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领袖动态 >> 图片新闻 >> 正文

我的家乡,渭南临渭区阳郭镇

华裔网作者:长寿塬

 

 

 

 今天的渭南市临渭区,其实就是过去的渭南县原址。地(渭南地区)改市(渭南市),渭南县成为临渭区。渭南,顾名思义,在渭河的南边也。往北,一望无际的渭北平原,主撑着临渭区的大粮仓,有了这得天独厚的地域恩赐。往南,却近在眼前,由于沋河从秦岭的腹地黄狗峪主流而下,把渭南的南塬,自然分割成东西俩个大塬。一个是崇宁塬的东塬,一个是阳郭塬的西塬。我的家乡,现在隶属阳郭镇管辖;一些有名有故事的名乡名村,时不时在我的脑海泛起涟漪,让我久久地怀念和回想不断。虽然他乡外境犹故乡,但还是割舍不下我孩提之时的记忆,并越来越萦绕在我的心头,终究不能释怀。

三官庙里祭书生

阳郭镇三官庙村,是渭南市的最南端。过去链接渭南地区的蓝田和渭南两县,现在因为蓝田被西安在编,却成为链接渭南、西安终结或起始了。三官庙地处秦岭北麓浅山地带,东看渭南临渭区,有小华山古称美誉的石鼓山。据说当年王莽赶刘秀,想掬取刘家天下之时,刘秀在逃跑的途中,曾经上此山问天,有没有他的江山。他骑马登上石鼓山顶,随手采断一个松树,作为鼓槌打下去。一个鼓槌,飞到河南的南阳;一个鼓槌,飞到河南的洛阳,才有了东汉洛阳之帝都。

直南,是蓝田县的最北端重镇——厚子镇。刘秀登石鼓山问他的江山,刘秀之母,在此等候,因此起名“候子镇”,后把“候”改为“厚”。

三官庙的正北方向,是阳郭镇;再往东北方向,过了“安定胡”也叫“安定府”一脉在此有几千年繁衍生息的胡家寨村,就和连接起东西俩塬,地处川道之中的花园名乡接壤;西接大王古乡。此地塬山过渡地段,梁峁相间,沟壑纵横,是这个处于丘陵地带,再到秦岭大山深处的地域特点。

过去三官庙乡的行政中心,就设立在三官庙村。

唐朝初年,三官庙村,建有一座大庙。它坐西朝东,大殿里供奉着三座神像。这三尊神像,个个年轻俊朗,神态活泼,与他处庄严的神像,迥然不同。

传说,渭北有三位寒门弟子,步行前往长安应试。他们第一天赶到渭南县,第二天走到渭南和蓝田交界的一个村子,晚上在农家借宿。当天夜里,一伙强盗破门而入,打家劫舍。村民们经常受到侵扰,深受其害自不必说。三位书生,义起云天,胆从中生,岂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更不顾个人的安与危,拿起主人家的锨䦆棍棒,就与强盗们一通恶战。在村民的帮助之下,一群强盗不但落败求饶,而且被擒拿归案。后来,他们不但一同金榜题名,更是为官清正、廉洁,深得广大民众发自心底的爱戴。

于是,村民不但为了纪念他们的义举,更是感谢他们这样为民做主的好官,就自发筹组款物,在自己的村里,修建了这一座庙堂。按照他们三人的模样,在大殿里塑了三尊神像,纪念祭拜。该村,因此得名“三官庙”村。

阳郭贺家左右陕西金融

渭南阳郭镇贺家洼村的贺家,是清代陕西有名的财东。他们家开办有三十六家当铺,每一当铺,在同一街上,再设有两个钱铺,即有七十二座钱铺。仅典当资本,就不少于一千五百万两,还不算钱庄的投资。贺士英一句话,可以影响陕西利息的涨落;成了陕西典当商中的一代豪杰。

贺家的典当铺建筑,都是用自己的木料,由工匠自建。从而,保障了贺家典当,在外观上,全国的一致,凸显贺家典当的自我性和品牌的统一化模式。除了办典当以外,在四川、兰州、新疆等地,办有字号,专做皮毛、茶叶等生意。全国各地商铺极多,贺家老板入川及全国巡视,从不用住在别人家的店。

贺家致富以后,在西安、渭南大量购置地产。阳郭镇至严村方圆几里,都是贺家的产业;还买断了从阳郭镇到县城的路权。贺家洼的九条巷子,都被贺家铺天盖地,盖满了,号称“九龙贺家”。西安的“渭南会馆”,是由贺士英捐资所修,“计屋百四、五十间,置备器具共费三万五千金”。贺家在本村修筑了“贺家会馆”,以方便各地当铺掌柜回村汇报业务。

贺家,在贺家洼设立集会时日。凡带来在会上销售的农具、牲畜等,售不完的,一律由贺家收购。凡是来“人市”揽活的乡党,没被雇佣者,一律由贺家包下安排活干。

据说贺家从扬州娶了一房姨太太,几十年做饭不烧木材,而是烧书做饭。她说:“用书做出来的饭有书香。”等等,倒是有点戏说,不必当真。

西塬的姜家富户

渭南阳郭镇南姜村,有姜家世代经商,也是与贺家并驾齐驱的渭南西塬两大富户之一。人称“贺家的钱多,姜家的官大”。 姜恒泰曾救济落难的陕西藩台谭钟麟,后来被委任为黄河水利道台。

