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杂文 >> 原创 >> 正文

《谏逐客书》思辨

(杂文)
华裔网作者:陈俊杰

 《谏逐客书》是秦朝大臣、文学家李斯创作的,先是叙述自秦穆公以来秦国皆以客卿致强的历史,说明秦国若无客卿的辅助则未必强大的道理,然后以各种女乐珠玉虽非秦地所产却被喜爱的事实作比,说明秦王不该重物轻人。此文围绕“大一统”的目标展开论述,从秦王统一天下的高度立论,正反论证利害并举,说明“大争之世”重用客卿强国的重要性。全文理足词胜雄辩滔滔而打动了秦王嬴政,使他心悦诚服地收回逐客的成命而恢复了李斯等客卿的官职。

刘勰的《文心雕龙·论说》一文盛赞“李斯之止逐客……此上书之善说也。”秦朝丞相李斯的《谏逐客书》充分论证了咸阳“逐客”会带来的严重灾难:使秦国人才匮乏、毁掉霸王基业直至国破家亡。《谏逐客书》如果不抓这个“纲”,“说”的技巧即使再高妙也不会达到那么大的效果。“善说”之前还必须敢想、敢写、敢说且敢为人先,不敢想、不敢说而人云亦云、裹脚不前或机械地跟在别人后面走老路的“客卿”是不可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思想的火花是碰撞出来的,真理是反复比较的产物,抓住“善说”这一根本能力是在不断的探究、质疑、比较与否定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思想僵化而囿于前人思想的藩篱,害怕“异端邪说”而不敢像李斯那样“批逆鳞”,发聋振聩的论说就永远不能面世;迷信先人,墨守成规,像八股文作者那样无论思想上还是形式上都不敢越雷池一步,推己及人的论说则只能作“覆瓿烧薪”之用。敢想敢说,伽俐略才敢把两个铁球带上比萨斜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才能问世……如果李斯唯嬴政之命是听,“善说”的《谏逐客书》岂能与世人有缘?没有胆略,不解放思想,天天在前人的行文中打转,当世“客卿”的论说想有大的起色是不可能的。当然,论说的胆略要建立在对事物的科学分析与深刻认识的基础之上,要有科学的依据。在把握了“说什么”这个根本问题之后,下一步才是“怎样说”的问题,此即“做正确的事”事半功倍而“把事做正确”事倍功半。《谏逐客书》在这方面也堪称楷模,但必须在“说什么”决定之后才能有所取舍而灵活运用。只有“说什么”这个根本决定之后,“怎样说”才能有所依附,正确发挥功效而为根本提供有力的支撑。如果“说什么”错到了立场源头上,“逐客”与“纳客”之争就没必要了。

国内学术界对李斯的主流评价是,《谏逐客书》是立足嬴政乃至整个秦国的根本利益上而非个人立场,但“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之险恶用心其实早已暴露无遗。参悟李斯的”老鼠哲学”(想当肥大的“仓中鼠”而不是瘦弱的“厕中鼠”),远赴秦国苦心经营数十年,李斯绝不会放弃取之不易的财产与地位。李斯列举秦国四代明君重用外来人才而成就秦之强盛,其心机是以先贤类比自己,这句话除了赤裸裸的表忠也本足以提醒生性多疑而野心勃勃的嬴政:与宗室相仿,客卿也有为忠者与逆者。这句话除了自保还不惜将“逆秦”人才列为对立面,将其变成化解自身危机的牺牲品,李斯的师弟韩非的悲剧即为范例。

李斯最初信奉的是儒家学说,后来入秦向嬴政献统一六国之策而摇身一变为法家人物。他把法家的学说运用到政治当中,帮助秦国统一了天下,在秦国建立之后做了廷尉与丞相。后来他又勾结秦二世、赵高陷害公子扶苏,自己也没有好下场,被赵高陷害而被秦二世处死。他早年游说秦国时正赶上水工郑国案发,嬴政发下令把来秦国的国外客卿全都赶走。李斯在《谏逐客书》一文郑深入分析招揽人才的重要性,大量的运用比喻与史实来讲,直至嬴政撤销“逐客”的命令。李斯在秦朝建立之后做了大官,此后又为嬴政写了很多歌功颂德的酸腐“雄文”,特别是秦始皇到处巡视游历,每到一个地方就到石头上刻碑,李斯写了不少这样的碑文。到了秦二世时期,赵高专权,李斯大权旁落而岌岌可危,于是转而写了一篇《论督责》鼓励秦二世用严厉的手段督查臣下。他用这样的建议取悦秦二世以表明自己的忠心,但没收到什么效果。他下狱后给秦二世上书诉冤,以说反话的形式说自己有多少多少罪,实际上却是在说自己的功劳。比如说:我做丞相三十多年了,我的罪过就是使秦国强大起来兼并六国,这是我的第一个罪过,然后又使秦国向南北开拓土地而进一步强大。李斯等秦国的客卿多数无法善终,堪称中央集权制国家顶尖人才大起大落的宿命缩影,远非一文之辩可扭转乾坤。

李斯说服嬴政的角度有三个:六国客卿强秦多功,秦国对六国珠宝美女来者不拒而驱逐客卿实乃重物轻人,驱逐六国客卿的实际效果其实是帮助其他六国招降纳叛。李斯说服嬴政的关键其实是水工郑国案的积极影响:水工郑国受韩命入秦游说,建议引泾水东注洛水为渠以疲秦人而勿使伐韩。嬴政命其主持其事,工程进行中为嬴政察觉其预谋而拟加诛戮,他说渠成将为秦万世之利而得以继续施工。后渠成,“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水工郑国这样“败事不足成事有余”的间谍放眼古今

发布日期:2020-12-6 11:4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