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领袖动态 >> 头条关注 >> 正文

如何看“方方日记”现象

华裔网作者:胡锡进

 编辑按:作为一个作家,不仅仅是个人的感受去写作,更应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感受去写作,这可能就出现了格局大小,是为了暴露而暴露,还是为了歌颂而歌颂,一味的暴露,一味的歌颂究竟要的是什么?为了爱,去写暴露,想让她更加完美,以达到自己希冀的更爱;为了恨,去写暴露,想让他快点垮台,以解心头只恨等等,这是作家的自由。文学作品,有它虚构、寄寓等等,这是常识,应该给作家更多空间,这是一个心怀若谷的世界……如若写真实题材,绝不是自己爱恨而决定,而是事件本身的大格局来决定,谁违背了它,谁就违背了人心。人心,是大部分人的心,而不是一部分,尽管也是真实受了伤的人心。个体、一部分的至暗,只能说明这个真实事件其中的不完满和有破绽、错误,和一个违反人类的侵略战争之中,也有人性光鲜暖照人心的片段一样,但绝对改变不了事件本身的总体定性。这个事实就是当权者,更别说作家,不能有违事实的真实。如此这样的话,也许赢得一些人的认同和拥护,但终究有冒天下之大不韪。

我们不是戴帽子时代,我们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胡锡进的评论写的客观,也有高度,理解作者只有真实,而缺乏高格局的视觉,是我们每一个写作的人,确实应该重视和思考的问题,特别在对待真实的事件写作,还是全面、有高度和格局的写作好。芳芳日记,也许在继续,她还在日记,但愿一个中国有头有脸的作家,对自己负责,对这个国家负责,对这个民族负责,写出中国华裔真正的好作品而来,让经历者、未经历者,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中华民族、中国华裔,为了每一个生命而努力、争取,甚至无所谓自己的牺牲的精魂所在……

 

胡锡进表示,中国永远都会有方方,这与中国做得好与不好没有太多关系。更何况武汉的确经历了巨大的磨难。的确有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了很多普通人的身上,令人不堪回首。方方代表了从民间个人不幸感知这个世界的视角,这样的视角永远都存在,而且它尤其是文学最生生不息的源泉。

老胡今天说说“方方日记”现象。中国的抗疫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武汉今天首次实现双零。在出了初期的那么大问题之后,由于全国的倾力帮助,武汉正在走出可怕的疫情,迎来曙光。当我们逐渐看到世界出现一个又一个武汉、甚至更糟糕的情况时,我们对事情的认识在发生变化,我们越来越对中国在疫情发生后的整体表现有了更多的肯定,我们庆幸因为这个国家的强有力作为,疫情后来的发展避免了更坏情况。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有弱点和缺陷,但终究是了不起的国家里,它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更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民。

然而我想告诉大家,中国永远都会有方方,这与中国做得好与不好没有太多关系。更何况武汉的确经历了巨大的磨难。的确有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了很多普通人的身上,令人不堪回首。方方代表了从民间个人不幸感知这个世界的视角,这样的视角永远都存在,而且它尤其是文学最生生不息的源泉。

国家、时代、大事件都属于宏大的叙事,中国社会有开展这种阅读的传统和自觉。把家和国连在一起思考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暗示,爱国主义有着来自历史深处的持久动力。然而另一方面,所有人又都是个体的存在,他们个人的喜怒哀乐需要大量的诉说,而且每一个时期和围绕每一件大事都会有一些个人的情绪和感受能够引起共鸣,作家们就是发现、放大这种共鸣的高手。

宏大叙事、爱国主义与个人悲苦、愁闷的述说处在这个社会的不同频道上,它们不可能相互占领和覆盖。我们的社会一定要建立起让上述不同频道协调相处的格局与秩序,让它们共同构成时代总体上的建设性。

中国的体制有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并且形成了对社会的某种“无限责任”。然而这种“无限责任”又是不可能完全兑现或者做好的,于是出现了对谈论问题和缺陷的敏感。如果从积极角度看,这种敏感也是责任意识的一种表现吧。一些人希望舆论多鼓劲,多弘扬正能量,在抗疫的特殊关头,他们尤其认为应该这样。这种主张有着明显的政治善意,如果在困难当中,大家都昂扬向上,都多看光明,那么抗疫的动员和组织就会更加顺畅,效果也应该更好。

然而这与社会的基本规律只是交叉而非重叠的关系,因而不可能做到。每一个人都首先生活在自己的小环境里,个人遇到封城之变时的恐惧与迷惘不会都腾出来,让位给抗疫的集体英雄主义旋律。而且越是局势危急的时候,这样的情绪就越强烈。

发布日期:2020-3-20 9:2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