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评论频道 >> 最新评论 >> 正文

“特别”是国家给的回归母语是应该的自尊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用中文主持立法会会议,我感到荣耀”这是一个被殖民多少年的亲历者,可怜到失去母语权利,只能逢迎巴结着殖民者,讲殖民者的母语,一个亲历者痛骨疼肺后,终于得到自己最自然最舒畅的感觉,发自肺腑之言的呐喊!那一天,澳门的立法会,开始使用中文进行讨论。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华儿女、中国华裔、中国华民族忠实不改的儿女子孙,用中文主持立法会会议,感到荣耀和雪耻之后的感慨和释然。

19991012日,在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第一次会议上,曹其真当选主席。这一天,她创下了澳门立法会史上的两个“第一”:第一个当选立法会主席的中国籍澳门人;第一次用中文主持了立法会会议。“在我近30年立法会议员生涯中,这是最难忘的一刻。”

今年80岁的曹其真,早年曾赴法国留学,后定居澳门。曹其真说,“我受过不少外国文化的影响,但我始终为我是中国人而自豪。我深爱我的祖国。”

思绪回到澳门回归日,“那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曹其真说,“长期生活在外国人管治下的澳门知识分子,对国和家的体会最深。拿着葡萄牙护照的澳门人到了国外,自己底气不足。澳门回到祖国怀抱,再不用看外国人眼色行事,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在澳门回归日凌晨,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举行全体会议,通过了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后的第一部法律《回归法》。而在此之前的两个月时间内,立法会已完成了包括《回归法》在内11个必备法律和1个议事规则的审议程序。平常自称“要讲效率,不带工作回家”的曹其真,和她的同事们一起为新澳门的诞生,废寝忘食、不分昼夜。

曹其真进一步解释,澳门原有法律中体现殖民统治的部分和与基本法相抵触的法律不能过渡到澳门特区,但是为了避免1220日出现法律真空,这就需要制定特区成立时必备的法律。这些必备的法律须经特区立法会在1219日之前讨论完毕,然后在1220日凌晨正式通过,以保障新成立的澳门特区正常运作。特区立法会的任务相当艰巨。

为了从根本上提高立法会的工作效率,并保持它在议事程序中的公正性,立法会在回归初期便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制定了相关的议事规则和议员章程,同时还就议员的质询、公共利益问题辩论、听证以及接待市民请愿、申诉等事项制定了专门的规章。这些基础性的规章制度,为立法会各成员日后履行立法和监督职能提供了必要的法律工具。

曹其真介绍,回归前,中文在法律领域的推广使用效果,无法令人满意,甚至在当时的立法会内,都找不到中文法律顾问。所谓的中文立法,实际上仅采用以葡文法律文本为基础,逐字翻译的方式进行,以致形成的中文文本不仅晦涩难懂,甚至出现语句意义不通的现象。

“我1976年就开始在澳门立法会工作了,当时还是澳葡政府的立法会。可以说,我见证了澳门回归前后立法会的历史变迁。”曹其真说,“我是澳门第一位担任立法会主席的中国人,意义重大,让我非常自豪。”

曹其真的经历,就是一个被殖民到自己如何剥去殖民者的强加强为,真正当家作主站立起来中国澳门人的一部奋斗史。为此唯有他感触良多,发出了这一个“用中文主持立法会会议,我感到荣耀”的感觉抒发。他是中国澳门人结束自己多少次屈辱,只能往肚子里流,没办法像一个应该理直气壮的人一样站立,和这些无端歧视进行一个人一样的抗争和斗真。被殖民者在自己的土地上,却没有自己祖国靠山的撑腰,忍受着入侵者百般奴役也无法抗争和争取自己一个主人的权利,这是一个悲哀的历史、地域和人,最为奇特的事?这个时候,当然就谈不上自己的母语摆到场面上的奢望了,只能苟且偷生的讲葡语了。当他第一个在自己的土地,当第一任由中国人担任立法会主席,并名正言顺地用自己的母语,中文主持立法会议工作之时,感慨万千,不能不反应出一个没经受过被殖民有过不一样的感觉。

再看看我们中国华裔的不肖子孙,为了自己一夜暴富,过上他们羡慕西方奢侈的生活,不惜骂自己、骂自己的原生国,极尽巴结逢迎地说着她向往地的语言,这简直是人世两重天?

发布日期:2021-4-10 10: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