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中国华裔刘嘉忆攻克“西塔潘猜想”破格提拔最年轻的教授

华裔网作者:刘夏耀

 

刘嘉忆曾是一名“差生”,中学时成绩惨淡,高中时成绩平平,高考他却考入了中南大学,一所著名的985学府,进入数学系学习。这所学校,毕竟有提出侯氏定理的侯振挺教授,他可是数学界鼎鼎有名的数学家。即使刘嘉忆最喜欢数学,但从表面上看,他的成绩也不算拔尖,专业成绩勉强只能是一个中等水平。

由于20多岁的刘嘉忆,攻克了世界级难题,被三院士联名向中央提名推荐,他被破格提拔成为最年轻的教授。他正是我国中南大学正教授——刘嘉忆研究员。

刘嘉忆出生于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他自小便喜欢数学,一有时间,就研究数学难题。他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钻研数论,对于中学那些枯燥的整数、分数,倒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他常常吃饭、走路甚至上课都在思考,草稿纸上到处都是演算的痕迹。当难题被解开,他就非常高兴,甚至兴奋得难以入睡。由于沉迷数学,刘嘉忆的成绩飞速下降,英语、语文相继亮了红灯,而他最喜欢的数学,也在及格边缘徘徊。

眼见刘嘉忆成绩急转直下,他的母亲心急如焚,于是找到班主任老师,想问出原因。一开始,母亲以为孩子肯定是在学校早恋。因为刘嘉忆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学习”,不像是逃学上网的样子。

最终,班主任当着刘嘉忆母亲的面,给他儿子下达了一个残酷的判决:“刘嘉忆确实努力,但就是智商实在差了一点儿。”当晚,母亲推开刘嘉忆的书房,已经夜里十二点了,刘嘉忆还在学习数学(当然不是学校的数学)。她叹了一口,没有忍心责备儿子。或许,刘嘉忆就是笨吧。但是母亲万万也没想到,刘嘉忆成绩之所以下降,就是因为他研究数论,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人家后进生或许在包夜上网,而刘嘉忆这位差生却在“包夜”研究数学。虽然形式不同,但差的原因还是殊途同归的。

那段日子,刘嘉忆过得很艰难。母亲和一些任课老师都放弃了刘嘉忆,认为他无可救药。但是到了初三,刘嘉忆或许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超水平发挥,考进了一所重点高中。但进了高中,刘嘉忆依然故我,成绩依然平平。

到了高考时,刘嘉忆的成绩超出辽宁重点线56分。2008年,刘嘉忆被中南大学录取。考上如此好的学校,不得不说刘嘉忆有些超水平发挥了。到了大学,刘嘉忆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数学系。但在系里,刘嘉忆的成绩还是很一般,勉强排在中游。

但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学生,却意外解出一个世界级的难题。

“上世纪90年代,英国数理逻辑学家西塔潘提出的一个反推数学领域 关于拉姆齐二染色定理证明强度的猜想。在组合数学上,拉姆齐(Ramsey)定理是要解决以下的问题:找这样一个最小的数 n,使得 n 个人中必定有 k 个人相识或 l 个人互不相识,这个数 n 记为 R (kl)。拉姆齐二染色定理的通俗版本被称为“友谊定理”,即在一个不少于6 人的人群中,或者有 3 人他们互相都认识,或者有 3 人他们互相都不认识。”这个难题难度相当高,困扰 了许多数学家十多年之久,许多著名研究者一直 努力都未能将其证明解决出来。最终,这个难题被命名为“西塔潘猜想”。

刘嘉忆接触到这个难题后,便立即投入了紧张的运算。在他看来,解这种难题就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两个月后,刘嘉忆突然灵感爆发,想到利用之前曾用到的一个方法。只要稍作修改便可证明这一结论。于是他连夜将证明写出,并将其投给了数理逻辑国际权威杂志《符号逻辑杂志》。美国芝加哥大学数学系教授邓尼斯•汉斯杰弗德审核了刘嘉忆的论文,并拍案大惊:一个困扰顶尖数学家数十年的难题,竟然被一个普通的20岁中国大学生解出了。于是他写信:“我是过去众多研究该问题而无果者之一,看到这一问题的最终解决感到非常高兴,特别是你给出的如此漂亮的证明,请接受我对你令人赞叹的惊奇的成果的祝贺!”

一个默默无闻的“差生”,却解决了世界性难题,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瞬间引爆了国内的舆论。首先是中南大学,博士生导师侯振挺教授了解刘嘉忆的情况后,立即将他收为自己的徒弟,并千方百计为他创造条件,鼓励他参加有代表性的学术会议。

中国科学院三位院士——李邦河、丁夏畦、林群听闻此消息后,立即联名上书中央以及教育部,希望国家重视这位年轻的数学天才,应当破格录用。

2011916日,作为亚洲高校唯一一位代表,他应邀出席美国芝加哥大学数理逻辑学术会议,并作了40分钟报告,获得了满堂喝彩。

2012年,中南大学重点表彰了刘嘉忆,并将100万奖金交到他手上,50万用来改善生活,50万用来科研。

到了刘嘉忆23岁时,正式被中南大学破格录用为正教授,创造了最年轻教授的纪录,与梁漱溟、叶公超、胡适、刘半农等20多岁便成为正教授的大学者并驾齐驱。就这样,差生刘嘉忆完成了人生中的逆袭,成为难以企及的人物。

刘嘉忆怪杰,国人为何会对刘嘉忆如此重视。这让人们不能不想起另一个同样古怪的大数学家——陈景润先生。正是这位怪杰,解开了世界顶级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的“1+1=2”的问题。而陈景润也因为一篇报道文学,成为举世闻名的民族英雄。但国人还没来得及重视陈景润,他就因为疾病英年早逝,留下了终生的遗憾。或许因为爱惜人才,才会对天赋异禀的“小陈景润” 刘嘉忆如此重视。希望刘嘉忆未来能解决更多数学难题,取得更大人生成就。

有记者曾经问刘嘉忆,为何能解开西塔潘猜想。刘嘉忆回答,自己只是爱好数学、物理纯粹出于好玩,几乎没有任何功利心,也完全没有想到仅仅因为做了一件个人喜欢的事、写了一篇论文,就能获得这么多荣誉。

看似偶然,实质刘嘉忆的胜出是出自必然爱好的努力,绝非他表面介绍看起那么简单轻松就能获得。不乏天分、兴趣、爱好和持之以恒的坚持,当遇到问题了,就能手到擒拿的迎刃而解。一个人才的胜出和成长,在某一方面的突破,都有他偶然和必然存在所形成的天时地利人和的触暴时刻,让她顿时闪烁光芒。成功,永远是为有准备的人而留;无准备,当之不可能成功。当然,刘嘉忆有幸赶到中国发展的好时候,更得益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惜才爱才,还有国家政府的大力推进和鼎立支持的大气候,才有刘嘉忆这样人才如获春风的满满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