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杂文 >> 精品 >> 正文

伊式杂文二则

(杂文)
华裔网作者:伊 之

              是公猴还是母猴

张侯两秀才是好朋友。一日张秀才到侯秀才家作客,适逢侯秀才不在家。侯妻开门,第一次见张秀才,不认识,便问:“你是何人?”张秀才说:“我是侯秀才的好朋友。”侯妻问:“贵姓?”“姓张。”侯妻问:“是立早章还是弓长张’。”答:“弓长张。”又问:“用罢膳了没有?”张答:“用罢了。”走至内堂坐下,张问:“你是侯秀才何人?”答:“是侯秀才的妾室。”

张秀才告辞回家,对妻子说:“侯秀才的妻子聪明能干又会说话。”便将白天的事向妻子学说一遍。妻子听罢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说,你把侯秀才请来试试。”于是张秀才请侯秀才来家做客而故意躲起来。侯秀才敲门,张妻打开门,问,“你是何人?”侯答:“是张秀才的朋友。”又问“姓什么。”答:“姓侯。”问:“是公猴还是母猴?”侯难为情地答“是,是公猴。”又问:“骟了没有?”侯结结巴巴地答“没,没骟”。侯心想,这个蠢妇,真乃无礼!坐定后便问:“你是张秀才何人?”张妻忙向自己口袋里边掏边答:“我是张秀才的稀渣渣。”侯秀才听罢惊得目瞪口呆,原来是张妻怕到时候记不起来自己的身份叫“切柿”(妾室),便把柿子切碎装在口袋里,日子一久变成了一兜儿烂柿子。于是“妾室”就变成了“稀渣渣”。  

                宰相肚里能撑船

有一个教书先生,他在一个宰相家里教书,已经三年了。有一天宰相对夫人说:“三年了,也没有把先生请到房里来坐叙一次,今天你就准备点酒菜,请先生来吃饭。”

过了一会儿,酒菜准备好了,先生也请来了。入席后宰相对教书先生说:“你在我家教书三年,花了不少心血,我们平时对你的关心也不够,就让夫人给你倒杯酒以表歉意。”宰相夫人在敬酒时不小心把先生的脚踩了一下。先生多心了,以为是夫人故意踩了他的脚,有别的什么意思,于是就在喝酒间对夫人眉来眼去。喝到一半时宰相有点醉了,就先回房去休息。

剩下了夫人和先生两人,教书先生就故意把夫人的脚踩了一下,这样他们便产生了情意。教书先生吃饱喝足后准备走,夫人说:“宰相明天早上喜鹊叫的时候上朝去,到那时你来耍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先生心急睡不着,老早就去后花园。后花园有一大片竹林,他在里面钻来钻去找不到出口,心里很生气,觉得这是活受罪,于是就很生气地抱住一个大竹子摇了两下。哪知上面歇着一群喜鹊,他一摇,喜鹊叽喳乱飞乱叫,把宰相吵醒了。宰相赶紧穿上衣服,吃了点东西就上朝去了。夫人出来打开后门,刚好碰上了先生。他们进房后,就熄灯睡下了。教书先生摸着夫人说:“你真象个粉团团。”夫人摸着先生说:“你真是一个面团团。”于是异口同声地说:“面团团抱住粉团团啃。”就在这个时候,宰相因上朝太早又回来了,他正想进去,忽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就站在外面听。只听里面说道:“那宰相是什么,硬得像个干柴棒......”宰相一直未进屋,直到天快亮了才离去。

夫人和教书先生睡够了,估计宰相快回来了,就起了床。夫人把先生送到门口,先生回头看夫人,突然发现墙上留了一首诗:“我去朝,王未醒,竹林喜鹊闹成成。面团团抱住粉团团啃,干柴棒在门外听。”教书先生吓得直冒冷汗,于是也在墙上留下了一首诗:“我教书教了四五年,未敢在宰相床上恋,大人不怪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教书先生就逃跑了。

发布日期:2019-5-22 13: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