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纪实文学 >> 原创 >> 正文

写在父亲诞辰107岁的今日

(纪实文学)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今天一大早,我三哥来电话,说今天是父亲的好日子,在吃饭时一定提说一下。惭愧得很,我是父亲的老生儿子,最小的一个,虽然在对父亲的孝道上,我和我的妻子及孩子竭尽了全力,没有人对自己微词一点,自己也觉得很心安,但说实话,父亲的诞辰之日,我却没有装过在心里。作为一个外境它乡犹故乡的游子,每年清明和十月一这两个日子,必给父母捎去我心中的问候和祝福,这从来没有少过,老自以为心安,今天猛然感到愧对父亲了。再说自己舞文弄笔大半辈子,给父亲没写过只言片语,老依赖自己以后静下来大部头作品该如何写有交代,一天天推诿没能给父亲一个字的安慰。对母亲,在她的祭日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发在省级报刊的副刊上,自己还聊以自慰,今天越想越觉得给父亲写一点文字,要不我今天更觉得愧为父亲的儿子了!

一九九零年元旦,我完成了我的婚姻终身大事,给父母一个安心的交代,也给自己人生一个交代。九零年春节,我带着我的媳妇,回家和父母亲团圆过年。我们弟兄四个,四个儿媳妇,总算齐刷刷地站在父母亲的面前,特别是我这个不省油的灯有了家,让父母亲终于坦然放下他那悬在半空的心。

往年我都和父母团圆,虽然父母没说过什么,但他心里的话我明白。他知道儿子奋斗的艰难,他没有任何资源帮助我前进,唯一只有儿子自己的努力。所以自小我干什么,父母都是充分的相信我,竭尽自己的所有支持。唯有一次我的决定和行动,父亲不支持我。

当我在家连住两年考大学无果的时候,作为大队团支部书记唯一的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的我,被抽调帮助公社完成征兵任务的过程中,发现我们公社当年征得的兵种是城市兵,即公安武装民警,不是解放军。仅凭自己一个简单的了解,想他在城市执勤训练,除过业余有自己学习的机会,要想提高,在城市寻求社会帮助应该更有条件和基础。解放军大都是野战军,驻地在远离城市的地方。为此,当这样的义务兵即能完成义务,又能完成自己的大学梦想,而且是大学中文系的梦想,最后实现自己完成写作的心愿,应该是更有条件和基础的事。于是,我就和我的大队书记说了我的想法,大队书记就立即阻止了我的想法。他说我胡来,全公社就我一个十八岁入党的,我不知道组织培养我有大的用处;再说,当义务兵现在早已不从战士中提干了,三年义务完了照样回来,这样不是把自己的大好前程白白耽误了吗!

我的心却不是在提不提干的事上,一心在文学上,想用文学的笔触,把人生的苦难和悲哀、欢乐写出来,才有对住我的父辈和我的家族。十六岁那年,我看了浩然的《艳阳天》和《金光大道》,他把农村的凄凄惨惨和悲悲苦苦写的淋漓尽致,让一个少年进入人生的思考和究问不能自拔。可些自己文笔太差,不能完成自己心中的所想和人物画面搬到纸面上去,就立志考大学上中文系。什么中专或大学的其他学科专业一律不考虑,宁愿不上,就这样高考恢复后,连住两年的考试,始终是大学,目的是中文系。

在农村要搞大队团的工作,入党以后,又参加大队副大队长的实质角色工作,督促各小队完成生产任务和各项工作,并和公社书记一道作为一个公社唯一一个基层大队代表,参加了本县农业学大寨工作会议。复习功课的时间越来越少,父母亲都是接近六旬的人,我不忍心家务活,劳动落在他们的身上,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兼职自己小队的保管员和出纳,自己哪有空去学习文化。加上高中老师欠账的课程太多(当时的环境,老师能教,就教,不能,就算了,自习吧),特别是数理化,我没办法只有抓住自己的一切时间学文看书,来补救自己,不浪费自己的高中时光。要真正能考上大学,达到自己的理想,不下功夫一定只是梦想的结局。

为此,我就再三说服我的大队书记,大队书记把话已说尽,我不改初衷,没法就说他做不了主,让我去直接找公社党委书记谈。我和公社书记谈了我的想法和理由,公社书记看来无法改变我铁了心的一定要去当兵的想法,就说你一定要去当兵,三年锻炼回来还是咱的人才,不过这事,得我去县上找曾经在我们公社蹲过点的老干部韩主任说,只要他同意,他就同意。当年选拔培养我,是我干得好,韩主任和公社党委会一直通过,把我作为重点培养,他私自放行,韩主任是要批评他的。我说好,我去找韩主任说,我觉得我更广阔的天地是考上大学,上中文系,有一定基础,把农民、农村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东西写出来,当不当官,从不放在心上。

发布日期:2018-1-21 21: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