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领袖动态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中国共产党以榜样深得了中国华裔的心

华裔网作者:钟华裔

 

中国仁人志士几番挣扎,最后通过齐心合力,终于推翻了一个清朝政府,但并未找到中国社会的真正出路。反倒是中国社会军阀割据,民不聊生加剧,外国势力在中国日益横行猖狂,甚至有人萌生重生帝制复辟的梦想等等,是中国社会走于混乱大格局的时代。联俄联共,由孙中山等一辈仁人志士领导,终于成立了中华民国,是中国走入民国时代。可惜,孙中山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宁愿辞去自己的大总统,把国民党大权交给了觊觎者。国民党天生的各为其主,名义(三民主义),其实只是美其名曰,各怀自己私利的鬼胎。讨袁北伐,只是国民党人心怀鬼胎的更迭,并未给中国华裔找到真正的出路。蒋介石集团欲来欲觉得共产党人是自己个人野心的绊脚石,共产党人亦觉得中国革命的出路得自己担当,是国共由暗斗,到明斗,甚至开始战争。

一个依靠自己兵强马壮和名正言顺的国军的国民党集团,日渐开走下坡路;而一个扎根在农民、工人、市民等普通老百姓的共产党,却日渐升腾走向四方。最后,以国民党逃跑台湾抱守中华民国死牌一隅,中国共产党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接管中国华裔所有的全部国土,是另一个中国站立在东方大地。

得民心者,的天下;失民心者,自灭亡。翻开历史,看看国内国外,无不证明了这一结果。共产党人其所以能够得天下,不光是自己说,而且是自己做。作为创立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人物毛泽东来说,不但自己说到做到,要求自己的亲人一样做到,才是共产党一般人的关键所在。他们的目的,不是自己,而是中国华裔所有人的美好前途和幸福生活!

 

 

三立同志:

来信收到。你们已参加革命工作,非常高兴。你们离开三福旅馆的前一日,我曾打电话与你们,都不在家,次日再打电话时,旅馆职员说你们已经搬走了。后接到林亭同志一信,没有提到你们的“下落”。本想复他并询问你们在何处,却把他的地址连同信一齐丢了(误烧了)。你们若知道他的详细地址望告。

来信中提到舅父“希望在长沙有厅长方面位置”一事,我非常替他惭愧。新的时代,这种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的了,而尤以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

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除了其他更基本的原因以外,正在于此:皇亲贵戚仗势发财,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靠自己的劳动和才能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了。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民已经获得了根本的胜利。而对于这一层舅父恐怕还没有觉悟。望他慢慢觉悟,否则很难在新中国工作下去。

翻身是广大群众的翻身,而不是几个特殊人物的翻身。生活问题要整个解决,而不可个别解决。大众的利益应该首先顾及,放在第一位。个人主义是不成的。我准备写封信将这些情形坦白告诉舅父他们。

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情,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这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没有这种“人情”,不讲这种“人情”。共产党有的是另一种人情,那便是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劳苦大众的无限热爱,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亲戚在内。

当然,对于自己的近亲,对于自己的父、母、子、女、妻、舅、兄、弟、姨、叔是有一层特别感情的,一种与血统、家族有关的人的深厚感情的。这种特别感情,共产党不仅不否认,而且加以巩固并努力于倡导它走向正确的与人民利益相符合的有利于人民的途径。但如果这种特别感情超出了私人范围并与人民利益相抵触时,共产党是坚决站在后者方面的,即“大义灭亲”亦在所不惜。

我爱我的外祖母,我对她有深厚的描写不出的感情,但她也许现在 在骂我“不孝”,骂我不照顾杨家,不照顾向家,我得忍受这种骂,我决不能也决不愿违背原则做事。我本人是一部伟大机器的一个极普通平凡的小螺丝钉,同时也没有“权力”,没有“本钱”,更没有“志向”, 来做这些扶助亲戚高升的事。至于父亲,他是这种做法最坚决的反对者,因为这种做法是与共产主义思想、毛泽东思想水火不相容的,是与人民大众的利益水火不相容的,是极不公平,极不合理的。

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群众观点与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个人观点之间的矛盾正是我们与舅父他们意见分歧的本质所在。这两种思想即在我们脑子里也还在尖锐斗争着,只不过前者占了优势罢了。而在舅父的脑子里,在许多其他类似舅父的人的脑子里,则还是后者占着绝对优势,或者全部占据,虽然他本人的本质可能不一定是坏的。

信口开河,信已写得这么长,不再写了。有不周之处望谅。

祝你健康!

岸英

1024

毛岸英这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血洒朝鲜战场,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他以自己年轻的生命实践了父亲的谆谆教诲,也为领导干部的子女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毛泽东一家人 ,为革命牺牲生了那么多的亲人,和那么多的革命先烈一样,为中国革命的成功与胜利,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统统化为人民的英雄,与世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