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访谈频道 >> 访谈图文 >> 正文

改革开放卓越贡献的中国华裔庄世平先生

华裔网作者:《羊城晚报记者》黄熹、李春暐

 

华裔网编辑按:为了回忆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光辉历程,是中国华裔牢记珍惜发扬改革开放的精神,不断与世俱进,继续提高自己,是中国华裔前进步伐稳步有效不断前行,我们将陆续编发中国华裔或他国华裔,在中国改革开放飞速发展的过程中,曾有过卓越贡献的人物和事实,不管稿件是转载或是原创的稿件,只要事实有出,稿件有益,我们将会陆续编发,欢迎人物、事件有关人提供为盼!此稿,由庄世平的侄儿美国华裔庄佩源提供。

原题:改革开放幕后故事:庄世平两度挺身为特区直言

    “这样的特区条例,我要投弃权票!”

――庄世平与改革开放幕后故事,广东赞其“办特区,他是我的老师”

    文/本报记者 李春暐

庄世平,香港银行界的一代巨擘,长期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和全国侨联副主席。他曾升起了香港第一面五星红旗,并一手把借钱创办的香港南洋商业银行送进世界500大银行之列,最终又把它无偿捐献给国家。

周恩来总理对他的评价是,"潮汕为中国革命贡献了两个经济人才,一个是理论的许涤新,一个是实践的庄世平"

他的功劳有多大?原广东省委书记兼广东省经济特区管委会主任吴南生说"办特区,他是我的老师";叶剑英元帅的女儿叶向真说"(他是)很大的幕后英雄";中联办主任高祀仁说"(他的)很多意见被采纳并付诸实施,特区建设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新中国创办特区这项惊天动地的创举,有着他特殊的一份功劳:是他收集、提供特区法规资料,是他提出土地使用权可以转让这一大胆的设想,是他怒发冲冠争来特区办企业的低税率……

一)凌晨一通电话,他的命运从此与"特区"连结

1979222日凌晨,香港跑马地的一间公寓里,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电话来自广东汕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吴南生,刚刚发出了一份1300字的电文,向中央建议在广东设立"出口加工区"(也即"特区"的雏形)。

电文发出后,他一个电话就打到了香港。这通深夜来电,敲响了中国改革放设立经济特区的前奏,接线的正是银行界赫赫有名的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世平。

吴南生办出口加工区的念头,灵感来自他工作时接触的港澳报刊和海外经济信息。但国内从没此先例,国外的资料又不可能拿得到。吴南生于是想起了热心家乡建设而频繁返回内地的庄世平。

"我这里只有台湾的大概资料,但别人的做法、管理、政策法规一概不知。其他地区的情况更是无据可查。我们要办加工区,不借鉴人家的经验,谈何容易,请你帮忙收集这方面的资料"

被吵醒的老人没有生气,欣然答应了这个要求。特区,从此与他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二)"钱就在你的脚下",引发我国土地管理模式改变

19793月中旬,庄世平就把通过各种渠道搜集的有关台湾出口加工区各种法规的全套资料传到吴南生的手里。同年,46日,又传去菲律宾、新加坡、墨西哥、美国、斯里兰卡等国家创办出口加工区的各类资料。特区参考的法规蓝本,基本都齐备了。

19803月,中央正式批准成立"经济特区"。吴南生再一次找到庄世平,希望从他的南洋商业银行贷款来进行特区的基础建设。但庄世平却把这笔送上门的生意"婉拒"了。

老人回忆当时的情况时笑说,"我跟他说,你怎么还需要借钱,你脚下踩着的都是钱。只要卖地就有钱了啊!不用中央贴你钱,也不用向什么人筹钱。开了这个路,你就盆满钵满了"

这个建议在当时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因为宪法第十条第四款就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很多声音质疑,搞个特区,连宪法都不顾了?

