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散文 >> 精品 >> 正文

您哺育我小,我陪你们慢慢变老

(散文)
华裔网作者:张向英

最近几日单位附近村子在唱戏,父亲母亲都是戏迷,母亲有事来不了,父亲欣欣然答应了看戏。我们这个双休日不休息,万幸的是周日下班早点,刚好有机会陪老父亲去看这场戏了。要不,母亲不能来,他兴趣怏然,一个人在哪儿看戏,总是缺点什么,或者只能叫作美中不足吧!我小的时候,父母亲拉着我的小手,我如今能陪着他老来看戏,也无意间接龙了我们父女对戏曲爱好的起始、如一和到老。我想起爱好始足于童心的总结,让人一辈子乐于其中。陪父母看戏,有时间,我总是乐呵和父母一块儿,但我发现我一个急迫的事,再不能不管不问,得让它早日变为现实,不成为遗憾才对。

告诉父亲在我们单位门口那一站下车,我出来接他,顺便在我们单位转转。我在这个单位工作十多年了,父亲从来没又进来过。平时他每次路过,总要告诉我一声,今天他又从我们单位门口路过了。                                    

父亲很高兴,换了件新外套,皮鞋擦的亮亮的,手里提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平时看戏时常带的马扎凳。带父亲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正直春花烂漫季节,院子里姹紫嫣红,各种花儿争奇斗艳,父亲是个非常爱花的人,不停的赞叹着我上班的环境好。和父亲来到我的办公室,他从外面袋子里鼓鼓囊囊又掏出了个袋子,说是给我在街买的橙子。想起小时候,每次父母从外面回来,总要给我们姊妹几个买些好吃的。吃着父亲刚买的橙子,仿佛又回到了那无忧无虑幸福美好的童年。              

稍作休息,就和父亲走向戏场。路上告诉父亲,戏要演十几天哩;咱们看一会儿戏,就去乐器店买二胡吧。

记得小时候,十里八乡唱戏,父亲用自行车带着我,拿个小板凳和父亲坐戏台底下,父亲一边看戏一边给我讲戏情。晚上一家人坐一起父亲给我们讲故事,讲的都是戏,什么王宝钏,什么秦香莲,什么窦娥冤,什么穆桂英,什么铡门案,都是那个时候知道的,并且还能唱几句,母亲坐一旁微笑着听着,时不时也帮衬几句。父亲喜欢音乐,记得小时候下雨天,父亲半躺在炕上,我们姊妹几个依偎着父亲,父亲吹着笛子或口琴,我们唱什么歌,父亲都能给我们吹出什么歌的伴奏。后来,随着我们慢慢的长大,父亲为了家里的生计日夜操劳,笛子和口琴,再也没被父亲动过。随着我们几个相继立业成家,各自的小日子过的越来越好,父亲也开始重新捡起了他年轻时候的爱好。每年正月区上的锣鼓赛,由父亲为主力的村锣鼓队,总是全区第一名。村上拆迁,父母在外租住的那两年,我时常双休日把他们叫到自己的小家来,做些好吃的,自不容说。最主要的是我要打开电脑,为父母亲专门搜索一些名家名段,和他们一起欣赏。父亲建议我学唱戏,说我会唱歌,学戏一定快。甚至有一次陪着父亲去广场看自乐班唱戏,父亲介绍我认识一位唱戏有些功底、方圆比较有名气的在自乐班的他过去的一位老表妹,让我跟她学戏曲。                                  

大伯,也是个秦腔迷,自己在家没事,拉拉二胡,哼哼几句秦腔,父亲很是羡慕大伯。说大伯有好几把二胡,自己还作了好几把板胡,并且送给了父亲一把板胡。父亲没事了,经常拿出大伯送的板胡拉一拉,但经常念叨就是没个二胡。父亲说他虽然没拉过二胡,但他绝对会拉,说让我有时间了陪着他去买把二胡。父亲叨叨的这些,我从没上心过,有次无意中走进一家乐器店看见了二胡,想起父亲说过想买二胡的事,今天刚好可以陪父亲去买。    

一折戏演完了,叫父亲去买二胡,父亲说什么也不去了,问急了他才说自己没带钱,我知道父亲是不愿意让我掏钱,我就说咱今天先去店里看看也行。来到乐器店,父亲挑中了一把,爱不释手,开始专心拉了起来。我和营业员谈价钱时,父亲说今天不买。他自己有退休工资,下次再买。我背过父亲和营业员讲,在父亲面前就说这把二胡

发布日期:2018-3-30 10:3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