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资料频道 >> 史料 >> 近代社会 >> 正文

周莹是慈禧干女儿吗?堂侄吴宓说……

华裔网作者:肖伊绯

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昨天迎来了大结局,因为周莹,“陕商”继人们早已熟知的“晋商”“徽商”“浙商”之后,进入了大众视野,成了热门话题。

晚清陕西女首富周莹(1869—1908),历史上确有其人。1900年,“庚子国变”那一年,她因向被八国联军从紫禁城中逼走的慈禧太后捐资助饷,而被册封为“一品诰命夫人”,一时轰动朝野。民间传说,她甚至被慈禧收作了干女儿,与这位大清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亲密无间,一直以母女相称。

殊不知,在周莹逝世半个世纪之后,也即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她的侄子、著名学者吴宓(1894-1978)却要为她“翻案”,坚决否认她曾是慈禧干女儿的传言。

吴宓,出生于陕西咸阳泾阳县,是中国现代著名西洋文学家、国学大师、诗人。他是清华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被誉为“中国比较文学之父”。因曾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且学术业绩卓著,吴宓与陈寅恪、汤用彤并称“哈佛三杰”。吴宓终生从教,还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当代著名学者钱钟书、曹禺、李健吾、季羡林、王力、吕叔湘、向达等人,都出自他的门下或受到他的教诲。那么,这么一位誉满天下的大学者,为何要突然站出来否认伯母周莹是慈禧干女儿呢?他这样做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难道只是出于某种文史考证上的严格要求?

且看吴宓在1962年12月 30日的日记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称安吴寡妇“并未见过慈禧太后, 1900年助赈最多,诰封一品夫人”。这虽只是日记本上的一句话,但其特别之处还在于,这一句话是当天吴宓在参加西南师院中文系文科进修班新春联欢会上, 特意附述所谓“吴寡妇”历史事实的内容概括。这一句的言下之意,乃是吴宓伯母周莹既然未曾见过慈禧太后, “干女儿”之说则更属无稽之谈。

至于吴宓为什么要这样郑重其事的申明,还得从当天《重庆日报》刊登的一篇文章谈起。此文题为《怀安吴堡》,文中对周莹生平予以带有政治倾向的贬损,文中称: “安吴寡妇(周莹)曾经迎过所谓‘圣驾’, 招待过那位顽固的封建老腐败……但是这样的光荣毕竟随着封建王朝的灭亡而灭亡了。”正是在这种情势之下,吴宓才专门在会上发言, 指出该文叙事失实,并明确表示周莹不可能是慈禧的干女儿,且在当天就将此事写在了日记中。

一方面,吴宓因不满报刊文章对伯母周莹的贬损,愤而申明;另一方面,因为对当时的政治风向比较敏感,吴宓也完全有可能,出于“政治正确”的考虑,坚决否认周莹曾为慈禧干女儿的说法。

当时,批判“封资修”、清查所谓“历史问题”的政治运动此起彼伏,吴宓不可能对之无动于衷,为维护家族名誉也罢,为确保自身“政治正确”也罢,他必然会为之“发声”,力图为伯母“翻案”。从这个意义上讲,当时吴宓愤而申明之言,也未必有真凭实据,未必能成为周莹不是慈禧干女儿的“铁证”。

况且,慈禧太后“西狩”至西安时,乃1900—1901年间,当时吴宓也才只是一个7岁左右的孩子而已。周莹见没见过慈禧,是不是认了慈禧作干妈,这类事体,小孩子恐怕并不能十分明晓。

当然,出自吴家西院的吴宓,作为堂侄,与周莹的关系亲近,他对于周莹生平的记载,还是极具参考价值的。他还曾写过三首诗来概周莹的一生,从这些诗句中品评这位陕西女首富的传奇生涯,又别是一番况味。诗云:筑台寡妇比怀清,吴氏义堂有富名。盐业兴家多助赈,诰封一品纪荣恩。巧逢庚子是灾年,助赈功完西狩先。帝后未闻亲召见,赐呼义女更虚传。立嗣安家似孝钦,何缘母子竟离心。当堂责劝樊山判,晚岁园居悲义深。 (来自《北京青年报》) 

 

发布日期:2017-10-9 15:1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