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散文 >> 精品 >> 正文

千里奔赴只为圆一梦

(散文)
华裔网作者:王亚军

千里燕郊,蓦然显身,这不是颐和园吗?多少个月月岁岁聆听过光绪慈禧仓皇出逃的狼狈,多少个夜夜日日梦见过王国维自沉昆明湖的悲怆,怎也没想到因事上了北京城,在燕京大地上茫然行走,路人却遥指颐和园在身旁。寻找是经历了十二分的艰难,得来却是这般的轻易,不期而遇才是制造我心身爆炸的引子。能会见,我相信定有神明的指示,或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为了这久久远远的会面,我不知我等待了几个劫,只知道已等待了四十秋,啊,颐和园!我来了,来一个朝朝暮暮的拥抱吧。

  我是个呆笨痴傻之人,从不愿不慕名而冒冒失失走进任何名胜,西安和邯郸我曾见过各种园子,触目惊心或浓缩成袖珍地刺激我大脑的兴奋,但只仅限于远观,痴痴地跌坐在尘土地上无限惊奇。此时,我一脚踏进这幽燕大地,扑簌簌热泪淌面,禁不住抱伏在摇晃的松柏树上,兴奋得身儿乱抖,如眼前的一面嘶鸣的旗子,我能感觉到我的身子同展开的旗子一起在哗啦啦的呐喊,从没有今天的果断,扬手高叫着出租车,我说,我要上颐和园去!
  时已秋色茫茫,正是游园的好季节,出租车载着我艰难爬行,似乎载不动我满腔的兴奋,呼哧呼哧冒烟,左右摇晃。几乎要潜进车流下,人海依然是发狂地翻卷,它虽在颐和园几十里外分截了几个景区而潮潮涌涌,在这大门外却异常淡泊,大热到了大冷之象,看不到雁行,也看不到风筝,天空深沉得疾云走兽,幕布丝丝缕缕纵横交换成放射状的白线体蟒形。这蟒形如画家画上去一般,似乎隔着山塔也能感觉到它蠕动的力量。间或,昆明湖里龙舟一仰头,那蟒形也倏然,摆头间遁去,那云彩翻卷着从天边往前翻,无数波光粼粼鱼泡似也同时翻卷,一层压一层,整齐而有序,绝不肆意妄为,偷跑或懈怠,像是千人共卷一只大席桶,末了,一幻,又变成铁莲般艳媚,又从不同角慢慢打开,打开成磨扇大的菊花,菊瓣还未绽圆,桥洞成了它们的毁灭地。然后又衍变出无数鳞甲,一圈一圈酒瓶大的浪花无声地向南湖岛靠拢,四面合抱,用力托举,便疑心有海底兽在水下作乱,怪不得东岸头那铜牛气定神闲地反刍,看也不看自顾自咀嚼,昆明湖终究没有暴戾起来。
  岸头的古木夹得道路愈来愈窄,恨不得将游人赶下水去,且高不可攀,连皇帝见了也要让三分,哪顾得你平民百姓,高傲得连头都端到天上去,那玉澜堂更不可一世,凛凛然架子不小,倒是屈了身旁的古柏,奴才似的整天让人踩压,慌不迭地头向湖水依偎,求得一个安慰,石栏岂是善茬,那容得儿女私情卿卿我我。宫苑连着宫苑,分不清谁院落,一院一景,却不知景从何处何地而换,冷不丁崖下东西长廊,风萧萧水寂寂,长廊如古画长卷慢慢舒展,轻风烟云,青藤攀挂。长廊已失去古时的幽秘,坐满了如火车的坐厢。逼得我惊呼大叫的是排云殿,涉水而上,疑为鳌背,断足成仙山,惶惶然间,佛香阁矗立眼前,高大突兀中打开通往极乐世界的一扇门,有仙有佛,才得圆满。山门侧前一棵高大的古树,秃秃的没有叶子,将身靠前去,靠前去,却原是通往山后侧公厕的石道,人压压的如一棵古树;有一只黑鸟轰然起飞,吓我一跳,惊跑间拐进正门,那石阶排列有序,如得道高僧露出一排排牙齿,白白地裸露,又似胡须垂吊直挂云帆,那便是佛香阁了,岂是我等癫狂之人去处,顿时收了轻狂,敛了步子。我去过各种寺庙,哪有如此庄严,这就是印度的灵鹫山吗?可惜英法两个强盗光天化日下公然抢劫,佛土蒙了羞辱,如今,佛龛上起了烟火,唉,佛还是人,顿时觉得佛和我亲近了很多。
