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评论频道 >> 华裔观点 >> 华裔独家 >> 正文

污蔑共产党的所谓“共产共妻”来自哪里

华裔网作者:王一淳

 在影视剧里,在小说里,在历史记录里,国共之战之争,常常有国军、国民党人说共产党“共产共妻”,这些话语到底出自哪里,是空些来风的污蔑和抹黑,还是事出有因的夸大和扩大,我们揭开一段历史,不妨有点惊愕。

共产党、共产主义社会创立于马克思,实践于前苏联列宁领导的这个加盟共和国,大家都清楚不过。中国在苏共及共产国际的帮助下,由中国共产党的不断总结和实践,逐步完成了中国的革命,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特别在中国共产党创立的初期,人们还不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时刻,一些反动势力恐吓群众,抹黑刚刚开始的红色政权和组织,“共产共妻”这一反面宣传起了相当蛊惑人心的作用等等。大家都知道,在中国也用事实证明了这纯污蔑的不实之词罢了,其实大家并不知道这个污蔑并不是中国反动派的发明,是西方媒体的放大、推延和对中国的出口而起。

在过去的100年里,世界政治舞台上一直便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在竞争。特别是到了冷战时期,美苏两国之间的这种竞争开始变得更加全面化。而随后的苏联解体则完全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掌握了世界话语权的西方媒体的力量无疑是极为强悍的。作为曾经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苏联,最终的命运却是瞬间分崩离析,实在让人可悲而可叹。

然而,当我们仔细去寻找其中因由,你就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正是在西方国家的舆论力量的无形操控下,才让当时苏联国内的舆论风向倒向了西方。这让当时的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遭到亲西方势力逼宫时显得是那样的软弱无力,并最终缴械投降。正是在他的纵容之下,苏联遭遇了一场蓄谋已久的和平演变,这使戈尔巴乔夫成了苏联解体的罪人。

说起苏联被西方国家操控舆论攻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列宁时代。当时一个苏联"小人物",出于自己的个人私利,导演一出借助共产主义行骗的离奇案件,并最终引起轩然大波,甚至这场风波还惊动了当时的苏联革命领袖——列宁。说起共产主义“共产共妻”的反面宣传,也不能不和这起案件有点瓜连。

19186月,在苏联首都莫斯科举行了一场引人注目的审判,被告人是一家布厂的老板赫瓦多夫。他是一个不折不扣、不为人知的“小人物”,然而他却假借政府名义张贴出了名为《俄罗斯处女和妻子公有化令》的告示,继而借此宣布了一系列虚假法令。赫瓦多夫假借苏联政府的名义,在告示中宣布:所有人类优秀因子都被保留在资产阶级腐败的躯体内,而这违反了人类繁衍的准则。基于此,从191851日开始,所有1732岁的女性都将不再拥有对自己的所有权,而将成为“公有品”。告示中还煞有介事地详列了19项关于"共妻"制度的具体措施,并指明了“共妻”法令的实施将由莫斯科无政府主义委员会跟进和负责。当时的苏联刚刚经历了革命,因此,莫斯科的无政府主义者也是布尔什维克政府当中的一部分。而赫瓦多夫正是无政府主义者中的一员,所以他的这个身份使得很多人对“共妻”法令深信不疑。

另外,赫瓦多夫颁布的“共妻”法令还指出:工人或社员只需要持有工厂工会开具的证明或地方委员会开具的《无产者家庭证明》,就会拥有每周3次机会,每次3小时“享有”一个女人的权利。而若是某个女人之前已经婚配,则以前的原配丈夫将会拥有对妻子的优先选择权。但是,如果丈夫拒绝按照"共妻"法令来执行,那么,他的优先权便将会被取消。除此之外,告示上还说明:每一位工人或社员在行使“共妻”权利时,都必须花费十分之一的工资。而且,如果没有持有证明或本身就不是无产者,则每月缴纳100卢布后才能享有“共妻”权利。这些“共妻”所收到的钱将会交给新成立的“人民繁育委员会”进行支配,委员会将会用这些钱来负责每月给这些妇女发放230卢布的特殊补贴。除此之外,该委员会还会负责孕妇的照顾以及17岁以下孩童和少年的抚养费用。