但庄世平认为,参考国外做法,其实可以在宪法原则与实用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的,"如果特区和其他地方的法规一样,那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然而,"卖地"的提法还是引起了比想象中更大的反弹。反对者甚至说,"卖地"的做法实质就是把特区变成租界!

在那个以政治挂帅的年代,人们对这个指责都三缄其口。庄世平却按捺不住,反驳说:"警察和法官、军队、海关、税收都是我们自己的,这怎么能算是租界?"他的挺身而出,一定程度鼓舞了改革者的士气。

1987121日,深圳"冒天下之大不韪"敲响了"动地一槌"。中国人当时从来不知拍卖为何物,一时间找不到"拍卖槌"。还是香港测量师协会善意地送来了从英国定制的"拍卖槌",上面还有"深圳市人民政府笑纳"字样。

下午430分,拍卖正式开始。最终,经过长达17分钟的轮番叫价,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以525万元的最高价成为这宗中国首场土地使用权拍卖会的"赢家"

525万元的成交价实际上远远超出了拍卖方的心理价位。一份画好线格的《土地公开竞价拍卖现场报价记录》在报价上升到490万之后就已经全部填满,工作人员不得不在一张白纸上记下了此后的所有报价。

特区的建设资金紧缺问题应刃而解!

19844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把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进行切割,增加"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的条款。

庄世平的建议,引发了国有土地的管理模式的新突破。

 

  (三) 税率之争,"这样的特区条例,我要投弃权票!"

其实庄世平的冲冠一怒不止一次,1979年,全中国的人大代表都见证了这位来自香港地区人大代表对于原则的不屈不挠。

1979年底,正是中央决策创办特区工作的关键时刻,广东省委、省政府邀请港澳人士来到广州,召开座谈会。会前,庄世平认真阅读了已经草拟的各种具体做法的文件,失望得很:牵制多、条条框框多。特别是所得税率,高达30%,虽然比国内略低,但几乎是香港的一倍以上。一衣带水的香港当时税率仅为16.5%。这样的特区,谁会来?

庄世平于是开始了对有关部门负责人的劝说,但无论如何,人们的思想都没有被扭转过来,因为税率比实行资本主义的香港更低,那岂不是会被质疑"我们更'资本主义'"

老人怒了,他知道这种不愿承受一点政治风险的特区条例最后只会沦为废纸一张。1980年初,当人们讨论特区条例时,庄世平放言:这样的'特区条例'订它何益!如果把这样的条例付诸表决,我和港澳的代表将投弃权票!"

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在那个主张"团结一致""一致拥护"的年代,这个声音所要担负的政治风险。由广东省港澳区的人大代表对广东的特区条例行使"弃权",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不可接受的事情。很快,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省委副书记兼广州市委书记杨尚昆都先后找他了解情况,并许诺做相关部门的思想工作。

终于,1980826日批准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吸取了很多庄世平的具体意见。尤为突出的是,特区的所得税率为15%,比香港还低!这对于外资尤其是侨资,吸引力已经足够。

(四)创办内地第一家外资银行,他要当侨界与大陆的桥梁

特区建立以后,第一家"着陆"的外资银行,就是庄世平的南洋商业银行深圳分行。他说,这不是有没有业务的问题,而是对国家有没有信心的问题。了解内幕的人说,老人绝不单纯是为了开银行而开设分行,他要修补文革中受损的内地与侨界的伤痕,为改革开放注入更多的动力。

侨界的力量有多大?撰写《庄世平传》的作家廖琪说,特区建设初期,可仰仗的力量几乎就是这些文革中祖坟被刨、家产被抄的侨民们。

然而特区初始制订的种种规章制度,并没有为这些侨民切身处地想,庄世平不只一次地为他们呼吁。"侨民和我们都是同胞,血浓于水。这是我们的优势。但我们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因此就会过来做生意,在商言商,商人是要牟利的,以往如是,今后也如是。"

