴图、百戏图等。

1980年史树青先生首次指出造像有佛教内容。从浮雕的涅槃像和舍身饲虎等故事画看,应属于佛教内容无疑。佛立像高肉髻、右手作施无畏印、左手持大衣一角,已经是完整无误的标准立像形式。关键是这些佛像雕刻的时间,有后汉说、魏晋说、甚至唐代说。从人物雕刻风格上分析,浮雕为减底法,人物略为高出崖面,但东侧的戴冠袖手的人物立像和旁边的佛立像从风格分析显然不是同时代雕刻的,佛像似乎应该放在北朝时代较妥当。吴焯先生认为,结合苏北、鲁南在东汉时佛教传播的形势,孔望山在汉代已有佛教题材的雕刻是有可能的,但舍身饲虎、涅槃图这类题材出现在东汉似乎也为时过早3。(图2

摩崖画像东侧约70米处,有一石雕大象,略大于真象,长鼻巨牙、卷尾粗足,脚带镣铐,旁边浮雕有一身着丁字形头饰的象奴,手执训象钩,由于久经风蚀,可看出象奴是重新修改过的。象身上双勾阴刻隶书体的“象石”二大字,近年在石象前腿里侧,发现有一行竖刻的隶书,辨认为“永平四年四月”假若是东汉的永平,则为公元61年,比洛阳白马寺永平十一年(68年)汉明帝感梦遣使西域求佛经,归来特建白马寺时间还早了七年4。但也不能排除是北魏永平年号的可能性。象石造型上虽然颇有古意,但在象身上刻写“象石”二字的风习,总使人疑是宋元以来金石学家的癖好所致,不敢遽断是汉代所为。如果确实是汉代人为供祀佛教题材的象,则目此象是真实的大象,不可能在象身上刻写“象石”二字。

 

在内蒙古和林格尔的东汉壁画墓里还出现了带有“猞猁”和“仙人骑白象”题记的画面,“猞猁”应即“舍利”的通假字写法,仙人骑白象很显然也是东汉时人们对佛教尚不理解,将佛教中的太子乘白象或普贤菩萨乘白象的内容与道教和秦汉时的神仙方外之士骑乘的青牛等坐骑混淆不清所致56

发布日期:2014-1-4 11: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