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访谈频道 >> 访谈图文 >> 正文

收藏当为乐趣 积累不仅为财
               ——访永州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蒋跃衡

华裔网作者:中 瑜

【人物简介】蒋跃衡,国家注册一级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第二十期艺术品鉴定与经营管理高级研究长期班,从事收藏十余年,创办天禄轩收藏艺术馆,现为永州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零陵区收藏家协会会长

中  瑜:蒋会长,你好!听南蛮先生说,市历史文化研究会邀请你今晚到潇湘意文化沙龙给大家讲《收藏与生活》,对吗?

蒋跃衡:是的。

中  瑜:我所作的访谈中,还没有涉及收藏的,能否先与我分享一下你今晚讲座的内容?

蒋跃衡:可以。

中  瑜:很多人只知道你的职业是一名警察,却不知道你是搞收藏的行家,能否结合永州的收藏行业讲一下你是怎么涉足收藏的?

蒋跃衡:我的职业确实是警察,但警察也有业余爱好。以前,我担任过挂职政法书记,派出所长等职务,工作很认真的。1997年卸任所长之后,比较清闲,爱好读看书。当时,零陵古城到处搞基建,到处出古董,加上永州境内历代名人多,如席宝田,唐生智等人,也留下很多文物古迹,所以自己在与朋友交流中产生了兴趣,开始有些接触收藏。1997年,一位市级领导对我说,你这么活泼,有组织能力,有交际能力,不如组织大家搞一个收藏协会。自己听了,就与朋友们开始酝酿并付诸行动。经过大家的努力,1998年10月,永州市收藏家协会成立,作为发起人之一,自己被推选为担任秘书长。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自己开始正式涉足收藏。因为自己不打牌,不钓鱼,所以,利用休息时间,几乎所有的双休日都用在了收藏上。

中  瑜:到目前为止,你搞收藏经历了几个阶段?

蒋跃衡:经历了三个阶段的转向。上面讲的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转向是2002—2004年。当时,芝山区(今零陵区)的领导问我可否搞一个古玩市场?我说可以的。经过外出考察,结合本地实际,我们决定在百万庄二号路筹建古玩市场,得到了区委、区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和支持。

百万庄古玩市场搞起来之后,有些市级领导有些意见了,他们认为我是市协会工作应该多向市里汇报,而不是芝山区,自己听了,也很左右为难。区政协领导后来也知道了,他们研究之后,区领导决定要我筹备成立零陵区收藏家协会。自己就从2003年开始筹建,2004年正式成立,我被推选为会长。成立之后,我们在区里开展活动就名正言顺了。

中  瑜:那么,第三阶段转向呢?

蒋跃衡:2008—2009年,自己开始转向古玩研究。起点应该是2004年,当时,零陵文化村动土建设,区政协领导让我去帮助文化村的伍总,看看能否能把文化村的古玩市场也搞起来。我去了之后,不辱使命。2005年文化村的古玩市场建立起来了,自己也创办了一个收藏会所,一直热心收藏,以藏养藏,在古玩交流中也赚了一点钱。后来,古玩商会成立了,自己感觉应付不过来。冷静分析形势发展趋势,开始转向古玩学术研究,给自己充电。

中  瑜:你在古玩研究方面付出了哪些努力?取得了哪些成绩?

蒋跃衡:市收藏家协会两次换届后,自己当选为副会长。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知识,自己在业余时间积极参与各种活动。2009年,我接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通知,说有一个学鉴定高研班,我符合条件可以去学习。于是,自己请假去了,参加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第20期“艺术品鉴定与经营管理高级研究班”长期班学习,一两个月要去清华上课十天,学习了一年。在那个平台上,自己结识了许多国家级的行业专家,包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杨伯大的弟子杨震华老师,CCTV《寻宝》专家单国强、古陶瓷鉴定家毛晓沪、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学术研究部主任古方,等等,他们都给我们面授过课,传受绝招经验。

毕业后,我们清华美院有自己的同学会和研究会,同学们随时保持联系的。自己也经常去北京,跟高研班的同学老师们聚会,互相帮助,共同学习共谋发展!

2013年,国家人社部设立了开始注册艺术品鉴定评估师注册考试机制,自己参加了第一批艺术品鉴定师的资格考试。考试不是一蹴而就那么容易的,而是分三次,从初级(三级)向二级、一级迈进。考试前,在北京清华培训一个月,然后到武汉参加全国统考试,和建造师一起同教室考的,全程电视监控,来不得半点虚假。幸运的是,自己成为了全国第一批50多个注册一级艺术品鉴定评估师之一。湖南我也应该是第一个吧!我了解过!

中  瑜:你成为艺术品鉴定评估师之后,有哪些实用价值?

蒋跃衡:在2014年,中国国博北京文物鉴定中心特聘我为鉴定专家到现在,只要大家登陆国博网站,就可以看见我的特聘资料。

中  瑜:这么说来,当初你是因为爱好而入行的?

蒋跃衡:是的。从事任何一项工作,兴趣爱好是前提。自己当初喜欢看书学习,逛博物馆和文物店,看见好的东西,就想搞清楚来历,于是去看书。后来,对文物市场渐渐有了一些了解,感觉这个圈子的水很深,不是人们想像的那么好玩!

中  瑜:什么意思?

蒋跃衡:这个圈子常有惊喜,也有叹息。很可能让你发财,甚至发大财,但也可能让你破产。

中  瑜:哦。听说搞收藏的种类有很多,像什么文物、古玩之类的。一些没有涉及收藏的人,搞不清什么是文物、古玩和艺术品,能否请你谈一下?