嘉道年间,姜望绪,因荒年散粟七次,花费制钱万缗,成为渭南著名乡绅。他的儿子姜恒泰,为人厚道善良,早年在渭南城西门口,开了“药济堂”,穷人买药,可长期赊账。后来,他投资在秦巴山里包山伐木,募请工人伐木,做木箱、枋板,成为著名木商。每次将上千根木头扎成木排,放入汉江。顺流而下,漂到汉口,再上岸晾干后,发往江南各地。现在江南一些百年老房子的大梁上,还留有“渭南姜家木”的字样。卖完木头之后,又用卖木头的银子,买成棉布,贩往西安、兰州。姜家不仅经营木材,办钱庄、典当,还经营水烟、药材、山货等。从渭南到兰州都有姜家的店铺。

姜家致富后,善举颇多。咸丰年间,支助左宗棠平息回民暴乱,拿出27000万两;同治年间,捐城工银3000两、庙公街署银2000两;光绪年间,捐考卷银2000两、赈荒捐麦2800石、籽种耕牛1000头。在本村,创立了腊月三十的穷人会。凡这一天上会者,不许向人讨债。如有要账的,由姜家家丁,持棍棒将其赶出。

阳郭镇“红色交通线”

1946年秋,为了沟通陕甘宁与豫鄂陕两个边区的干部往来和物资转运,省工委领导在国统区整顿、恢复和发展党的地下组织和武装,建立通畅了地下交通线。渭南县工委,以阳郭镇、大王为重点,建立南区陕南、西去临潼和北去富平、耀县的10多个秘密交通站点。其中阳郭境内,有苌沟小学、曹庄张守仁家、南坡刘正印家、刘柴沟张林森家、严峪王战功家、西刘村刘铭廉家、阳郭镇刘志道家等等。

这些交通站,从大王向北经阳郭、三张、县城,过渭河穿龙背、辛市至故市,西与临潼、富平秘密交通线相接,南接蓝田地下交通站或鄂豫陕苏区。通过这条交通线,冲破千里封锁,先后护送过往干部约百余人。原中原军区领导人李先念、任质斌、陈少敏等领导同志,就是由此从豫鄂陕边区,最后回延安中央革命中枢干更多的革命工作。当时此段护送任务,就是由大王交通站的共产党员刘正印等同志,安全护送通过渭南县境的。中原军区主要领导同志,能安全顺利分期分批,化装通过关中敌占区到达延安,继续领导中原军区仍在外线作战的各路部队,坚持鄂豫陕西北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对中国革命的意义,有着至关重大的贡献。

各交通站,为豫鄂陕军区护送大量军需物资和生活用品过境,圆满地完成了上级党组织交给的重要任务,被省工委誉为“红色交通线”。

严峪村是“小延安”

沿渭兰公路,由阳郭向南,半山岭处,有一个严峪村。村西南山脚下,有一个严峪庵。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党西南区委经常活动的地方,也是秘密联系点之一,被当时我地下党同志,戏称为“小延安”。

严峪庵,原是一所古庙。远离村庄,地势偏僻,周围沟壑纵横,而又居交通要道。向南可抵大王,往北可达阳郭、西北可取道贠曲,东南又可至三关庙。庙虽不大,但因香火盛旺、不断,来往行人,三教九流,却是热闹,更是名扬方圆。

1938年,爱国人士毛述俊,来这里教书时,庙里尽是泥塑的神象,靠墙摆几张桌子,算是课堂。每日学生一边读书,庙里和尚和群众,一边烧香念佛敬神。毛述俊同村中的党员及进步青年商议,对和尚和年长的村民说:“昨晚做个梦,这庙里的神仙,嫌学生整天乱吵吵,不得安宁,要搬家。”群众纷纷议论说: “对着哩,神就是要安静。”他们就和众乡亲约订日子,烧香吊表把神送走了。学生们搬倒神像,古庙变成了学堂,也成为地下共产党和进步青年专一的活动场所了。

此后,毛述俊边教书,边和群众交朋友。在进步青年中发展党员,成立了严峪村支部,并担任书记。姜兴周、王占功、张守仁、权秉华等人,经常来往这里布置工作。阳郭区委所属严峪、大王、苌沟、三张、阳郭民教馆五个支部,也常分别在此汇报、领受工作任务。

阳郭镇政府驻在财东家

清代的渭南阳郭镇姜家世代为商,是与贺家并驾齐驱的西塬富户。今天的阳郭镇政府所在地,就是姜家当年的一院房子。

姜家发家后,修造老宅,占了南姜村半个村。南北共八院,其中坐南朝北五大院,一律五开间。有门房、厢房、厅房、上房、围房,还有西北两花园和秀楼等。院内除花坛外,不见黄土,一律砖石铺地。各院后房,都是横向厅房;打开院门,五院便连为一体。五院的外围,三面围房;不用围墙,房檐高五六米,外人很难爬入。据说,有一个江洋大盗到姜家抢劫,姜家主人将其礼请入内,好吃好喝款待,对强盗说:“你不用强抢,你要什么给你什么。”强盗很感动,临别时告诉姜家,如果用高大的围房将住宅围起来,外贼就很难入内。从此,姜家的围墙,便翻盖成围房。

一般大户人家盖房,房脊上都有兽头。如果是商人住宅,兽头的口,就是张着的。如果是官宦人家,兽头的嘴,就是闭着的,这叫作保守官府秘密。而姜家的兽头,很有趣,一边是张口的,一边是闭嘴的,一看,就是亦官亦商的人家。

姜家的大院,现在还完好地保存着,今天临渭区郭镇政府所在地,依然完好如初。

(原题:你好,阳郭镇!来自临渭政协文史整理,如有不妥,联系我们,即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