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领袖动态 >> 图片新闻 >> 正文

和叶挺一同机遇难的还有谁

华裔网作者:王显耀

 

    大家都知道194648日,叶挺将军乘坐飞机去延安的途中,不幸在山西黑茶山附近遇难。但不一定知道这次遇难还有谁,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初期有什么样位置,对中国的革命有怎样的贡献?

    因为叶挺将军的巨大影响力,这次事故广为流传,甚至登上了小学课本,中国人没有不知道的。然而,很少有人注意的是,其实跟叶挺同机遇难的,还有三位地位不在他之下的大人物,要不是这次飞机失事,这三位绝对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

    这三位元勋级大人物,即中共历史上最年轻的总书记博古、中共中央委员王若飞、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邓发。除了这三位,飞机上还有著名教育家黄齐生、共产党优秀将领李绍华、彭踊左、魏万吉、赵登俊、高琼,以及叶挺的夫人李秀文和儿子阿九、女儿扬眉,还有4名美军驾驶员。

    重庆谈判后,蒋介石勉强做了一点让步,同意中共派人参加政协会议,参与政协宪草审议工作。中共中央便派了周恩来、王若飞、叶剑英等人赴会,后来毛泽东又专门委派博古一起去了。请注意,这几个人可都是折冲樽俎的绝顶高手,谈判能力一流,要不然毛泽东也不会派他们去。

    不过,因蒋介石起初就不愿意让步,谈判工作屡屡陷入僵局,在整军方案、宪章原则、人权保障、和平建国纲领等决议上,遇到了重重阻力。周恩来虽然极擅于处理复杂的局面,但在这种关系两党命运的大问题上,自然不能自己做主,便让博古和王若飞回延安请示中央。

    巧的是,在一个月前,即194634日,因皖南事变被国民党关押的叶挺将军出狱。出狱后,叶挺连家人的面都没见,就花了好几个小时写了一份申请报告,请求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报告中这样写道:“我已于昨晚出狱。我决心实行我多年的愿望,加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你们的领导之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贡献我的一切。我请求中央审查我的历史是否合格,并请答复……”

    37日,中共中央同意了他的申请,毛泽东、朱德对他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于是,48日,博古、王若飞回延安请示中央的时候,叶挺一家人也登上了飞机,准备一起去延安。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原本非常安全的飞行,竟然意外地失事了。

直到很多年后,真相才披露出来,这次事故,其实是军统做的手脚,让飞机在飞行途中失去控制,目的就是除掉叶挺。军统这一次实在是赚大了,不光除掉了叶挺,还顺带除掉了中共三位栋梁型的大人物,不知道蒋介石会不会在梦里笑醒。

    博古,原名秦邦宪,上学时博览群书,尤其喜欢古文,所以自己取了个别名“博古”。19319月,因原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被捕,王明指定博古负责中央工作,博古也由此成为中共历史上最年轻的总书记,年仅24岁(想想你24岁在干什么?)。

    后来,因路线问题,博古被撤职,但仍然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夸他说:“博古是一个很有原则、很有组织观念的人。”因博古出色的文学功底和组织能力,后来担任新华通讯社社长、解放日报社社长,为共产党的新闻工作做出了杰出贡献。1946年牺牲时,年仅39岁。

    王若飞,原名王运生,上学时读到《木兰辞》中”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时,毅然改名“若飞”。在法国勤工俭学期间,王若飞曾与周恩来等人发起成立“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在旅欧学生中宣传马列主义,响当当的共产主义先驱。后来历任中共中央秘书长、中共南方局工委书记,在中共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重庆谈判时,中共方面派出了三个人,即毛泽东、周恩来与王若飞,可见其出色的谈判能力。1946年牺牲时,王若飞年仅50岁。

    邓发,原名邓元钊,是工人运动最重要的早期领导人之一。后来历任中共香港市委书记、中共中央党校校长、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书记等职,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邓发还是中华苏维埃第一任政治保卫局局长,后来大名鼎鼎的特工王李克农、潘汉年都是他的手下,当时邓发还只有25岁(想想你25岁在干什么?)。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描述了跟邓发见面的情景:“邓发!邓发!……哦,邓发是中国共产党秘密警察的头子,而且还有悬赏5万元要他的首级……他,这个鼎鼎大名的‘共匪’,就生活在敌营的中心,根本不把到处追缉他的特务放在眼里!”

