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原创 >> 正文

中国历史上最为悲惨的三角爱情

(小说)
华裔网作者:冯晓宵

在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女人创造了诸多“第一”:什么“千古第一狐狸精” 、“中国有历史记载以来的第一个亡国皇后”、 “中国第一位女间谍”、“中国第一个献物者”、“中国第一个淫妇”、“中国第一个无辜者”等等,这个人,就是夏桀的老婆——妹喜。

传说中的夏桀,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君王。桀,是商汤灭夏后,汤给他起的谥号,夏桀的原名是履癸。据说,他赤手可以把铁钩拉直,且能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夏桀在位54年,公元前1653年到公元前1600年。当然,在位的时间长短绝对表示了这位君王的能力。但是,能力强的人,往往普遍一个弱点就是“骄傲”。骄傲的情绪,若在常年的太平盛事中,更容易惯养出来。

夏朝本可以在一切风平浪静中继续前行,但是,在夏桀执政到第三十三年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这一年,有施氏带头不朝、不贡。天啊,这在当时就是公开的造反啊。自尊心很强的夏桀,那里容得下这种部落的存在。他为了稳住自己的江山,遏制四方造反的苗头,于是,决定以武力征服有施氏。杀鸡给猴看。他带领夏朝大军,开始了征讨。

虽然有施氏是个势力强大的部落,但经受不住夏桀一个文韬武略的君主和强大的夏朝军事力量。一下子,就给了有施氏的主力部队以毁灭性的打击。没办法,一个国家打了败仗,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个是亡国,一个是签订《不平等条约》,割地或赔款。

但是很奇怪,有施氏用一个女人就把夏桀打发了。《国语》上说“夏桀伐有施,施人以妺喜女焉。”有施氏将部落最漂亮的公主妺喜献给了夏桀,并承诺年年来贡,岁岁称臣。

本来想彻底干掉有施氏的夏桀,一开始不接受有施氏的投降,但是后来他见到了他这一生最不该见到的女人妺喜后,他的态度做了一次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夏桀见妹喜美不胜收,美得屁颠屁颠,然后就收兵了。这次的收兵是他日后的逃亡生涯中要悔恨的第一次大错。

那一天,妺喜嘴角噙着微微的笑,眼角含着莹莹的泪花,一步三回头,满含幽怨的上了软轿。她希望哥哥会冲下台阶,抱着她痛苦并告诉她“不,哥哥不要你走,不要你离开我的身边。”怨只怨命运弄人,她看到的只是哥哥冰冷而坚毅的侧脸,原来哥哥连她的背影都不曾注视。那么,哥哥又怎知妺喜落寞而苍凉的心。为了有施氏的和平,妺喜同意了媾和的条件,同意并不是心甘情愿。从此,有施宫殿少了那一宛幽香,夏朝宫殿多了一抹妖冶。

多少无眠的夜晚,妺喜独自坐在夏朝冰冷宫殿的台阶上,静静看着树梢那一弯宁静的月亮。她是桀的宠妃,她是他的囊中之物,她却从未让他走进过他的心。夏桀得到妺喜以后,更加荒淫无度。常常把她抱到双膝上,日夜不停地陪她饮酒。她爱听撕裂绢帛的声音,他就叫人撕给她听;她爱看人们在规模大到可以划船的酒池里饮酒,他就建造酒池肉林。他坐拥佳丽三千,却倾尽其心于妺喜。他爱她独特的气质,他在爱情中失去一个男子应有的气概。这一切的一切,惹怒了夏朝的子民。

一天,桀陪她打猎。一个人影渐渐跑向了他们,身后有人骑马追那人影。哦,是他!是伊尹!那个在有施宫殿她曾谋之一面的伊尹。她心中的那个人,居然如此狼狈地闯入了她的视线。她让桀,救下他,并让他做她的侍卫。这当然是一件错事,只是桀依然做了。如果桀知道救下伊尹的结果,那么他还会去就吗?会的,因为求他的是妺喜,他爱妺喜。

