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文学评论 >> 推荐 >> 正文

昨天,我们写诗;明天,我们还写诗。

华裔网作者:雷抒雁 文脉香

 

名家介绍:雷抒雁,当代诗人,作家。1942年生于陕西。曾任《诗刊》社副主编;1995年调鲁迅文学院任常务副院长;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国家特殊贡献津贴享受者。先后出版诗集《父母之河》、《小草在歌唱》、《云雀》、《春神》、《掌上的心》、《激情编年》、《雷抒雁精短抒情诗选》等十余部;散文随笔集《悬肠草》、《写意人生》、《分香散玉》、《雁过留声》、《答问》、《智者的忧思》等十余部。新近出版研究并以现代汉语翻译的《诗经》读本《还原诗经》。获得过各种文学创作奖,并有多种翻译诗作发表于国外。

一、关于诗歌未来的思考

要一个作家和诗人回答,为谁写作?为什么写作?正如要一个人回答为谁活着?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同样是摆在原点上的问题。从一起步,人们就一边前进着,一边思考着,探寻着命题的终极答案。

一百个人也许会有一百种答案,但都不会是终极的和唯一的。

中国古代的哲人们,认为诗歌既是表达个人情感、观念、见闻的一种方式,又是考取功名,用以载道的一种工具。

近现代的左翼革命运动,认为诗歌是革命的手段,首先是革命者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武器。正如前苏联诗人马雅柯夫斯基在一次过海关安检时,说他的行囊里放的是“旗帜和炸弹”,他说的是诗歌。若在今天,肯定会被当做恐怖分子无疑。

现代主义则认为诗歌写作,纯粹是诗人个人情感的表述;玩味个人生活,被当做是诗人富于个性创作的全部。这样以来,诗歌便逃离人民大众的视野,进入“小众”的圈子里。

批评家说:诗歌不被广大读者所理解,人们为什么要读诗?诗人应该为这些负责!

固执的诗人,则反唇相讥:你听不懂鸟儿鸣叫,难道责任在鸟儿吗?只能怨你自己的耳朵。

事情就这样僵持着:写诗的,依旧在写;不读的,依旧不读;出版社不出版,诗人花钱自费出版。

媒体对诗歌现状的概括:热闹中的冷清,辉煌中的寂寞。

我以为这种状况的根源,大概仍然得在诗人与时代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上去找。得到原点上再去反躬自问:为谁写作,为什么写作和如何写作。

文学的写作,始于经验。但经验有两种,一是个人的经验;一是社会共有的经验。这两种经验的兼顾和相互关照,会使文学作品达到一个较高境界。即所谓,对一个人是真实的,对千百万人也是真实的;反过来说,也成立。只空洞地说集体,容易引起情感疏离;但只褊狭地夸大个人,也容易引起感情封闭,引不起共鸣。

法国18世纪启蒙主义思想家狄德罗说:“什么时代产生诗,那是在经历了大灾难和大忧患之后,当困乏的人们开始喘息的时候。那时,想象力被伤心惨目的景象所激动,就会描绘出那些后世未曾亲身经历的人们所不认识的事物。”

他说的是时代,人们经历了共同的灾难,取得了共同的经验,有了共同的伤痛,这时诗歌产生了。

发布日期:2020-7-22 8:5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