    19464月,博古等人在重庆参加政协会议时,邓发刚从“巴黎世界工人联合会成立大会”回国,在重庆从事工人运动。博古回延安时,邓发也同机随行,年仅40岁。值得一提的是,邓发在巴黎时,大画家毕加索专门画了一幅画,让他转交给毛泽东。结果这幅画也在飞机失事中,灰飞烟灭。

    空难后,烈士的遗体从失事地点黑茶山运到机场,当地的百姓自发来抬遗体,沿途数万百姓跪在路边,哭声震天。

    419日,延安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全部出席,会场正中的挽联为:天下正多艰,赖斗争前线,坚持民主,驱除反动,不屈不挠,惊听凶音哀砥柱。党中留永痛,念人民事业,惟将悲苦,化成力量,一心一德,誓争胜利为英灵。毛泽东在悼文中写道:“亲爱的战友们,不朽的英雄!数十年间你们为人民的事业做出了轰轰烈烈的工作,今天,你们为人民的事业而死,虽死犹荣!你们的死,是一个号召,它号召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为和平、民主、团结的新中国而奋斗到底。全体党员和全国人民将继承你们的遗志,继续奋斗,直到胜利,决不懈怠,决不退缩!”

    同一天,重庆也举行了追悼会,由李公朴主持,民盟主席张澜主祭。除了共产党方面的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到场的还有国民党要员:孙科、张群、邵力子、谭平山、于右任、王云五、傅斯年等人。

    另外,据有些资料报道,当时周恩来曾想过跟叶挺同机回延安,但中共中央鉴于当时国民政府正准备将首都迁回南京,便让周恩来暂时留下,准备去南京继续工作。430日,国民政府颁布《还都令》,正式还都南京。53日,周恩来与陆定一、廖承志等人由重庆飞抵南京。

    这一空难,也是国民党为中华民族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孽之一;中国革命之艰难,一事一步,无不渗透着一个个为中国的独立解放而努力者的鲜血和生命,我们人们更加应该珍惜今天的盛世和国泰民安。此事,更加引起我们全体中国华裔的思考,特别是台湾的同胞的思考,别活在仇恨、过去和已经翻过历史使命的所谓中华民国里,早日解决两岸分离状态,共同谋求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的福祉和幸福为重该多好。中国大陆的发展势不可挡,和全世界互享进步和发展,台湾人为什么自己把自己拒挡在门外,为那些心怀出卖自己的人背书苦熬?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省,为什么自己非要猪鼻子插葱装大象哩。在如今的世界格局,即使台湾能独立成国,又能如何?可怜地活在美国人的脸色中,一年把自己的钱给美国交保护费,仰人眉高眼低不够,还得花出数额不菲的真金白银,买美国一堆破铜烂铁的武器,为自己壮胆。自己一家的事,为何不家里解决,非要把外人拉进来,找罪受,这是台湾政府的悲哀,更是台湾人民和老百信的悲哀!

    大陆不说善意,只要求我们在一个中国的基础上解决我们自己的事,就是明确一个中国的观点中,我们经济先行,什么都可以协商。此政策,是马英九执政期间,台湾人民享受了多少实在的利益,台湾人民应该身有体会。民进党执政卖弄词眼,大喊善意,拒不承认两岸一个中国的根本。实质在去中国化,暗里推进台独基础,大陆如何支持台湾经济,如何和一个出卖自己的政党和代表着台湾的政府来往?不是大陆把台湾作死,而是台湾和台湾现政府把台湾作死、把台湾人民作死。如今事实把台湾变成一个可怜的茧,台湾才能方觉天惊。醒醒吧,台独分子;你们没有出路,只有在悲苍中灭亡。醒醒吧,沉睡的台湾人民,你们再在台独政府的麻痹下去,只能把自己送给台独任意的藏害。自己的幸福,还得自己争取,台湾不是号称自由、民主的典范,你们为何不争取自己的自由、民主和幸福,就这样坐以待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