 胆大妄为的赫瓦多夫不仅是用谎言欺骗了民众,而且有一些他告示中的条款已经被他变为了现实。在莫斯科附近,赫瓦多夫拥有一座三间的草房,他把这命名为“社员之爱”宫殿。三间房舍中的两间分别被赫瓦多夫当作男女宿舍使用,而第三间房屋自然是被他用来当作享乐之地。“社员之爱”宫殿除了能满足了赫瓦多夫的“享乐”之外,也让他借此赚得盆满钵满。在这告示被他贴出之后,便有很多人都慕名而来。所以这里的每个夜里,都会呈现出一幅不堪入目的景象。不久之后,赫瓦多夫的所作所为不出意外地被人曝光了。他也因此马上就被逮捕,并最终被送上了法庭。可是,让人很难以接受的是:法庭审理此案的法官们却认为,在这起案件中的工人和社员们所表现出的对性的狂热追求是资本主义的残留,而赫瓦多夫最后竟然被奇迹般地当庭释放了。这样的判罚结果当然受到了很多出庭妇女的强烈抗议,甚至审案的法官和赫瓦多夫的身上也因此全都被扔了臭鸡蛋和烂土豆。

因为受到了赫瓦多夫和他颁布的告示所累,无政府主义者的名誉遭到了极为严重诋毁,所以刚刚被法庭释放的赫瓦多夫就很快被他们暗杀了。这件毫不起眼的案件在当时的苏联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然而事实却证明赫瓦多夫的“共妻”法令和后来法庭的判罚只不过是一个阴谋的开始。因为在这之后不久,苏联境内就流传起了关于“共妻”的传闻,这自然是当时那些西方媒体的暗中鼓动和抹黑所致。或出于故意诋毁苏联,抑或是想哗众取宠而博取曝光率,总之,赫瓦多夫告示上的“共妻”法令,便在被添油加醋地夸大其词后,直接扣到了苏共的脑袋上了。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英国著名作家戈尔别尔特·韦尔斯在听闻此事后,为了探明苏联“共妻”的真相,还特意去莫斯科询问了列宁。而列宁在得知此事时也对部分西方媒体的刻意诋毁感到愤怒不已。他向韦尔斯解释说:苏联政府从来没有发布过类似的法令,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而韦尔斯也在返回英国后,将他与列宁的会面详尽地写入了书里。

可是,由于西方国家意欲搞垮红色苏联的险恶用心,致使各种耸人听闻的新闻还是纷纷占据了各大报纸的显眼位置。西方媒体和视共产主义如洪水猛兽的人们,一天挖空心思的杜撰、意会、想象和编造都到了山穷水尽之处,这下真实的事儿出自苏共内部,还是千真万确的集体农庄,由政府颁布的公告,有共产党员带头组织的事实,这让他们有理有据地得出共产主义就是“共产共妻”的结论。很快,不同版本的苏共曾经实行过“共妻”政策的不实传闻就被人误认为是事实,甚至被写入了历史,而这种情况直至今日都还存在。

而在中国革命的早期,顺理成章就把“共产共妻”之说进口到中国来,扣在中国共产党的头上,使触犯了他们个人利益痛恨共产党的人当之说,蛊惑民众时用之说,确实给中国共产党造成了不少麻烦和阻力。事实胜于雄辩,中国共产党笑而处之,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不但说服了人民群众,并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爱戴,是一个最初几个人的政党,发展到成千上万,一直夺取政权。一个党组织的建立,不是为了它的党,而是应该为了和他生活在一个国度里的百姓,这个党才有前途,才有意义。一个党的建立到成熟,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和不断发生,这在所难免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不拍丢丑把他解决处理好,当年苏联如若赫瓦多夫这个共产党的败类处理好,也不会给西方媒体以“共产共妻”之口实,以致影响到中过共产党的初期革命。

中国共产党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敢于面对自己队伍的问题,不管是谁,谁违反了党纪国法,谁必受到应有的惩罚,让人对中国共产党更加有了信心和希望。在面对世界性贪腐问题,特别是自己管理自己出现贪腐等问题的力度和自醒、自为上,让人有目睹之,这就是中国共产区别于任何政党的不一样之处。中国共产党不仅带领和领导十四亿人搞好经济,还时刻要求自己、管理好自己,和全国人一样,在党纪国法之下行使自己的职权,为党服务、为民服务、为国服务,这就是中国共产的不一样和中国人能拥护的理由所在。

发布日期:2017-10-8 18: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