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领袖 >> 华裔文学 >> 小说 >> 精品 >> 正文

池塘中我摇曳在心中的爱莲

(小说)
华裔网作者:心慧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沐浴着清幽的梵唱,静静的微绽在忘忧河上。几乎静止的河水清澈明晰。佛说,忘忧河映射出的,便是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于是,我常常看着那些男男女女,笑着,哭着,开心着,忧伤着。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总是笑的时候少,哭的时候多,开心的时候少,忧伤的时候多。我问佛,佛爱怜的对我说:人生在世就是一种修炼,只有看破红尘之后,才能大彻大悟。我还是不明白,佛说我不需要明白。更多的时候,我就静静的微绽着,听风,看雨,醉月。

我还记得那个早晨,从未见过的景象出现在我眼前。淡淡的,青色的,温柔的事物轻轻的笼罩了整个忘忧河,爱怜的抱着我,如同佛注视我一般。我只记得佛低声的说着,孽缘,孽缘。我不明白这两个字。我问佛那是什么,佛说,那是雾。我问佛,什么是孽缘,佛爱怜的看着我,如同那雾抱着我一般,说我总有明白的一天的。

我本是一片云朵,轻轻地飘浮在忘忧河的上空,无所谓悲喜,无所谓牵挂。在一场大雾之后,我仿佛睡去了,等我睁开了眼时,我已在莲瓣上,晶莹剔透,成为一颗露珠。青莲温婉如水,带着些淡淡的幽香,我觉得很安全,自此,我与青莲相依相伴,同看明月繁星,日出日落。

静静的河水犹如玉一般的温纯,佛常在河边打坐,微风徐来,便可听到阵阵幽静的梵唱,我与青莲每日都沐浴在这清风梵音当中,青莲常常会对我浅笑,她说我象是一颗珍珠,而我说我愿是青莲的颈链。每每这时,青莲的笑意就更浓了,她说,你总是要走的,她说她的莲瓣上是不能够永久地戴着颈链的,我知道这是真的。

我只有每日里静听佛的宣号,我只有默默的随着佛宣号。

这样不知过了几世几年。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离开青莲到了佛的掌中,我成了佛掌中的一粒佛珠。

青莲还在忘忧河中微绽着,散发出脉脉的幽香,突然我发现爱上了青莲,而她可能已经记不起莲瓣上的那颗愿作她的颈链的露珠了。

忘忧河中清晰地映射出人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我知道,这就是佛常说的众生相。芸芸众生,每年每月每日都轮回着那前生后世的事情。佛在众生之上,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我常不解,为什么佛不肯将这些人都点化了去,如何要让他们受尽磨难,几世轮回? 青莲便在这看尽人间百态的忘忧河中渐渐地吐露着芬芳。

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静静的看着人间,一天又一天,看着那么多人一次次的在轮回,重复着前世的故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有机缘在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不愿意放弃红尘。我问佛,佛爱怜的掬着我四周的水,说你美丽的绽放吧。

我过佛,为什么我佛宣称能普渡众生,但众生却总是在患得患失中大喜大悲?我佛如何不去解脱他?佛微微合眼,说:“佛是要讲究一个缘字的,每一个世间之人都必须要受一些考验和磨难才能修得正果,因为不经历一些事情,就不能悟,不能悟,自然也就不能解脱了,佛也来自人间,初为世人,之所以能修炼成佛,皆因历尽的苦难之后的大彻大悟”。

其实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我是佛掌中的一粒佛珠,每日从佛的指间滑过,我知道佛的慈悲,但我还是不忍心看忘忧河中的世间百态,尤其不忍心看到那些男男女女流下的形形色色的眼泪。我不知道青莲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一切,不知道她的心里会做怎样的想法。

佛前的青莲,总是在静静地聆听那梵音,从不肯有半点儿的声息,我不知她在想什么,她总是低着头,犹如入定般的沉默。我常能看到佛爱怜地看着青莲,有时会轻轻的叹息。每每这时,我在佛的手中便转动起来。

就这样,在这忘忧河上,青莲静静地绽放,佛轻声地吟唱,而我在佛的掌中凝视着青莲,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人间又是几世春秋。我喜欢这样伴着佛,看着青莲。

我静静的绽放在忘忧河上,一年年的过去,看着人世的聚散离和,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几百年。终于有一天,我对佛说,我想去人间。

青莲对佛说她想去人间,我知道青莲是不可以去人间的,她是忘忧河中的仙子,怎么可以去到人间接受凡尘因缘呢?除非有一颗佛珠肯为她换得人世光阴。

发布日期:2015-7-31 9: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