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原创 >> 正文

我身边的红风终于变成了红凤

(小说)
华裔网作者:闰土

                                      ( 一)

凄惨的哭声,从一个遥远而偏僻的墓地传来,她哭的天昏地暗,一句句揪人心弦的哭语,听后让人肝肠寸断。妈呀,您咋就这样走了,女儿今后靠谁呀,生活、上学谁管呀。妈呀,您睁眼看看我,那怕看一眼都行,托个梦给女儿呀,女儿太想您了,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呀!......妈妈,我今年考上大学,

女儿特来告知您老人家一声,妈妈!

太阳时而被乌云遮住,时而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风呼呼地吹着树枝,发出“刷刷”的声音,这风声伴随着凄凉的哭声,回荡在天空。一只“小兔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位少女,边哭边用手拚命的刨着墓土,它惊呆了,不知是什么事让她这么伤心呢?一对“麻雀”也站在不远处的柏树上,瞧望着这位可怜巴巴的少女,它们陪伴着她,聆听她的诉说......

这位姑娘名叫“红风”,家住武岐县堆黄公社。家里六口人,爷爷、奶奶,爸爸患有“青光眼”,每天下午就看不清楚人了;妈妈是个哑巴,剩下的就是她和弟弟。家里一切均靠爷爷、奶奶打点操持着。六年前,爷爷不幸去世;三年后可怜的妈妈又撒手人寰,现在家里就剩下多病的奶奶和眼睛几乎看不见的爸爸、她和弟弟了。真可谓是:老的老,小的小,残的残,病的病啊!所幸的是,今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大学,上午她来到妈妈墓地,既是给可怜的妈妈报喜,也是向妈妈倾诉她的怀念之情。当她看到妈妈的坟墓时,心里非常难过,再想到自己的悲惨的遭遇和一贫如洗的家庭环境,她更加伤心,心酸的眼泪象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红风小名“丑女”,原名红芳。那年她初中毕业考上高中后,国家有项红风工程”,是专为照顾家庭特别困难学生的助学工程,那年红芳母亲不幸去世,她正好赶上这个“工程”,每年可享受二千元的救助款。村、镇、县逐级批下来后,解决了红芳的燃眉之急。三年高中就是六千元啊!这对于一个特困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因此,红芳为了感谢党和国家与地方政府的关怀,便和家人、同学商量,费了好大的劲才改名为“红风”。

红风的爷爷在村上算得上是个能人,在农活上,是“扬场洒籽摞摞子,天下雨了搭磨子的行家里手,且还有一手做豆腐绝活。他做的豆腐,可以说在附近方圆几十里都享有盛名,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得提前十多天来预订。红风的爸爸,在打工无人要、 干活无人叫的情况下也跟着红风爷爷学起做豆腐的手艺来,他们每天泡上十多斤黄豆, 做好后,再由红风的爸爸推着自行车,在淡季里走乡串村地叫卖, 一家人就这样紧紧巴巴的生活着, 慢慢地向前掀着日子, 用红风爷爷的话说:“ 人家吃稠咱吃稀, 人家吃白咱吃黑, 只要把肚子混饱就行了风妈妈不会说话只有用手势跟人交流也只会干些地里活与料理简单家务, 她妈妈又生下了弟弟, 家里负担就更重了。

一个善良而不健全的家庭,往往会得到善良的同情和支持,队长发虎,知道这个苦不堪言的家庭,便和大队书记振海合计,每年春节、忙前割麦时,均给予他们家一些照顾。村民们,今天这家送件衣服, 明天那家给双鞋,他们家的日子,便在全村人的关心照顾下,就这样地向前过着。红风是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她默默地想,自己以后只有好好读书, 才是对家人与村民们最好地回报。所以, 她在学校,学习刻苦表现好成绩经常是名列前茅。她从上小学到中学, 各类奖状能糊上一小间房子; 初中起就当上了班上的学习委员, 特别是班主任王红侠老师当知道了红风家里的特殊情况后,就格外地喜欢这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还时不时地给红风买点学习用品及衣服;同学霞霞、小娟、马惠,也对她特别友爱,亲如姐妹。

                                (二)

乌云黑沉沉的压着, 把太阳笼罩在云层里。农历七月的天空, 既闷热又干,“知了树上不停地叫着那叫声一阵高过一阵;“纺线虫吱吱唱着人们听不懂的歌曲”, 两种昆虫象比赛一样, 叫声是彼此起伏把人们叫的心里是更加烦躁不安。

那一天红风从学校回到家里, 见爷爷睡在土炕上, 奶奶坐在一旁,爸爸也坐在炕边爷爷半睁着眼睛,嘴里喘着粗气, 身体消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手腕上连血管细的都找不到, 脸上没一点儿血色, 白刷刷的吓人。 她知道爷爷病的很严重十几天前就已经吃不下饭了红风心里非常难受。她知道,她是爷爷的掌上明珠,爷爷是最疼爱她的,她也非常的爱爷爷不会说话的妈妈能生下她这么个既懂事学习又好的孙女爷爷非常的知足, 小弟尽管调皮捣蛋但那是家里的“根苗”啊,所以爷爷也很喜爱。现在爷爷病的这么严重一家之主病倒了,你说红风能不难受吗?

爷爷,你好点了吗?”她上前拉着爷爷那干枯而瘦弱的手问道。

爷爷好多了,丑女,你还没吃饭吧,那有你婆做的鸡蛋,吃完赶快上学去吧。在学校好好念书,不要和人家娃娃吵架。”爷爷有气无力地说着。

爷爷,我知道了,你放心养病吧,我会好好念书的!才上小学四年级的红风,已经很懂事了,她背过身,擦着眼泪,知道爷爷不会活多长时间了,在她幼小心灵里,除过妈妈,爷爷是她唯一最爱的人。

记得有一次,她还是上小学三年级时,她放学回家,看见爷爷病了,睡在炕上大口大口的呕吐着,她一下就慌了,家里当时没一个人,她急切的喊道:

爷爷你咋了?我给你买药去。

不要紧,可能受了点热中暑了,一会儿就好了。”爷爷吃力地说道。

红风听罢,顾不得其它,一溜烟地小跑去了村上的“医疗站”,她拿着买书剩余的两元多钱,买回了几瓶霍香正气,又急切切地往家赶,回来后又是倒水,又是喂药,爷爷虽然难受,他老人家看到小孙女这样懂事,小小年纪就会照顾关心人了,心里很欣慰,好像病也好了一大半,忙从身上掏出钱喊道:“丑女,来,爷把钱给你。”

爷,我不要,我有钱。”红风笑着跑了出去。

红风刚一出门,就碰上从地里回来的爸爸、妈妈,她赶忙给爸爸说:“我爷病了,刚

发布日期:2016-3-13 9: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