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文学评论 >> 精品 >> 正文

杨克留下的八大诗歌“足迹”

华裔网作者:郑正西

 杨克是个有故事的人,我是两年前经一诗友介绍才知道。诗友告诉我,如果你无所事事,可以点开杨克的微博,去看他滾动式讲自己的系列“闪光”故事:什么85岁老奶奶为他写诗评,什么年轻时献过血,还有献血证照片。从鸡毛到蒜皮,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乐此不疲。

看多了杨克的故事我发现,他尽讲自己认为闪光的故事,一点一滴,一针一线都不遗漏,可是他那些不光彩的大事怎么都隐藏起来不讲呢?在他即将退休,就要走完他的诗歌“金光大道”之时,我为他回想起在诗坛留下的八大“足迹”:

1、杨克称他坚持编了20年的《中国新诗年鉴》应该是他功劳簿上的一张王牌。这个《中国新诗年鉴》,当年实际从“下半身”起家。

19994月于北京召开的“世纪之交的“盘峰诗会”爆发两派诗歌大争论,从1999年到2001年,双方相继在一些重要文学刊物发生笔战,同时,双方也加紧巩固原已占据的“势力范围”,各自按照心目中的标准编选诗歌选本,培养“后备力量”。杨克和于坚、韩东主编的《中国新诗年鉴》出版。

1999中国新诗年鉴》在第一卷“年度推荐”中,集中推出的8位“70后”,其中就有4名著名的“下半身”诗人。

沈浩波1999年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并成为同年诗歌大论争中“民间立场”一方的中坚人物之一。20005月,被杨克邀请成为《中国新诗年鉴》编委;7月,和一些朋友一同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作《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下半身宣言),被杨克全文选入了2000年《中国新诗年鉴》。

215年前,一位纯洁的文学女青年叫姜蓝蓝,她与杨克有一次诗歌邂逅,写下了一文:

姜蓝蓝自称,对诗歌涉世不深,对当时的“下半身”诗歌惊恐和厌恶。后来,经过杨克的一番开导,让她茅塞顿开:“十几年前,我曾经喜爱过诗歌,就象那时大大小小的孩子一样,全国上下一片汪国真,席慕容,舒亭,顾城……然而喜欢顾城,也是顾城终结了挺多人对诗歌的热爱,其中就有我。他杀妻杀子自杀的行为使我对诗人神经质的害怕和反感到了极致。虽然现在我开始多少理解了顾城。其间十来年我对现代诗歌一无所知,听说谁还写诗、读诗或者自称是诗人都觉得好笑。我以为诗歌在中国从此就死亡了。其实我是多么孤陋寡闻。”

“当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提到“下半身”这个词时,我竟然白痴地以为这是对诗歌分段的新叫法,上面一段叫“上半身”,下面一段叫“下半身”。当有人第一次把沈浩波的诗拿到我面前时,我简直惊诧了。怎么还有人写这样的诗!?这也叫诗吗!?然后某人告诉我,这就是“下半身”,沈浩波是这个派别的鼻祖。后来我又强迫着读了一些尹丽川的诗。当我看到,诸如“逼”,“操”,“靠”,“生殖器”,“做爱”,等等,都能入诗的时候,我慌了。不能说我对他们产生强烈反感,但是,我肯定不会喜欢这类诗,也绝对不会去写这样的诗,我连看都不会去看。”

“如果没有认识杨克,我对诗歌的认识和理解就不会拓宽、拓深,至少不会那么迅速。和杨克谈文学,谈诗歌,给我印象最深、给我启迪最大的,便是他对于文学的包容和宽容。

记得杨克曾经跟我说过,某位诗人曾说,“一位诗人的诗集出版了,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根本不该写的,有三分之一是可以写但是不该放到书里的,而只有最后三分之一才真正可以放在诗集里出版。”

我也开始思考自己对待诗歌的态度。潜移默化中,我开始接受了诗歌的各种写作方式。后来,再看沈浩波,尹丽川的诗,我的角度变了。不再戴有色眼镜去看。角度变换一下,我感受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他为我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的视野豁然开朗起来。我享受于诗歌给我带来的新鲜、快乐和年轻的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当一个人对诗歌真正宽容起来的时候,才可以感受到。我相信,杨克这么多年来,一直享受着这些感觉。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活跃在诗歌的第一现场,乐此不疲。

3、“代雨映抄袭事件”无疑是2012年中国诗坛的一颗炸弹,与诗歌有关或无关的很多人都自觉地加入了这一场论战。

发布日期:2019-10-20 18: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