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访谈频道 >> 华裔访谈 >> 纵论 >> 正文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编剧、导演访谈

华裔网作者:张健 宋静思

197610月的一个夜晚,北京,紧急出动的8341部队驱车驶出中南海,与此同时,在京城一个寂静的小院里,蛰居的邓小平正给瘫痪在床的儿子擦洗身子……

这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第一集中的场景。这个开场带给观众诸多微妙的感觉:山雨欲来、引而不发、平静中蕴藏波澜。虽然绝大多数中国观众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们依然对这段历史怀抱巨大的兴趣。更重要的是,以此为序幕走上历史舞台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将直接影响这个国家的前途,并且紧紧关联着人们当下的生活。

1976年粉碎“四人帮”,到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8年间中国发生了多少大事?且不论后来者,就是亲历的人,或许也只知道历史曾经做了怎样的选择,却未必知道历史为何要做出这种选择,以及在选择的过程中曾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编剧龙平平与导演吴子牛说,《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正是想解答这样的问题。

(一)

记者:这部剧播出后,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一些观众比较关注剧中的历史细节,比如电视剧里华国锋说“粉碎‘四人帮’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有人认为华国锋不会说这个话。

龙平平:华国锋说这句话其实是有史料依据的。一是19761228日华国锋在第二次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上的讲话,里面说:“我深深感到,我们能够取得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应当归功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决策。毛主席生前不仅一再地严厉批判‘四人帮’,并对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作了战略部署……毛主席生前作出的人事安排,更是有效地预防了‘四人帮’的反革命复辟。粉碎‘四人帮’,正是遵照毛主席的部署,实现毛主席的遗愿。”此前,叶剑英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也表达了相同的意思。他说:“‘四人帮’是毛主席1974717日在政治局会议上讲的。我们清除‘四害’,这不是政治局少数人的想法,也不是我们临时的决定,而是毛主席生前想解决而没有来得及解决的问题,我们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这表明,华国锋说这句话不是电视剧的空穴来风。

记者:这部剧对邓小平的家庭生活表现很多,一些重要时刻他的家人会陪伴在旁。根据很多历史资料,邓小平虽极爱家人,但更遵守党的纪律,国家大事他从来都是要避开家人的。

吴子牛:伟人首先也是人,也有家庭,何况邓小平本来就是恋家的人。他说过一句话:“家庭是个好东西。”他很少在外面吃饭,下班都要回家,家庭观念特别重。他下放江西的时候给中央写信,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在自己的身边,或者能够经常看到。反过来,当他遇到困境的时候,家庭也给了他有力的支撑,在当时那个特殊时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家人的爱做支撑,他可能会过得很困难。所以即便是伟人,也不是超凡脱俗的,也一样生活在家庭的氛围中,有着如普通人一样的伦常亲情。如果要全面展现一个人,这么重要的内容是不该忽略的。

记者:这部戏有不少突破,比如对华国锋、胡耀邦的刻画,但为什么写到1984年就戛然而止了?

龙平平:你所说的突破,其实反映的正是我们政治上的进步。至于为什么写到1984年就打住了,那是因为饭要一口一口吃,1984年之后当然还有很多内容,但如果都写下来,100集也打不住。从1976年到1984年,虽说只有8年时间,但已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呈现,拨乱反正、知青回城、恢复高考、平反冤假错案、农村改革、对外开放、中英谈判……就邓小平的思想发展来说,这一阶段也十分重要。

记者:这一阶段邓小平的思想发展有什么特点,能否具体谈一谈?

龙平平:这一阶段他的思想非常活跃,比如1979年他提出了很多重要观点,其中有三个一直影响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第一个观点是在1979年年初,他从美国回来,提出了“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这是我们后来所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奏。“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就是要看到我国人口多、底子薄等现实特点,从国情实际出发考虑问题。第二个观点是“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当时这个观点提出来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因为跟人们的惯有认识大相径庭。之前人们一直就认为,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跟市场经济是相互抵触的。但邓小平偏偏就问:社会主义为什么就不能搞市场经济?他1979年提出这个观点,到1992年我国才正式确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此间用了13年,这13年里,他反复讲这个观点。第三个观点是提出了“小康”概念。那是1979年年末,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的时候,他说:“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即使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就算达到那样的水平,同西方来比,也还是落后的。”这实际上是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调整了我们的发展目标。而且,他把衡量标准由抽象变成了具体,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来衡量发展水平,老百姓很容易发现,这样的发展是与自身生活质量提高息息相关的。

记者:有没有计划接着写邓小平在1984年以后的故事?

龙平平:暂时没有。创作这部电视剧的一个目的是为邓小平同志诞辰110周年献礼。到120周年的时候,会不会再拍一部戏,至少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个人觉得应该写,因为1984年之后,事情其实是更多了,涉及方方面面,特别考验邓小平的领导魄力与政治智慧,他在这个过程中的历史贡献,应载入史册,应在荧屏上有所反映。

记者:在抵制党内否定毛泽东与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这个问题上,邓小平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在你看来,他这么做的原因何在?

龙平平:邓小平在会见意大利记者法拉奇时,对方上来就问:天安门上的毛主席像是否永远保留下去?邓小平斩钉截铁地回答:永远保留下去!他还说,我们绝不会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在当时党内兴起一股全盘否定毛泽东的思潮时,邓小平以卓越的政治眼光与智慧,坚决抵制了这股思潮。这就启示我们,不能因为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就否定毛泽东与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也不能否定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建设新中国所进行的一系列艰辛奋斗与不懈探索。历史都是相承相继的,改革开放前后30年是相互继承的血脉联系,而不是相互矛盾、否定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4-8-29 0:5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