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纪实文学 >> 精品 >> 正文

对父亲不尽的思念

(纪实文学)
华裔网作者:FLORENCE

一生中坐下来好好的和父亲聊天的时间回想起来真的没有几次,现在想要回忆起一点父亲一生的经厉,是那样的模糊。一生中对父亲的关心太少了,父亲心中装的全是我们,关心着我们的将来,而我们心中却不知父亲有多重要,对他一生了解的又有多少。

父亲的葬礼是在老家办的,传统的说法这是叶落归根了,那里安息着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我想他们会象父亲爱我们一样,关爱父亲的。

在老家从长辈的谈论中,得知父亲一生坎坷不平,7岁时我奶奶就丢下父亲西去,而我爷爷是个东奔西走的挑担小贩,挑着米糖四处找口饭吃,没有时间来关心父亲,用现在的话来说父亲小时候也是划分到留守儿童一类。在那个时代,人人饥不裹腹的情况下,没有父母关爱的儿童是很悲惨的,好在我爷爷那辈有三个兄弟,父亲就在他的叔叔伯伯有餐没一餐的照顾下飘零的长大,到12岁那年父亲就跟着同村的大人远走他乡,走上了自立谋生的道路。

父亲在时,每当我不听话下课偷偷跑出去玩时,回到家父亲教训的最多的就是说他自己12岁就到了小垅钨矿,和大人一起采矿;15岁来浒坑钨矿,虽然个子小但干活一直不比别人差,成为了浒坑钨矿解放后的第一批国营工人,17岁就光荣地入了党员。因为每月有着固定工资,再加上父亲在下班休息时间,经常带上我们一两个适龄孩子上山摘野菜野果,下乡捉泥鳅黄鳝,我们小时候(特别是60年代国家困难时期)才不至于挨饿。如果父亲当年象我现在这样的劳动强度,我现在还不知在哪里。虽然两代人不可能就一些事情能达成一至的看法,但父亲教我做人要勤劳,“累到骨头养到肠”这点我倒是一直铭记。

父亲一生好客,小时候经常有客人在家吃饭,次次少不了喝酒,从中午喝到下午;从下午喝到晚上,下酒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有时遇到个无酒品的客人,一喝酒就发酒疯真的让人无法忍受。有时在吃饭时间,有人来了都会请着一块吃,包括那些衣着还算干净的要饭灾民。每当有同村人来浒坑,父亲总要上门去请他到家来喝上几杯酒,从不落下。这可能是父亲想着他小时就是让人救济着长大的一种回报吧。当年照顾过父亲的大爷爷家的孩子,年纪青青的,那年躲难来到浒坑,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每天早上我父亲都是做好饭菜叫他起来吃饭。这次父亲西去,到我们家躲难的堂兄陪着我们在灵堂里睡了三天,动土,上坟,砌墓碑,一直陪到我们把所有后事办好才离开。

在老家的人观念中,父亲是一个有成就的人,不仅把子女一个个养大成人不说,最大的成就就是全部子女读完了高中。在老家象我父亲那代的人,许多的人家只能供一两个小孩去上学,很多人家的女孩子根本就没有去上学的权利。当然那时农村人的观念和城镇上的人还是有点差别的,但从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概中可以看出,当初父亲从农村走出来还是对。

父亲经常教我们要与人为善。我小时候,父亲就有把涨工资的机会给同事的;甚至单位分房子那么好的事情,父亲也舍得让给别人家。2014年的大年初八,耄耄之年的父亲知道自己健康状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坚持要长途跋涉几个小时回到故乡,为的就是要亲自出席晚辈的婚礼;亲手给小孩子们发红包。

现在,不管我是多么想再坐在父亲跟前听他唠叨,那都是不可能了。正如父亲所感慨的人生“车要进站,船要靠岸。”

我只能以这一篇日记,来寄托对父亲的思念,愿父亲在天堂安好。

        小时候,思念是一张饭桌,我在饭桌上父亲在外面;

        大时候,思念是一张车票,我在外面父亲在家里面;

        现在,思念是一杯黄土,我在这头父亲在那头。    

发布日期:2016-8-27 9:4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