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文学评论 >> 精品 >> 正文

网络诗歌环境里的非诗问题

华裔网作者:赵卫峰

                                  1

随着网络成为人们物质与精神生活常态环境,诗歌文化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传播与普及程度,几乎所有的诗人都先后涉网入局,诗歌创作、交流及阅读接受也不断“被传播改造”,诗歌文化的种种基因性特征也潜移默化产生渐变。

在传统传播方式之外,汹涌的数字化传送带上,各种诗作涌现,诗歌争议与分歧也连年不断,但显然的是,各种视线最后都会逐渐聚焦于诗歌的质量问题上来。这似表明,在逐渐适应和熟悉网络环境之后,诗歌整体数量的上浮与质量的下滑平滑之间的矛盾,是为突出并被重视。

传播的发达,也让越来越多的诗歌受者提高了阅读经验,同时对诗人的创作要求也逐渐“苛刻”。事实上,如今的“诗人”队伍当然是不尽人意的,内中有相当部分仅仅是拥有一定情感和文字技能的匠人,情感谁没有呢?所以相当部分的诗歌给人感觉仅仅是熟练的积木式制造而非有为的创造。

这就形成了这样的现象:大同物质文化及传播环境里,观念及表达方法趋于相对稳定状态的当下,一首诗、一位诗人引起强烈反响或说有效围观的情况并不多。偶有,也因其作者的知名、身份特殊、标题动人或内容的相对陌生化使然,诗人与诗歌的“格调”往往被外在的社会标签与阶段光环取代,即“非诗”的因素压过了诗歌本身。

层出不穷排山倒海式的大数量快捷式传播,让一个个字词句在网络流水线上不过脑不费劲地涌出闪现,诗歌成了一种生发呈现快、消散忘却也快的品种,难以产生应有的好奇与可以的惊讶。

换言之,在时光里不断快闪的,已非诗歌本身而是大同化的“诗歌信息”?或说,“诗歌”及与之相关的物事动静,渐成了当代文化传播链条上的一种“信息”,且更多是迅速过眼的娱乐和消费性能明显的“信息”。譬如,以“微信”为代表的成千上万的诗歌自媒体平台乐此不疲地推送着所谓“中国诗歌的脸”,若干草稿式分行文字周日不休地成群结队地跻入诗歌的、文学的、文化的快捷传送带,打开来却是庸常泛味居多,失望更多。长此,难免会导致审美疲劳并让大众对“诗歌”失去基本的本该的兴趣与敬意,也会更加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循环。今天的诗歌创作者,有多少是先静坐下来,先沉心磨练的呢?

以及,泥沙俱下的缀满时尚光华的活动、事件和宣传活动,它们可以推进雅兴闲情,促成诗歌文化社会面普及,另方面,其乐融融的局面难免混杂玲珑油腻的乌合之众?传统意义上的诗人形象与角色担当在过程中日益模糊,作为高雅文化象征、作为特殊文体形式的诗歌难免增添尴尬,诗人还是人,诗意已渐多非诗状态。

网络环境在发展在成熟,诗歌当然需要也离不开相关信息,如何才能绕开层出不穷的价值量低微的、粗糙的诗歌草稿,或无效、无意义、失真的或为了粉饰而精细加工的“信息”?这似乎是个无解的怪题。正如我们置身现实生活,就得忍受鸡毛蒜皮。

2

现实生活本由鸡毛蒜皮构成,这是必须正视的。重要的是,或许不能把鸡毛蒜皮视为生活与存在的最终目的或中心思想。佳肴珍馐美馔本属少见,那么,不妨退一步看传播无所不在领衔一切的当下,可以“宽容”地看待好诗少、好诗人更少的现实。

好诗之外的诗,就是差诗坏诗劣诗假诗庸诗吗?它们就是非诗吗?也许问题正在这里——我们不能这样武断地定义。而其实,相对而言的好诗,也总是属于无尽的期待之中。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哈姆雷特,与其说绝对意义的“好”,不如从“尚不完好、未完成”或说“诗歌草稿”来定义一个不尽人意的诗作更好。

或许能笼统简括上述“定义”的定义是:“安全写作”意识?亦即:不考虑探索创新,不冒险不冒犯,稳步于正确和应该的共识、常识性观念,技艺方面走老路旧路,表面上穿着民间底层迷彩服,盲目而投机地打传统牌,宣言所谓接地气讲现实,这种写作倾向通常保险易受认可,易发表或获奖。细观之,这类写作路线多属于一种流水线式的操作,诗人在此成为了职业工艺员或熟练工匠,或说:写手。

这个路线呈现的审美趣味,通常都众所皆知,都显得正面正确正义正经,这当然无可厚非,但诗歌本身虽然是观念的传达却需要翅膀般的文学性、艺术性辅助,否则它就成了枯燥的教条,空、虚、假的枝条,激情与热情的面具后面是犹自不知的麻木、“职

发布日期:2019-10-18 9: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