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图片新闻 >> 正文

诈骗不讳的王立强逃避惩罚又自称中共间谍

华裔网作者:白莉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1123日报道了一则新闻:“潜伏香港的中国特工王立强叛逃澳大利亚”!采访中,王立强以“中国叛逃特工”的名义称:其通过“操纵媒体”、“渗透大学”干预香港抗议运动和台湾选举,如今“不愿见到台湾变成香港”,而决定向澳洲申请政治庇护。

消息传到台湾,立刻引发关注,蔡英文随即“顺杆爬”,亲自蹦出来呼应,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台词,称大陆影响台湾大选的意图非常明显,每一次选举都有大陆的影子……

对此,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迅速通报了详细的情况:这个所谓的“中国特工”王立强,实际上是个惯骗,目前依然属于在逃的诈骗犯!

可笑的是,澳媒报道这个所谓的“叛逃中国特工”被啪啪打脸后,不但恬不知耻,近两天又炮制出了“一个疑似中国间谍网络接触了一名为赵波的华裔澳大利亚人,并资助赵波100万澳元以支持他竞选墨尔本的议员席位”的“大新闻”。更无厘头的是,这个名为赵波的男子已于今年3月在澳去世了……澳方竟然利用这样一位已经离世多日“死无对证”的人大做文章,其安全情报组织总监迈克·伯吉斯在一份声明中还称“一直在积极调查”。恐怕担心再次被迅速打脸,还为自己留了“退身步”,强调“调查期间不要妄下结论”。

26日,王立强事件又有新进展!一直对中国戴着有色眼镜、报道极为偏颇的BBC,今日在报道中称,王立强的言论遭到了多方质疑,并指出王立强提交给澳大利亚媒体的据称用于情报行动的韩国护照上,持照人的英文名和韩语名并不一致,被质疑是“低级错误”。

同时,有台湾媒体针对王立强事件,采访了台湾“军情局”前副局长(中将退役)翁衍庆。其在采访中表示,从王立强接受媒体访谈的内容可以轻易辨别,他根本不是大陆谍报人员,而明显是为了争取在澳洲居留,因此宣称自己是政治犯,借此争取不被遣返。从访谈中暴露他连说谎话都很外行,对大陆情报体系的了解非常薄弱,大概都是在海外看台湾卫星电视得知的。

翁衍庆在台湾的“军情局”任职35年,长期从事谍报工作,还曾出版过关于情报间谍工作的相关书籍。翁衍庆根据经验,列出了多项王立强说法的不合理之处,诸如:1、军委总参已更名为联合参谋部,他都不知道。联参部下面何单位从事情报工作,他也不知道。2、国防科工委非情报机构,只派学者和科技人员出国收集军事科技信息,不会搞旁门左道的间谍活动。3、军情工人员都具军职军阶,他显然没有。4、军情干部很讲究阶级职位,他仅26岁,再怎么升大约只中上尉,怎有资格和能力负责对台对港工作,尤其是领导工作,简直天方夜谭。5、谍员派外工作,任务一定单一,他又负责香港,又兼顾台湾工作,完全不可能,这违背全世界情报工作原则。6、情报人员外派变更身份,只准带一个身份的证件,岂可能允许他带多种不同的证件,一旦被敌人查获,岂非证据确凿。7、大陆的军情特工外语能力都很好,他接受访谈时只会用华语,他的素质显然很低,总参怎可能有这种弱势谍员。8、情报人员的家人一定留在国内的,他的妻儿竟能自由赴澳洲,不可思议。其次,谍员在外,不可擅离工作地,他竟能赴澳长达数月,举世情报单位所无。9.做军事情报工作的基本都是出身军事院校,王立强只是美术专业的普通学生,又没有特殊的过人之处,根本不可能进入情报系统工作。10、他所说的对台工作内容,大家仔细看看,全是媒体揣测并公开报道对工作内容,尤其前阵子报载某党与台湾宫庙关系,他是看报照本宣科,何足采信。

针对上述多项不合理之处,翁衍庆还进行了进一步解释:王立强接受澳洲媒体访问时,自称出身总参谋部,但对于自己任职于总参谋部之下的哪个单位却不提,也不提到自己的官阶、职务为何。事实上,在军改之后,“总参谋部”早就消失,改称“联合参谋部”。王立强不是说不出来,就是讲错,很明显他根本不清楚。

翁衍庆也称,情报世界讲究“门当户对”,通常会派出比目标地位更高一点的人,军队也是最论资排辈的地方。王立强如果真出身军方情报系统,必定毕业于军校类院校,但以他自称美术学校毕业,根本不可能进去。以他的年纪,军阶一定高不到哪去,但其却宣称从事过对台对港业务,层级之高,怎么可能由一个毛头小子负责?

翁衍庆还说,情报界一向是单线领导,王立强却宣称自己同时向两个上司负责,同时负责台湾与香港业务,绝无可能;另外,情报员在外活动,当然经常会伪装身份,但每次任务就是一个身份,绝对不会一次发给多个假身份的证件。这样子一旦被查获,光是身上有几本不同的护照,身份就要穿帮。“他电影看多了,以为一个人同时带着多种证照。”

翁衍庆也谈到,全世界国家对于外国间谍投诚,除了获取其情报外,也必然会小心保护,避免遭到本国追杀,必须提供新的身份,协助他隐姓埋名。如果王立强真的是间谍,澳洲方面“把他当宝贝保护都来不及”,怎可能让他在外面对媒体大谈自己的工作?就算真的澳洲或美国希望暴露大陆介入香港、台湾的政治,也会利用其他方式释放消息,绝对不会让他自己在外大谈。

至于王立强的真实背景,翁衍庆认为,大陆有一些人偷渡到外国后,有人维持“非法生存”,也有人设法争取身份合法化,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宣称自己是政治犯,一旦被遣返就会遭到迫害。但是以他的说辞可以得知,对大陆的情报体系的了解实在太少,所以澳方应该发现根本是假货,不愿给予庇护,他才选择利用找媒体放话。

总体来看,这位从事情报间谍工作多年的台湾“军情局”前中将所讲内容比较客观和专业,他点破了王立强自称特工的个人目的。而澳大利亚对于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他们想要利用王立强来抹黑中国,双方一拍即合!这一点,从澳大利亚国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安德魯·哈斯提的话中,也可以看得很清楚,他表示“王立强是民主朋友,应该获得允许留在澳大利亚”、“任何人愿意协助我们保护我们的主权,都应该得到我们的保护”。

2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会上表示,澳大利亚的政客和媒体“不断编造所谓的中国间谍案”,澳方在有关中国议题上的紧张程度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

可见一些对中国始终存在偏见的人和国家,尽干一些连自己都觉得打脸的事。但非白即黑的思维模式,总是逼迫自己要为这些犯罪分子和异国的垃圾来买单,把他作为打击异国或不合他们口味国家的石锤来操作,害人害己,有何益?冷战思维,非白即黑思维,唯我不一思维,独霸全球思维等等早已过时的做法,让一些国家仍然以他们的圈定和指点江山、世界,来这样对待别的国家,这只是他们的可笑和愚蠢。世界早已两岸猿声嘀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了,他们还活在丛林法则中打压这个,制裁那个,甚至不惜重兵直接侵略等等,让世界越来愈看清他们的嘴脸了,这就是世界目前的阵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