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散文 >> 原创 >> 正文

家乡难得的老大哥

(散文)
华裔网作者:闰土

  孝亲敬老,文化扶贫。虽然“立秋” 了,秋老虎示威,气温高达37度,扶风作家协会,老年协会等联合扶风百姓网、扶风在线等,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采风活动,三十多名有关人员,欢举一堂,兴高彩烈,来到位于扶风县东北二十公里的天度镇闫村。久闻这里老年协会搞的有声有色,是全县是独一无二的典型。

一行车来到闫村村部,接待我们的是这次活动的东道主,闫村村监委会主任、闫村老年协会会长,县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扶风周文化研究会会长吴金虎先生。

村部院落站立着几位头发发白,衣着整洁而干练的老年协会副会长、理事、他们年龄都是六十岁以上,年龄最大的都七十多岁了,还有几位中年妇女,热情地把我们让进村部的大会议室里。

宽畅明亮的会议室,打扫擦洗的干干净净,长条形的会议桌,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橙子,会议室墙壁上,弦挂着各种奖牌和荣誉证,还有“搞好两学一做,做合格党员” 的醒目牌子。

不一会儿,会议正式开始,相互简单介绍后,由吴金虎先生介绍村上老年协会的发展及走过的艰辛历程,介绍了《红枫》老年合唱团的点点滴滴。重点介绍了老年协会的先进事迹,一桩桩一件件感人肺腑,引人深思。

一个五十多平方米的会议室,坐着采风团和闫村老年协会共四十多人,头顶上六个电风扇不停的吹着,流动的空气依然燥热难耐,每人面前一杯茶水,在座的人员认真倾听着孝亲敬老、文化扶贫的概况。

吴连升,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耳不聋,眼不花。高高的身材,花白的头发,两眼俊俊有神,清瘦干练,走路如风。在闫村,他是有名的“傻子”, 就是这个傻子,傻岀了闫村,傻名传便方园十里八乡。

吴连升的自我介绍深深打动着在座的作家、记者和所有人的心,字字句句闪耀着光彩。

他的父亲一直从事教育事业,上世纪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身亡,那时他老人家刚五十岁,二十二岁的吴连升也刚结婚时间不长,上有母亲,下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八口之家沉重的生活重担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每天三响劳动,还是短农业社款,分不到应得的口粮,何况还有三个弟弟上学,并且年龄都相差二、三岁,又要订婚娶媳妇。老三刚订婚,老二又要批院盖房,这一连串的负担压的他都喘不过气来。

常言道:“长兄为父,老嫂比母”, 那时他常跟老婆说,“咱那怕少吃少花些,都要照顾好母亲、弟、妺”。他的四个儿女,都要上学,他克服一切困难,全力拚博在这个家庭上。

风扇不知疲倦的吹着,闷热的天气使人坐在会议室都冒汗,有些人掏岀手拍擦汗,有些人用扇子扇着风,有些人两眼直瞅着风扇,盼风扇转快些,带来更大的凉风,

老三媳妇刚进门一月,又给老四看媳妇,老四媳妇还没娶,老二又要搬迁盖房,老吴他又一手从拉砖到盖起,从没离过身,那时是砖裹门和窗,到后来拆悼又盖二层,他都一手管到底。

这时闫村监委会主任,老年协会会长吴金虎先生打断了吴连升的话语,吴先生这位乡土作家,中等个子,半秃的白发,更显得他文才武略,干练而沉着,吴先生最了解不过这个老吴了,过去他兄弟养猪买个猪娃,都要他老吴去买,喂肥了也让他交售,就连钱也让老吴过手后他才接,真看不出是兄弟,不明细底的人还以为是父子,有谁能相信兄弟有这么好的。

那些年浇地,老吴肩扛一把掀,先给老二浇,跟着老三、老四,又一次晚上听说浇地,老三媳妇把老四媳妇一叫,赶到地里一看,她老大哥穿着高腰泥鞋,在寒冬的腊月已浇完了两家的五亩多地,两个媳妇不知说什么好。

吴金虎先生又坎坎而谈,村上人都议论开了,有人骂他“傻”, 不会给自己过日子,又有人骂他“傻逼逼”的。但他一个“傻 ”照亮了一大片,村上三岁娃都知道吴连升是个好人。

老吴不但对他弟弟是这样,村上谁有个灾灾难难,他都挺身而岀,自已再忙,都要帮助他人,谁家地里活拉不开,他赶紧去帮忙。那一年他买了台打麦机,往往先给别人打麦,最后才给自己打。

老三的娃考上大学了,谁去送上学,老三两口和娃不约而同的让他哥连升去,因为连升人实诚,办事人放心。

老二、老三、老四三个媳妇在一次干活中都感慨的说,“咱日子掀的好,还不是有个难得的老大哥吗,他比咱父亲还亲,老四媳妇接着说“他虽不是父亲,但操的心,岀的力胜过父亲。”

作家、记者们用心的听着,细心的记着,生怕漏掉每个细节,有位记者,他忙和一位作家调换了位值,座在吴连升旁,打开录音健,录着这位传奇式的“傻子” 点点滴滴。

老吴养育二男二女,六口人的生活在那时也过的紧紧张张。经常因欠农业社款,队里不给口粮,他又要照顾年迈的母亲,虽然弟弟们都分房另住了,还要操心三个弟弟衣食住行。一次三夏大忙,老二正碾场,突然雷阵雨来了,他和老婆放下自已正要垛的麦子,忙帮老二启场收麦,等把麦收拾好,他的麦捆全淋湿了,接着又是五、六天连阴雨,等天晴后,老二家麦子和全村大部分麦子好好的,就他麦子生芽了,那年他要吃的好麦都没有。老二实在心里过意不去,给他送来一架子车四袋麦,声明不要啥,可他第二年又如数还给了老二。

从此,这位老大哥“傻” 名更大了。

这位难得“傻” 大哥,在教育上从不傻,他四个儿女,三个均是大学生,他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兰洲工作,孙子现在也在上兰洲理工大学,孙女也在上广洲中山大学,据悉,现在老吴弟兄四人,十个儿女,大专以上学历就达九个,这在天度镇闫村是叫了号的。

老吴对老人的孝敬也是这个村数一数二的,由于父亲去世早,他把对父的孝敬也全贴在母亲身上,母亲稍有头疼脑热,他忙买药问寒问暖,端吃端喝,陪母亲说话,睡觉。直到九十五岁母亲仙世。

每个冬季修剪苹果树,老吴忙着给老二剪,老二完了是老三,老三完了是老四,最后才给自己剪,给弟弟他们剪完后又在自己家吃饭,这位难得的老大哥,默默奋献着自己的光和热。

采风活动圆满结束,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老吴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我脑海不停的闪现,在当今社会,有些人连父母都不管,那还管什么兄、弟、姐、妹,老吴正能量奋献,不但带动了闫村,更带动了整个社会。 

发布日期:2016-9-1 11: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