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散文 >> 原创 >> 正文

人生的“好一口”——最好吃的美味

(散文)
华裔网作者:湖泊

最好吃的美味,能让一个人一生都不能忘怀,即使自己大福大贵,最解馋的,也只能是他的那个唯一的“好一口”。人间任何山珍海味佳肴,都不可替代她,在一个人自小到老的位置。不管这个人如何成功、多么显赫,上到一国之尊,下到普通黎民百姓,都是一样的体味和念念不忘自己的那一口的唯一自己的美食——“好一口”。美到一个人全身心的满足,美到自己骨子里的解馋和舒服,仿佛一下能上九天云游,揽尽天上全部美食盛宴;仿佛能够下游龙宫,用尽人间没有的奇迹美餐……食足意满,是一个人的一生,达到浓缩极致的至尊享受,没有任何能够代替她,存在于这个人的一生。相伴到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最后同为烟消云散,而结束自己一生这个生命的意义。

为此,有的人一生,就好一口红烧肉;有人一生,就好一口拿开水加白米饭的泡饭;有人就好一口,那薄劲光酸辣香的陕西西府臊子面;有人就好一口那,加碱手擀薄劲刀犁细硬耐嘴嘬素雅清淡的陕西东府的碱面;有人更喜欢,削叮面;有人对那“粘窝搅团”,却是几天不吃,心发慌的眷恋不舍…..而我最好的那一口,却是一碗“拌汤疙瘩”。

一个时代,造就一个时代人最好吃的美味;一个具体的家境,盈孕出一个人自己独有不能失手的美味,这与大家公认的好吃名吃无关,这与她的真正价值社会意义也无关,只是个人的一个情怀,释放或保存,温故而知新必吃的食物活动和食物实践。

民以食为天,假若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不能满足这个人生最基本的需要,最能并容易造就一个人的“好一口”,让他一生的不舍和追随。

我国五十年和六十年代生人的人,甚至也有一部分七十年代生人的人在内,大概每个人,这个“好一口”,尤为甚多。不信,不妨自己细思回忆一下吧?看看自己这个“好一口”,是什么,是如何产生的,是如何让自己一生不舍,又是如何让自己全身心的满足……我把她归类为:食物极度困乏的“好一口”。而在八十年到现在的“好一口”,就大相径庭的不一样了,我把她归结为:习惯和环境和自然养成的“好一口”。两个“好一口”,真是天差万别,前一个大部分是心酸和艰难堆积成故事在后的一个美味;后一个,大部分却是甜蜜的温存、留恋的美好记忆美中之美培育成一个个人独特的美味。一个美味,是酸苦比较出的美好;一个美味,是美好加美好积淀和自己沉积堆成的嗜好,彼此结果一样,但出处却各自不同。

我是跨越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人,由于自己的家境,在集体食堂全部粮食听话交给集体,最后集体食堂崩溃散伙,我家没有颗粒私藏粮食贴补,紧靠集体按人头平均分配的半斤粮生活。瓜菜代,也不能熟救一个极度危困的家庭。父母放下过去自己所有富有周济亲戚相邻他们的所谓“吃大户”,在方圆几十里积攒的尊严,却出门讨饭。几度饿的昏厥,却被人救起…….

这样的年代,我有什么吃的要求,只有吃饱,不管是包谷面能加点酸味的纯包谷面搅团,还是比较貼意好吃的红薯、土豆、柿子这些有限的辅食代;粗粮翻新做成锅贴粑粑,放一点糖精的豆渣馍馍,都是填不饱那整天饥肠辘辘干瘪难起的肚子。

家里喂的猪,不能自己宰杀,得缴公家经营的收购站;自己养的几只母鸡,下的忒少的鸡蛋,一个不能吃,得卖供销社,还靠它支持家里点灯的煤油和生活不能缺少的食盐……日子,就在这样清贫和贫瘠中度过,日复一日,一年挨过一年。

集体分的粮食,一个人年均一百多斤,大部分是玉米(包谷棒子),小麦仅有几十斤。棉花籽食用油,有,就分;菜籽油少得可怜,两者加起来,能一个人年均分到一斤食用油,那就是大富大贵的肥年份了。大肉,过年,集体一个人分个一二斤。豆腐还好,自留地玉米套种一些黄豆,收个几斗黄豆。过年,还能自己做个一盒(大概二三十斤)豆腐,过个不错的大年。红薯、萝卜把碗填得满满的,在碗底摆上八片薄的不能再薄的大肉片,弄上十碗八碗。过年,来亲戚在锅里溜热,翻碗盘子或碗里一放,看起都是大肉,这就一席菜里的硬菜、主菜。什么豆芽炒粉条,豆腐萝卜蒸碗,油炸豆腐,油炸红薯,加上凉菜八菜就成了一个传统的一席。

粮食当然不够吃,再向集体借,来年分粮再扣除,就这样循环延续人们的日光,走过一天又一天。农民以土地为主,天天下地劳动是工作,挣工分,换得口粮和生活用品。没有公分,就没有粮食可分,其它更无从谈起,这就是农村七八亿农民的生活状态。当然,有好的,也有比这个状况更差的,不尽一然。

发布日期:2020-12-16 10: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