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原创 >> 正文

连连任的我村长

(小说)
华裔网作者:杨润杰

 王长拴又当选为前进村村长了,村上人人皆知,不到一天功夫,就传遍了全镇,方圆七、八个村,几十个村民小组,有赞赏的、鼓励的,也有反对的,骂骂咧咧的。

这次选举,是镇上杨万劳镇长亲自坐镇指挥的。因为这是个三千多口人的大村,镇党委前天晩上开会讨论选举时,就决定杨万劳镇长去前进村主持。

俗话说:“你有千只手,难堵众人口”。那时刚搞开选举,人们对选举理解不够,众说风云,口碑不一。说狼的,说虎的,啥人都有。杨镇长知道,王长拴这次能以全票的百分之八十当选,也是他预料之中的事,屈指算来,他这是第二十八年来连任村长,加上这一届三年下来,已是三十一个年头,五十多岁的他,也是连续四届岀席县上的人大代表。

王长拴是这个村四组人,瘦瘦的身材,中等个儿,见人经常笑咪咪的,一双大眼,常常闪岀既机灵又和善的目光,不讲究的衣着,给人一种朴实、肯干、平易近人的感觉。他八一年当兵,在部队入党后,八四年退伍。八五年当上主任到现在。和村书记马拴琐配合幽默,一年一个新台阶,这点对来这个镇工作五年多的王镇长来说,是最清楚不过了。

“王村长,祝贺你又当选村主任,我代表镇党委,镇政府祝贺你”。 杨万劳镇长上前和王长拴握手,另外两名负责选举的镇干部也上来和王村长握手祝贺。

“好,好,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王长拴感激的说到。他这人是“硾子打磨扇,石打石的人”,对人忠厚善良,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记得有一次,他从县上开会回来,天麻麻黑了,他坐上最后一趟班车,车走在半路,发现有一个人躺在路中央,也沒有人管,车慢慢擦着这人身边开过,他让司机停车,下车查看,满车的人都让他赶快上车,少管闲事,少惹麻烦。但长拴他想,自已是个党员,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关健时候,他不管谁管,他慌称,这是个熟人,让班车先走。然后他一细观,发现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身旁还有一个大锄,他可能刚从地里回来,被什么车挂倒了。老人昏迷过去了,头跟前流了一堆血。他急了,忙挡了一辆拉货的农用车,送到县医院,开了车费一百元后,他身上只剩下四百元,但医院先要交五千元,他没办法,只好拿出老人的手机,叫来了老人的儿女,谁知这伙人来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王长拴打了一顿,要不是医生和护士劝阻,后果还不知咋样。

“唉,好人得不到好报”。 王长拴在医院昏暗的灯光下,坐在排椅上,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苦苦的思索着,他有些后悔了,后悔没听司机和车上“好心人” 的劝说,不该管这闲事。他从记事到现在,四十多年,从来没挨过什么骂,更别说挨打。今天这打挨的太冤枉了。

王长拴挨了打,深深的显入在苦闷和深思中,他还沒走开,他也不想走开,他想还自己一个清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老人在医生抢救下,苏醒了,他吿诉儿子,是一个小伙娃骑摩托车撞了他,要不是这位师傅相救,恐怕早就沒命了,儿女感动了,这是父亲的救命恩人啊。咋弄下这蠢事,儿女们感到他们太鲁莽了,错怪了恩人。最后千恩万谢,赔情道谦。让王长拴凉解。当晚老人的儿子用自已的小车把王长拴送到了家里,并送给了一千元,做为赔偿和感谢,王长拴死活不要,那人良心过意不去,悄悄把钱放到头门后面,开车走了。

长拴原想这次把位子让岀来,让年轻人上,自己也五十多岁了,好松口气,歇一歇,谁知村民们又拥护他,盛情难却,他不能凉了村民们的心。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那就鼓足勇气,再干一届吧,王长拴这样想着。

选举会刚刚结束,天慢慢的下起了小雨,小雨淋湿了树木,淋湿了平如镜子的水泥路面,浇灌着路边的花花草草,浇灌着风景树木,它们吸收着天上降下的甘露。人们的心,也随着喜降的甘露,甜蜜而舒畅。

“王村长,你是咱的领头羊,这次可得再加一把劲,把咱村经济搞上去”。 一组组长王虎娃说到:

“王村长,你还记得吗,那年你第一次刚上任,给我组分配了一百亩栽植苹果树面积。当时我还不想栽,你跑到我家动员我,我又动员其它村民,这十几年我们发了‘苹果财了’”。 三组组长杨凡陈芝麻烂套子的论说着。

“都别说了,今天是喜事,上午让王村长请客,咱们在饭桌上论东西,再道长短”。 人称“雷神爷” 的五组组长伏万祥吼到。

“行、行、请客是小事,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把咱村经济搞上去,让大伙都富了,我天天请客都行”。 王长拴看推不过去,就十来个人,大不了三、几百元吗,这有啥了不起的,就对书记马拴锁说:“走,开洋荤去”。

秋季的天气变化多端,一会儿阳光明媚,一会儿乌云遮天。微微的秋风吹落着树上的残叶,给人们带来一丝秋天的冷意,刚刚岀土的麦苗,在阳光照射下,一行一行绿油油的,看起来分外惹人喜爱。果农们还未采摘完的苹果,红艳艳的挂在枝头,惹来了一群群麻雀,它们啄着色泽艳丽的苹果,抢夺着果农的丰收果食。王长拴他们望着窗外,乘坐两辆面包车来到镇上餐馆。杨镇长开完选举会和两位干事早就走了,一组组长王虎娃下来一点人数,连司机在内十二个人,忙喊:“挤一下,座一桌,也热闹、热闹”。

菜七碟子、八大碗的上来了,酒上来了,大伙和村上马书记让王长拴讲祝酒辞,他推托了一下,端起酒杯,大声说道:“承蒙各位厚爱,将此重任交付于我,本人将一如继往,尽职尽责,为我村发展壮大经济贡献一切力量。大家尽情的喝,为来年经济腾飞而干杯。” 一阵激烈的掌声,淹沒了整个餐厅,回挡在四周八角,掌声夹杂着叫好声,飞出窗外,飘向天空。其它餐桌上,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不知这伙人为什么事而这样高兴。

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觉,思绪万千,伏想连篇,秋季的天气是凉爽的,但他感到闷热,拉开窗帘,仰望天空,夜色如网,天地万物尽在网中,俱是伏贴和沉寂的,只有星星,闪着银光,偶尔有一、二个流星,划过漆黑的夜空,拉一条条彩色的孤线,一闪而过,只有启明星,在坚守着工作岗位,等待天明后“下班”休息。王长拴村长比启明星还幸苦,白天忙碌一天,晚上也不能很好的休息,他苦苦的思索着。

   “谁把栽的苹果树偷拔走了”。

这个消息是一组组长王虎娃首先报告王长拴的,那是九零年冬季,县上掀起“搞活全县经济,繁荣富强农民。南片稼接苹果苗,北片栽植苹果树”, 的热潮。前进村共分了五百亩任务,他和书记开会商量,按各组人口、土地面积分了下去,勉勉强强落实了责任,刚栽上了树苗,可是,又是谁在这节骨眼上偷拔走了苹果树苗呢?

“村长 ,你说咋办”。 组长王虎娃望着王长拴的脸,焦急的问到:“现在有一半人还沒栽上,他们怕偷,都不想栽了,另外,我想报告派岀所,让好好查一下”。

“那不行,你先查查,到底丢了多少,这些树镇上和咱私人都掏了钱,还免费送上门来,说不栽就不栽

发布日期:2016-1-27 9: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