  继续往上行,后山上林木繁多,路也窄到两米一米,山也卸了浓妆,回归了淳朴,不知是山在走还是头顶云在走?林梢成了尖锥,差不多山顶成了刺猬,阳面的林和阴面的林互相依赖生存,站在湖中船头仰望,一定阳面的林高大健壮,护卫者万寿山;阴面的林一定柔密温和,滋润着万寿山。恰恰夕阳斜射,佛香阁金光熠熠,腐蚀了峰林,阳面的林更加雄壮,灿烂辉煌,整个山峰如罩了金光,而阴面更加苍黑,智慧海就隐在其间,一亮一暗,光线的骤然变换,眼睛一时不太适应。如是顿足,待得习惯后,又是另一番景象,黑色的峰林中,好像隐藏着无数神秘,顿觉处处嘶嘶作响,头发乍竖,害怕的心跳乱了脚步,疑心山林里有神怪,脖项收紧,掌心冒汗,忽然远处城市的霓虹灯映亮了半边天,定睛细看,一团一簇,原是柏林,再也无心赏看苏州街了,石桥把山体分开了,弯腰跨桥,担心被身后的山兽吞没了身子。有人告诉我:北宫门到了!
  天,北宫门?!难道我已出了颐和园,是不是某年某月某日慈禧光绪也如我一样站在这里,终于到了北宫门,不得而知,肯定的是和我一样心慌慌地,山那面已被洋人炮火占领,慌乱中失了往日威仪。颐和园上演过多少故事宫廷政变,早已化成历史烟云。可如今,山水依然温暖游人,阴阳和谐,相得益彰。
  终于扭转头要离开,有一个声音隐隐地说,我不想离开,我的灵魂已深深地驻恋在了这——颐和园。夜空里的星子也深情眨眼观望着我,期待我的回答,我知道多年以后我将成为一颗星空的星子,会永久永久目注着你,这万园之园。风在林中作响,那就是我的心声,万寿山听懂了,颐和园听懂了,他们听懂我几十年的渴盼与企求。那石椅石栏期待着我再次的抚摸,你看那石山也软软的匍匐,是在感念着短暂的会见吗?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恋恋风尘中能有几回等待几回会面,我记住了你:颐和园。从此,我更加坚强,永不退缩,新的生活和艺术之路为他而开启。
作者介绍:王亚军 涯浚、笔名:叶知秋 ,男、1973年8月生,作家、编剧。《中华风采人物之邯郸风采》主编、文化策划撰稿人,陕西省文化促进会会员、大长安文学艺术沙龙会员、宝鸡市职工作协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大秦岭文化艺术沙龙会长,《文学月刊》签约作家兼特邀编辑,《中华风采录》编委、记者。作品散见于国内各种刊物:《知音》、《中华风采人物》、《视点人物》、《中国诗选刊》、《科技信息报 》、《秦淮诗刊》、《北方诗刊》、《海韵诗社》、《新锐诗刊》、《今日文教》、《美文》、《窗》、《华商报》、《西安晚报》、《现代保健报》、《城乡统筹报》、《香港大文豪》、《情感文学》、《西南作家》、《诗地》、《秋实》、《胜景清渭》、《新文学》、《邯郸晚报》、《极文学》、《大东北文艺》、《花信风》、《清漳》、《卫运河》等;多个剧本先后在陕西电视台《都市碎戏》、《百家碎戏》;西安电视台《狼人虎剧》;宝鸡电视台《西府闲传》播出。出版散文集《春暖花开》,主编《西府诗选》、《西府散文选》副主编,由团中央大型《身影》栏目采访和被报道过。2013年诗歌荣获陕西省农民工诗歌大赛三等奖。

发布日期:2018-7-13 17: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