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微小说 >> 推荐 >> 正文

我家门口的那棵柿子树

(微小说)
华裔网作者:闰土

 

我家门前有一棵柿子树,柿子熟了,家里没人吃。说卖吧,又卖不了几个钱,有时想卖还沒人要。邻居好心人劝我干脆挖掉算了,栽上经济价值高的核桃树多好啊!我老婆听见了,当场就表态,坚决反对,她对我说:咱妈活着的时侯,老说你是柿子养大的,就是不卖一分钱,咱也不能挖这棵树。

阳春三月,柿树长出了手掌般大的嫩叶子,仿佛像一个绿色的雨伞。在阳光下,绿伞耀目夺眼,给春天增添了几份美意,令人心旷神怡。几只红嘴老鸦站在树杈上,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又瞧着在街道行走的人群,喳喳喳的叫着。柿子树开着白白的略带黄颜色的菱形花朵,看起来分外诱人。

老婆的一席话,勾起了我的思绪,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儿时我老听着奶奶、母亲的叨叨念声,常常爱恋地说道:“你是柿子吃着长大的,如果没柿子,你的狗命还能不能拉扯出来,谁也说不准。”

我是五十年代未出生的,那时正赶上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浮夸风盛行,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都是口号喊得响,往往地里不打粮,农民生活贫困潦倒。粮菜参半的生活,还常常吃不饱。母亲吃的饭,既没油水,又填不饱肚子,就这还得参加农业社繁重的体力劳动,哪来的奶水哺育我。听奶奶和母亲说,那时我白天、晚上老是哭闹。由于我是男娃,又是家里老大,一家人里把我当掌上明珠,深不得,浅不得。不管深浅咋样,我肚子饿了就哭,母亲又缺奶水;特别是晚上,哭得一家人都心神不安。

给我喂饭,我不吃;喂水,我不喝;就一个劲的哭闹,不到两岁的我,害得全家人没有一点儿办法。听奶奶讲,农历的十月左右,不知谁给了父亲几个柿子,拿回家就让奶奶、母亲暖热喂我。不知我肚子饿了,还是尝到了柿子的味道和母亲的奶汁一样甜蜜,我不哭了。两只小眼睛,睁得圆溜溜的,小嘴“吧唧吧唧”吃得香甜,奶奶和母亲都笑了。

奶奶讲,在她印象里,我小时最爱听这几句顺口溜:“柿子甜,柿子甜,我娃吃了长的蛮。柿子甜,柿子酸,我娃吃了当大官”。奶奶常对我讲,她算喂我吃柿子,算摇晃着念叨这几句顺口溜。说来也怪,我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我懂事后,常听奶奶和母亲说我小时侯的趣事。有一个初秋的夜晚,我哭闹不止,母亲把我半夜抱到院子看月亮、数星星,第二天,不巧我感冒了。到医院挂了三天针,奶奶把母亲埋怨了几天,父亲把母亲还骂了一顿,不大不小的吵了一架。奶奶常说我小时比《三娘教子》中薛忆阁还淘气,惹得全家人都笑了。

一家人看我吃了柿子,就不哭不闹,便想法找柿子。那时村庄周围很少有柿子树,一般在半山腰长的较多,人们采收时搭个一人多高的木架;衬上一些玉米杆,铺上一层柿子后,上面又用玉米杆盖着,怕各种小鸟看见偷食。柿子那会儿值钱,一般不卖,要买都得拿粮食兑换。那时人们吃粮紧张,全家人商量,让父亲背上二升麦子去半山,换些柿子(二升麦子约八斤左右)。最多,才能換上两笼柿子。父亲白天还要参加农业社集体劳动,据奶奶回忆,父亲为了找到柿子,下午一收工,就拿上水担,怀揣两个黑馍,担上两个笼,一头放一升麦,出发了,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回来。

听奶奶讲,有一次,父亲买了柿子往回走。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只猫头鹰“狼哭鬼叫”般的声音,父亲心情一紧张,脚底下打滑,冻硬的柿子撒了一地。父亲猫着腰,两手在地上摸索,一个不了地把散落的柿子都寻找倒,才往回返。等他要走路启程时,才发现自己的脚崴了。这阵才知道脚疼,一步一拐往家里走。回来后,奶奶心疼,给父亲不停揉了好几天的脚。一个星期后,父亲免强能参加农业社的劳动了。

柿子换回来后,剩下就是奶奶和母亲的任务了。奶奶常常白天、晚上把柿子放到碗里,坐在锅里。锅里倒上一、二碗水,灶堂里放一把火,把柿子慢慢暖热,然后让母亲喂我。

那些年,农村吃粮特别紧张,连烧的柴禾都奇缺,奶奶白天拿上扫帚在路边扫些柴禾,说啥奶奶也要让我吃上热柿子。时间长了,冬季里,柴禾也扫不下了,连做饭的都没有。一天三顿饭,只做二次,凑合着吃。但一天热三到四次柿子喂我,雷打不散。

一次奶奶给自己烧炕时,发现了“新大陆”。奶奶想,把炕烧完,把柿子掰开,放在碗中,座在炕筒的火眼上,然后盖上炕惦门,等一阵子不就热了吗。既省了柴禾,也不用烧锅燎灶那么的麻烦。这一试,还真行,父亲笑了,母亲直说奶奶有窍门。以后不管啥时侯,吃柿子,都有热的。

听母亲后来说,那一冬三个月,父亲上了三回山;花了六升麦了,换回了六笼柿子,使我甜甜蜜蜜渡过了严寒的冬天。等到来年的二、三月,柿子也没有了,我也慢慢会吃饭了,肚子饱了,我也不哭不闹了。更重要的是,父亲和换柿子的人家商量,帮我们家在我们家门口先栽上软枣树,又特意从救我命的柿子树上剪下吱呀嫁接好柿子树了。它长得很好,不到两年就挂了自己的果子,全家人欣喜若狂,我们自己有了柿子树,不用拿麦子再去换柿子了。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奶奶、母亲冬天又给我烙我最爱吃的柿子饼,你还别说,那柔软香甜的味道真是美味极了。有时我拿到学校,几个娃娃(我的同学)都抢,至今想起来那个自然的甜味,都直流口水。

发布日期:2016-5-15 14: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