一天,妺喜带着伊尹在后花园游玩。伊尹小声在她身后说道“你如此美丽,却要在夏王宫幽怨终生,直至老死。”妺喜怒“我救下你,你应当是感激我,何必说这些话?”伊尹道“夏王这等人,你怎可伴他终生,真枉了你倾国倾城的容颜。”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曾让她的心起涟漪的人。他在赞她,他又在惋惜她。原来,望尘莫及的梦也能实现。她抓住了,再也不想放手了。

妺喜为伊尹做很多事,就像桀为妺喜做很多事。伊尹的要求妺喜做的,她都会办到,就像桀对她一样。伊尹依靠妺喜获得了桀的信任,在朝廷中居要职。朝中大臣纷纷劝说夏桀不要痴迷于妺喜,夏桀自然是从不听从甚至对劝谏的大臣大驾责斥。大臣龙逄痛心疾首,只给夏桀留下一封长长的劝谏信,无奈地一走了之,遁迹山林当隐士去了。

 

一天,夏桀在梦中梦见天上出了两个太阳。东边的太阳灭了西边的太阳。醒来时,他把此梦告诉了妺喜,妺喜告诉了伊尹。伊尹大喜,紧急告诉了商汤。商国人认为这是上天的旨意。商国在东,夏王朝在西,这是上天的预示。于是商汤举兵灭夏王朝。夏桀因商的进攻太突然,加上像龙逄一样能带兵打仗的大臣不是被他放逐,就是因他终日沉湎酒色,不理朝政而愤然出走了。夏的军队无大将指挥,夏桀只好自己亲自来指挥军队抵御商军的进攻了。夏军一战即溃,夏桀只身逃到了南巢氏。

夏桀已逃,妺喜去找伊尹“伊尹,夏桀已经逃走了,你可以娶我为妻了。”伊尹说“不,商王不同意。我是商朝的臣民,王有令臣不得不从。”妺喜怒斥“没有我,商国怎么能灭掉夏王朝?现如今连我的有施国也被你们灭了,你怎可如此忘恩负义?”不久夏桀被抓到。妺喜再次去找伊尹“夏桀被抓了,我的国家也别你们灭掉了。我为了你,什么都没了。你可以娶我为妻了吧?”伊尹缓缓道“你是亡国之妇,我不能娶你为妻。”妺喜心灰意冷,步履蹒跚的离开。原来,至始至终她都是被利用的棋子。她被哥哥利用换取有施的安宁,她被伊尹利用换取伊尹的荣华富贵,她被商汤利用换取商国至尊。其实,也只有桀待她最真。早知如此,当初商汤伊尹的苦肉计,她又何必横插一脚促进成功?

妺喜哭着去找夏桀,夏桀笑道“我对不起夏朝子民,却对得起你。我真心待你,而你却想着伊尹。我们后半辈子就在这历山上忏悔,过普通人的生活吧。”妺喜想她得到了两个令她难忘的男人的赞美。一个是夏桀,一个是伊尹。到底是谁更重要呢?即使是夏桀原谅她,她始终还是选择伊尹。历山之上,夏桀和妺喜还有他其他的妃子过的逍遥自在。表面的平和令夏桀放开了心胸。一天他们在湖上泛舟。妺喜忽然就从船上跳下扎进了水里。夏桀大惊紧张的去就妺喜。命已至此,何人阻焉?妺喜最终还是离开了。夏桀抱着妺喜的遗体痛哭道“我那么爱你,我愿意原谅你,可是你为什么还是不肯回头,看看苦苦守候的我?为什么你还是要远远的离去?

妺喜啊妺喜,为何你倾国倾城却落得人闻人怜的结局?红颜薄命,又何必红颜?倾国倾城,祸水天下,又何必倾国倾城。叹一曲挽歌,有女妺喜,不如不拥倾城色。这场最为悲戚的三角爱情,谁胜谁乐、谁得谁失,自有公允。爱可以被利用,也可利用爱,这是好多人达到自己野心一计妙方;为爱坚守,被爱牺牲,也不仿是一首刚烈凄婉的美,在爱的面前亦可以看到人的千姿百态,高贵低贱,甚至是肮脏龌蹉的点点面面,这就是人。

发布日期:2016-6-9 9:3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