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纪实文学 >> 原创 >> 正文

全狗叔的两块小饼

(纪实文学)
华裔网作者:高宝贵

 六零年困难时期,百姓的口粮短缺,到了极致的程度,至今,连我这个从那个困苦中走过来的人,现在都有点无法想象了。农村每人每月,只能有13斤原粮的分得或保障,要过日子,要干活,唯一的途径,就是野菜代。

那时候,我只有刚满十四岁的年纪,挨饿是常事,整天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吃,能有一顿饱饭,该是多么开心的事。父亲病去,就剩母亲弟弟,我们三个人相依为命。

下午,我放学回家,母亲又一次惆怅的告诉我,这个月的粮食,又要快断顿了。让我去挖些野菜,好替代替代吧!

天快黑回家时,经过生产队全狗叔管理的集体菜地,他便叫我。意思帮他到一里外的页沟门,一块去退水。当时我心里有点害怕,经常听人说,那里有狼,碰见狼怎么办,我的心里直犯嘀咕。大人叫我帮忙,我又无法回绝,想了想,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一块去了。

退完水回来,天全黑了。全狗叔给了我两块有半公分厚二公分见方的薄饼,作为这次帮他退水的酬劳。白面馍馍,我们家有好长时间,没见过它的影儿了,更别说吃它。有多么的香,真想一口吃掉它,饱饱自己的口福。心里有多么的高兴,就别提了,但还是抑制住自己一个人的狂喜,和要享受那块诱人止不住发馋的欲望,拿上那两块小饼,提上自己挖的野菜,飞也似地跑回了家。

母亲煮好野菜汤,她舍不得吃,给我兄弟俩一人一块。我不忍心,把自己的那一块,又给母亲掰了一半。娘仨久未有过的高兴,又一次爬上我们的心头。特别是母亲那张劳累忧苦的面容,也添上一丝淡淡的笑容,让我更加开心无比……

已过古稀的我,不止一次的想起“全狗叔”、“两块小饼”、“母亲”、“弟弟”、“页沟门”……特别在今天人人抱怨发愁没啥吃,吃这个不香,吃那个不美的时候……人啊人:走到干梁没水喝,身在水中嫌水脏!

发布日期:2019-4-21 11: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