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华裔动态 >> 动态首条 >> 正文

是谁让香港青年误入歧途?

华裔网作者:谢晓虹、王事通

 自今年六月以来,《逃犯条例》修订风波持续发酵。香港这座城市一个月经历了多次游行。这其中,既有反对修例示威,亦有声援香港警察的大规模集会。然而,在一小撮心怀不轨者煽风点火下,这场风波不断升级,直至爆发了大规模暴力事件。

这是香港的至暗时刻。

69日、612日、621日的示威游行之后,针对香港回归22周年这一关键政治节点,部分武装、组织起来的极端分子以铁笼车、铁棍等攻击性武器冲击破坏立法会,向警员投掷腐蚀性液体、有毒粉末,导致十多名警员严重受伤。极端分子冲入立法会中肆意打砸、破坏,甚至公然将港英政府时期的殖民者旗帜,悬挂在立法会主席台上。香港这颗璀璨的东方之珠,此刻竟因暴力和极端行为而黯然失色,不禁令人唏嘘。

随着电视、网络媒体的不断曝光,极端分子们在街头施暴的行径被公之于众。令人痛心疾首的是,一些香港青年受政治投机分子的蛊惑,贸贸然地参与到游行示威乃至暴力行为之中。在大好的青春年华,他们本应是这座城市的建设者,肩负着香港未来发展的前途;然而一部分人抛弃了学业、抛弃了家庭、甚至抛弃了自己的前途命运,在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前螳臂当车。

我们不禁要问,究竟是谁引诱香港青年走上歧途?

反对派:为谋求政治利益破坏香港法治精神

长期以来香港都以法治社会而自豪。法治给予了每个香港市民自由和平地表达意见的权利与机会。在法律规则之下,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见解与诉求,但是这并不等于肆意妄为、突破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在此次风波中,反对派就始终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对他们口中的“香港法治”采取双重标准。

1998年,轰动一时的张子强案发,反对派领袖之一、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借机在立法会提出议员议案,要求特区政府尽快与内地(大陆)就移交疑犯达成协议。当时他声称:“违法行为必须在犯事地区的法院审讯,逃犯须移交到犯事地区处理。”二十多年后的今天,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李柱铭却一改早前立场,先是带领一众反对派议员赴美出席美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举行所谓“讨论香港民主”听证会;后又在媒体上发表二十多篇文章抹黑特区政府修例。当被人指出其前后矛盾时,他又三缄其口,企图浑水摸鱼。无独有偶,2013年时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煽动香港青年“占领中环”,并公开叫嚣:“希望有一万人参与整个活动,有一定数量的人在‘公民抗命’后,可主动自首和在法庭不作抗辩。”结果真到2018年受审时,戴耀庭却想方设法发动舆论媒体造势,试图脱罪,显露出两面三刀的懦夫本色。

反对派对“法治”这一概念采取双重标准的背后,隐藏着耐人寻味的政治投机图谋,他们妄图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以香港为支点,在地缘政治层面掀起风浪,而“法治”不过是他们掠取私利的幌子罢了。

反对派的另一招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香港警队。

众所周知,香港警队始终活跃在维护法治的第一线。不论是之前的“占中”运动、旺角暴乱,还是此次风波,香港警察始终秉持“维护法纪、维护治安”的目标,尊重市民个人权利,用行动坚守香港的法治。

但可悲的是,在尝到“七警案”的甜头后,反对派政客和激进港独分子进一步利用Facebook(面簿)、Whatsapp群组、论坛讨论区等香港青年常用媒介,宣扬所谓“勇武抗争”“违法达义”。一小撮香港青年更对逾千名警员开展“人肉搜索”,污蔑他们为“黑警”,甚至连无辜警员家属也收到骚扰、恐吓。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这些青年选择站在警察的对立面时,似乎忘记了香港警察也是香港人的事实。

反对派的手段,让有罪的人洋洋得意,无辜的人受到迫害,最终受到损害的却是“法治”这一香港的核心价值观。

发布日期:2019-7-9 9:4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