亲历那次分行建设的人员说,其实南洋商业银行深圳分行的业务开展很困难,庄老不止一次怀疑"这会不会是自己一生中犯的最大错误"。当时人民币与外币并不流通,需要通过兑换券来进行互换。南洋商业银行利用外资银行的便利,极大地延长营业时间,最大限度地为归来的侨民提供便捷的服务。

在如火如荼的特区建设中,不少受伤的侨民采取了观望的态度。庄世平利用自己广泛的人脉,一次次"客串"了内地游的导游。"你想回去吗?我也去!"很多著名的侨领都记住了老人的这句话。

多年来,老人带回了李嘉诚,庄静庵、刘世仁等海内外知名的侨领。侨领陈有庆的父亲陈弼臣曾被称为是泰国的头号大亨。老家潮阳的祖坟和祖屋,在文化大革命中却遭到了破坏。 1983年,陈弼臣在庄世平的再三劝说下,回到潮阳。令他动心的就是庄世平这一句,"你想回去吗?我也去!" 陈弼臣在这次行程中为家乡捐建学校和水利,万里副总理还专程到汕头与其会面。此事在东南亚的华侨中,被传为美谈。陈有庆说,他知道一切都是老人在默默牵线。

老人联系侨胞支援特区建设的最著名事例,莫过于协助李嘉诚创立汕头大学。在粤东地区创立一间综合型大学一直是潮汕人的梦想,但屡屡功亏一篑。庄世平因此找过李嘉诚谈这个问题。

"需要多少钱呢?""大概三千万吧"。李嘉诚知道老人这个回答有保留,建大学的费用是个无底洞。但他看得出老人的诚意,于是慷慨给出第一笔的三千万元。如今,他注入汕大的资金已经超过28亿,其中就包含庄世平努力的结晶。

庄世平看到了特区的腾飞,也在200762日的凌晨迎来了人生的终点。在他去世的那一天,香港几乎所有的名人都送来了挽联,中央政府的领导人贾庆林、曾庆红、李瑞环、成思危、廖晖等等,都发出了唁电。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中联办主任高祀仁,以及香港富商李嘉诚等都参加了公祭仪式。

灵堂正中是老人微笑的相片,他把花费毕生精力创办,市值过百亿的香港南洋商业银行和澳门南通银行无偿地交给了国家,不留一分家产给自己的子女。他最后的埋骨之地就是特区深圳。他的大儿子庄荣叙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是香港的最低层,但对于父亲的选择,感到理解和骄傲。

(记者手记)文/本报记者 黄熹

一位慈祥而睿智的长者

庄世平的事迹绝不仅限于改革开放这"短短"30年。青年时代联系东南亚进步势力支援抗日,协助南方局发行南方券……他的事迹更应该摆放在整个共和国的成长历程中去。

斯人已去,风范长存。记者曾与庄老有过几次面对面的采访与交谈,不必细数其一生的丰功伟绩,心中敬意永存:真是一位慈祥而睿智的长者!

就说那一次:200112月,庄老应邀来广州出席省侨青委成立大会。时值中国刚刚"入世",记者向庄老请教中国如何应对入世后的机遇与挑战。慈眉善目的老人原本语气和缓,在谈到政府各部门一定要研究入世谈判所签署的各式文件、"吃透" WTO游戏规则时,他提高声调正色说道:"入世了,就要与世界接轨,以往这个部门那个部门层层设卡的陋习,该改一改了!"

虽算不上震耳发聩,但善意的提醒切中肯綮。

明理而睿智,他把一生的智慧和心血献给了国家。包括那部凝聚着他多少心血的《特区条例》,包括他耗费了毕生精力创办的两家银行。就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时光,为了完成在广东创办一家汇集侨资、侨力的华侨银行的宏愿,他不顾年事已高,牵头操持、奔走……

"一老功勋邦国重、万人追仰惠泽深"。这是大师饶宗颐写给庄老的挽联,诚哉斯言!

部分资料由《庄世平》传作者廖琪提供

(转载来自《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