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纪实文学 >> 原创 >> 正文

走进城中街道办事处的日日夜夜

(纪实文学)
华裔网作者:高宝贵

一九九四年三月,我被调到金陵街道办事处任党委书记,又是一次面临新的挑战摆在自己的面前。

辖区有在全国举足轻重的宝鸡火车站,火车站广场面临这全国各地的旅客流动;围绕火车站有两个长途汽车站;公交总公司,几家大商场和医院,其繁华程度和人员来往稠密程度,是可想而知的。这也是宝鸡市的交通中心、商业中心和宝鸡市之中心,宝鸡市的腹地,这里管理不好,牵一发而动全局。作为最基层组织的政府代表街道办事处,我作为这个办事处的一把手、带头人和班长,深感责任之重大,压力尤为泰山一般的沉重。街道办机关实地情况有四多:女同志多,领导家属多,老同志多,体弱多病人多,要管理好这么重要的宝鸡市的门面,如何发动大家的主观能动,是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负起应该负起的责任,这是摆在我这个当班长面前不可回避的问题。

主任到位后,我们一起商量计划,首先从抓思想教育入手。整顿工作作风,严划纪律,在调查的基础上,对分红奖惩进行了大稳定、小调整。对办事处各部门实行新要求和新步逐安排:年初计划,每月对照小结,领导讲评,全年跟进落实,最后比评,奖优罚劣,把制度、计划不是光写在纸上,而是要始终如一地贯穿和落实在实地的工作当中去。全体机关人员,一看动真个的了,在机关自然形成了一种向上争先的风气,并且蔚然成风、成为大家的习惯和高潮。

在金陵办事处工作四年中,每年被区上考核和评比为先进单位。我个人被市委和区委分别表彰为优秀党务工作者,党管武装先进个人,连续四年考核为优秀,奖励提升了一级级别工资,经过逐级推荐,参加了民政部在深圳召开的“基层政权建设工作会议”,并做了大会经验交流发言。

好的居委会主任能带一片热

建国路新村居委会,是一个旧城改造后新建的居委会。辖区居民沈志祥,是一个下岗工人,下海经商已有九个年头。他不但有经济头脑,也热衷辖区公益事业的管理,被群众推举为居委会主任。

上任后白手起家,采用集资借款等方式,充分利用地处繁华阶段的优势,办市场、修门面房等办法谋求发展。用了两年时间,就把一个一无所有的居委会,发展成为年收入三十万元的居委会。根据收入计划,拿出相应的钱款,再硬化辖区的道路,绿化环境;聘请专职的治安员、保洁员,修建起居委会自己的办公场所、治安值班室、为群众服务放置摩托车、自行车的栏棚等等。

社区干净卫生了,安全有序了,居民栖息有保证又舒服,是居委会红红红火火、有声有色,年年被评为先进居委会。

住房分配

金陵办事处是一个老街道办事处,在七八十年代为了发展三产,陆续建立一些小店小厂。当时的城市管理不够到位,先是随手搭建临时建筑,后经过多放努力,办下了房产证,也就成了办事处名正言顺的财产所有。

近几年城市发展变化,需要开发,在拆迁过程中产生补还等利益积聚的的矛盾比较多,突出问题就住房分配利益。该兑现的没兑现,该分配的没分配,不透明,或者有问题不解决,这些问题已成为办事处工作的一个阻力,不能不面对、不解决。

我们一边了解问题的真相和实地情况,一边成立专门的领导班子具体解决此类问题。经街办集体会议研究决定,专业小组我为组长,主任为副组长,抽调五名办事人员,具体细化工作。首先确定分房对象,由个人申请,集体审查符合分房条件,再进行公示最后确认和打分排名。分房按积分由高到低选房,再公布分房结果,让大家知晓没有问题和意见,最后实施分房。

一个久聚的老大难题解决了,大家的心气顺了,干紧也大了!彼此不但团结了,又有了和睦和相互支持,是单位也有了新的气象。

盘活皮件厂资产

金陵皮件厂,是街办八十年代初创建的城市街道集体企业。起初非常红火,有职工三十五名,资产累积到八十余万元。在宝鸡全市街道集体企业里,可以说是响当当的有名有次。时间进入九十年代,随着市场的大潮来临和自己的发展应对不能与时俱进,继日产生产品积压,销售困难,职工放假的困难局面。为了维持基本的生存,个别管理人员仅靠租费坚持了五年,现实已是摇摇欲坠。

办事处组织企业办,安排专人人督促负责清理账务,处理债权债务,处理陈旧设备,对该企业实行了破产申请。经过街办集体研究决定,企业资产由金陵企业办全权接管归属。职工安置,采取当时普遍接受可行的方法处理安置。职工按进厂的工龄计算,一年一千元付补,共需35万元资金,企业办拿出20万元,街办机关干部每人集资3000元,金企业每月300元再反还来解决。对皮件厂原楼房实行出租,承包等形式,重新经营。一楼办起了火锅店,二楼对外当仓库出租,三楼个人承包办起了衬衣厂,生意红火,是一个僵死的企业又焕发了经济活力,给皮件厂的职工也有了相对满意的结局。

炭市街居委会

炭市街居民小区,是旧宝鸡市即解放前宝鸡市的城南城壕所在地。全国各地逃荒到宝鸡的受难人,流落到宝鸡就挨着城南的城壕搭建个窝棚,作为在此的栖身之处。他们身后就是滔滔东去水流的渭河。渭河不发大水,这里就成为平安无事的河滩,发大水了,就可能成为湍流急下的河流。当地人远远地躲上原,也不可能有人敢在城南壕沟以外当家居住。他们没办法,城里进不去,原上更不可能有他们的立足之地,只能窝棚在这块过日子!

好在解放后,国家大兴水利。国家在宝鸡峡建设了拦截大坝,建设了引渭区工程到咸阳北原,是渭河水从宝鸡峡开始,就得到了管控,受利于宝鸡市向渭河滩要地,八百里秦川的北原得到了旱涝保收的灌溉。后来火车站向南调头,渭河摊大部分逃难的外地灾民,都成了宝鸡市的中心和最受益得利的宝鸡人。炭市街不例外,东临火车站,中心的中心,当初占据的小窝棚,后来翻盖成一二层的小阁楼,在城市拆迁补偿中却是令当地真正的宝鸡人自叹莫如。说个玩笑话,据说原上有一家人,原先是宝鸡城里有名的大户,看到渭水对宝鸡城的肆虐不堪,自己在城里住都不放心(现在的中山路一带),就一气之下举家搬到原上,不但几辈一个真正宝鸡市的城里人,在共产党手里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了城市人的待遇,更别说享受到城市拆迁升级福利和补偿。

为此,炭市街地窝棚,后来逐步盖起来住房,这个全国各地聚居社区里,早在五十年代就成立了居委会组织。他们没有土地,在大力发展城市的号召下,他们就自搭自建为家。当时城市管理属于粗放型,居委会也因陋就简自建。采取拾废砖弃料,见缝插针的建房、建店。小工厂、小商店比较多。九十年代,城市改造,对居委会所有的财产进行了赔偿,居委会的积累曾经一度达到了四十万元的结余。居委会干部眼馋这一集体所有的资金,他们却私下偷偷进行了分配和个人占有。由于他们分脏不均的内讧,有人就向办事处反应了这一贪污侵吞集体财产的的行为的线索。

发布日期:2017-12-21 15:5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