蒋跃衡:文物指历史遗留下来的在文化发展史上有价值的东西,它有很多载体,如建筑、碑刻、工具、武器、生活器皿等。它是人类社会活动中遗留下来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遗物和遗迹,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各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意识形态以及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和当时生态环境的状况,是人类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我们现在习惯上说的古玩,从年份上来讲,至少一百年以上,前人遗存的东西超过百年,方能称古。能够在手上把玩的东西,才叫古玩。例如小件的青铜器,瓷器,玉器,字画、竹刻牙雕、文房四宝、钱币、织绣等。石狮是古董,但不能把玩。

艺术品,是指从事艺术的人,用他们的技能,在天地之间,把自己的思想以艺术的形式表达出来。艺术品必须融入自己的精神思想,且必须是原创的,没有思想的作品,流水作业生产的只能是工艺品。

中  瑜:作为市收藏家协会的副会长,你觉得永州收藏界态势如何?

蒋跃衡:在永州,从事收藏的人很多,按照人口比例,可以说还是很少,应该说大有潜力,我们永州是历史名城呀!只是,现有的收藏家中,真正付出的人不太多,所以,能够赚到钱的也比较少,成功的更少!

中  瑜:搞了十多年的收藏,你有何感悟?

蒋跃衡:真正的收藏家是很苦的。精神上不断追求,物质上不断付出,同时还要面临各种风险,很可能失败。有的收藏家因此离婚、破产,一事无成。自己曾认识一个外市的退休副市长,开了一个古玩店子。请我去看了一下,没有几件真东西,但他乐在其中,甚至跟妻子离婚也不在乎。

可以说,收藏是一个梦。这个梦也许是美梦,美梦成真,让人艳羡;这个梦也许是恶梦,一旦破灭,就会倾家荡产,让人哀叹。

收藏的乐趣与苦衷,可想而知。

中  瑜:在你看来,从事收藏的人主要分为几大类人?

蒋跃衡:四类吧。一是投资型的。自己不懂,但相信专家,专家让买,自己就买;专家让卖,自己就卖。自己很少收藏,只要别人出得起价,就卖;二是研究型的。买来不卖,放在那里用来研究、写文章,欣赏,陶冶情操;三是又买又卖,以藏养藏。通过交易,丰富和提升自己的藏品。四类就是买卖古董的深入了!

中  瑜:你觉得,一个收藏界必须具备哪些素质?

蒋跃衡:一要有兴趣热情,为了收藏,哪怕再大的困难、再大的风险也不放弃;二要有藏品。一个收藏家,可以不断交易,但必须得有几件引以自豪的好藏品;三要有研究。从事收藏的人,必须对藏品有所研究,包括文章发表,收藏心得。否则,纯粹买卖的,只能算一个爱好者,古玩商.

搞收藏,一是看眼力,能否识货;二是看财力,能否成交;三是看魄力,关键时有没有胆量。

中  瑜:请问初学收藏的人,该如何选择?

蒋跃衡:一要与自身条件相对应,相联系。例如,挖沙者容易淘到铜钱,建议收藏古钱币;记者文人容易接触书画家,建议名家收藏字画;二要与自己的知识面相适应,有些人不懂历史,年代分不清,出了很多笑话,还教别人收藏!这种人还真是很多!三是对器物的认识要从十个字五个方面去看:质地、造型、纹饰、工艺、痕迹(包浆)。

中  瑜:初学收藏的人应当遵循哪些要点?

蒋跃衡:六个字:拜好师,走对路。很多人搞收藏,自以为是,轻易否定别人甚至前人,这是不对的。如果走不对路,整天与卖假货的人骗你钱的人在一起,你可能学习到本事淘到真东西吗?

还有一点,学习的要求就是取乎其上,得乎其中,与人交往,要多看好东西,更要看人品,多去博物馆看看,多去真正收藏家那里看看,才会增长阅历,认识真东西。

中  瑜:我现在发现有两个现象让我感到有点困惑:一是当代人的字画价格,有的超过了古代字画价格;二是身边的一些朋友,很热衷于玩佛珠、手串之类的。请问你从收藏的角度怎么看待这些现象?

蒋跃衡:第一,当代人的字画超过古代的字画价格,我个人认为这是绝对是炒作。第二,自己不太赞同当今某些人的玩法,他们喜欢市场上买炒作的东西,例如各种各样的佩件、小珠子之类的,当然,我认为,这些东西可以美化我们的生活,充实内容,增添情趣,都是爱好,需要支持,但不要以为这就是收藏的主流,还有很多人都大肆吹嘘自己是这个大师那个大师了,东西好卖了,文化没有增长呢,我到认为这才是玩物丧志呀!因为只有古人认可的东西,我们不断的去学习研究,才能丰富自己,学到文化!真正的收藏乐趣,应该往这个方向发展。

中  瑜:搞收藏的人,应该持什么样的态度?

蒋跃衡:必须要有一种良好的心态。一个收藏家,没有良好的心态是玩不下去的,因为这条路上有太多的陷阱,遇到困难和损失时,必须坦然承受。所以,我建议初学收藏的人,把收藏当成一种乐趣,花钱买了东西,不管新旧就是欣赏它的美,你有钱你任性好了,而不要一味的去追究真假赚不赚钱,否则,徒增烦恼呀,希望大家今后多交流,共同学习吧!

【记者手记】7月20日早上,收到李鼎荣的短信,要我参加历史文化研究会晚上在潇湘意的活动,说是蒋跃衡来讲收藏。忽然想起自己的访谈中,还没有涉及收藏,于是约了蒋跃衡来做个采访。认识蒋跃衡有几年了,但没有哪次像今天这么认真交谈过。通过跟他的交流,自己似乎对收藏有了一些了解。不知各位网友读了这篇访谈,是否也有相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