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推荐 >> 正文

“稀上”只有妈妈好

(小说)
华裔网作者:周三原

 

张烈侠早早收拾好自己晚上在住院楼过道里睡过的折叠床,简单洗漱后,夹着清鼻流子,出医院大门向离医院两站路的市场快步走去。买了两个菜加馍,两个罐罐馍,用自己带去的饭盒打了满满一碗小米稀饭。医院门口就有几家小吃店和一个超大的小吃城,饭菜花样多,质量好,就是价钱贵。为了省钱,张烈侠每天要多走几公里路。

一进病房门,就听见儿媳李燕大声训斥着刚满四岁的孙女小丹,小丹露着光屁股,嘴里咿呀咿呀地胡乱蹦跳着。

张烈侠知道又是小丹惹妈妈生气了,她一句话没说,就给小丹擦了屁股,帮她提起裤子,安顿到病房门口站着,小丹依然嘴里咿呀咿呀地胡乱蹦跳着。张烈侠收拾完地板上的大便,拿了一块旧抹布正把地板往干净里擦着,忽然觉着小丹咿呀咿呀的声音没有了,她提着抹布赶紧就朝楼道跑,紧赶慢赶,小丹已经把医办室门口的宣传牌拉倒了,用脚乱踢着。她赶紧抓住小丹的双手双脚,笑着说:“我娃乖,赶紧往回走!”

李燕知道女儿又闯了祸,停止了哭泣,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拿了小丹的棉袄给她披上,从张烈侠手中接过抹布,回病房继续擦着地板,“对不起!麻烦大家了。”同病房的人都捂着嘴,吊着脸,没有一个人说话。李燕收拾完地板,把昨晚给小丹教认字的卡片和教语言的早教机收拾好放进柜子里。她和小丹一人拿了个菜加馍吃了起来,小丹吃了几口就用手乱抓,张烈侠哄着喂着。等张烈侠吃了两个罐罐馍,喝了李燕和小丹剩下的稀饭后,护士已经来病房挂针了。

张烈侠压腿,李燕拉手,一个护士帮忙摁着头,才给小丹在头上扎上了针,挂上了液体。

李燕抱着小丹,双手紧紧拉着她的双手,不敢有半点松懈。

张烈侠洗完碗筷,打好开水,洗了洗抹布和小丹弄脏的衣物,换李燕上了个厕所,就去门诊楼排队取小丹的检查结果了。

半个月前,张烈侠和李燕冒着大雪背着小丹和大包小包的行囊从西部山区的老家坐汽车,倒火车来的省城医院,这已经是她们两年来第十八次给小丹康复治疗脑瘫的,每次要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小丹是个早产儿,身体发育还好,走路正常,长得胖乎乎,眼睛大大的,就是两岁多还不会说话,管不住自己的行为,手脚无限制乱动。为小丹的病,张烈侠全家人着急,带着她四处医治,都没见效果,决定放弃治疗时,只有张烈侠继续坚持为小丹治疗,几经转折才到了省城人民医院,经专家诊断,看到了一丝希望。几年下来,给小丹治病,已经花费了十几万了,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已卖完,亲戚都借遍了,还向信用社贷了两万元。

张烈侠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王建岐最小,今年也三十六了,和父亲在家种着十几亩粮食,农闲时,他在附近建筑工地上打打零工,父亲去周边山上采些药,挣些钱。王建岐和李燕原来有过一个女儿,活到现在也有十岁多了,四年前跟着爷爷上山时,掉到山沟里摔死了。

每天下午护士给小丹用仪器做脑部康复理疗,晚上睡觉前,李燕给小丹做语言训练,让她听儿歌,学着说话。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李燕正教得起劲,小丹一把抢过李燕手中的早教机,摔到了地上。

每次都是出门前,张烈侠在村里磨好面,蒸上两笼馍,给老汉和儿子准备好吃的,才放心地走。这次住院时间有些长,家里没啥吃了,王建岐的求救电话打来了。

小丹在病床上咿呀咿呀地蹦跳着,早教机机在地上哇哇地响着,李燕的手机滴滴着。心烦意乱的李燕咬着牙抓起小丹,就用手朝屁股上使劲地打。

正打洗脚水的张烈侠听到孙女的哭声,连颠带跑地到了病房,抱着战战兢兢的小丹哄了起来,生怕吓着了她,对病情不好。

“咋不把那个你先人死了去?”看着王建岐的号码,李燕气不打一处来,边哭边在电话里发着牢骚,“我实在受不了了,她不死,我喝老鼠药死了算了!”

张烈侠抱着小丹,左右摇晃着,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小丹的情绪平静了许多。

看着李燕一把鼻涕一把泪,张烈侠很心疼,她清楚刚过三十岁的儿媳这几年吃了好多苦,受了好多委屈,真的不容易,放在别人身上,早都离婚跑了。

“燕燕,别哭了!”张烈侠用她那像树皮一样的粗手擦着李燕的眼泪,“妈知道你心里难过,你出去转转吧,散散心。丹丹有妈管,你放心吧!”

“没有钱,啥也买不成,有转的啥呢?”李燕推开张烈侠的手,站了起来,换了个地方,背着张烈侠又坐了下来。

张烈侠直起腰,从裤子暗兜掏出了她用了多年的灰色手绢,放在手心,轻轻地打开,从中拿出一张一百元,走到李燕面前,硬塞到她手上,拽起她,推出了病房门。

省人民医院在省城中心位置,周边很繁华,卖啥的都有,一直营业到后半夜。李燕知道小丹手脚乱动,婆子一个人管她太费劲,她没有心思出去逛街花钱,就在住院楼周边转了转,又回到了病房。

发布日期:2017-3-16 14: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