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消息 >> 动态频道 >> 国内时讯 >> 正文

“地宫”恶魔的皇宫梦想

华裔网作者:梁冀庭

4月23日,杀人恶魔党成喜在临猗县西北部的沟坡上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一声清脆的枪响,党成喜结束了其罪恶、血腥的一生。但他残暴的行径留给人们的阴影,却远远没有散去,尤其当地的妇女提起那梨园中的一个个冤魂,总是难免毛骨悚然。

党成喜是临猗县百里店村的村民,是远近闻名的种梨大户,6年前的一个阳春三月,正是梨花盛开。党成喜坐在自家梨园的果棚前,尽管雪白的梨花散发出的阵阵的芳香,而他心中却正在谋划着一个罪恶的行动。

党成喜经过精心设计,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自己的梨园建造了一座秘室。从外部结构上看,秘室的房屋结构简单,没有什么超群的技术。而内部结构却非常复杂,秘室分上下结构,它的上边和普通民房一样,没有豪华的摆设。然而,当你打开墙角的一块木板,便出现一个地下室的洞口,沿洞口而下,经过几个弯道,就进入了秘室,秘室大约有十几平方,里边有床、生活用品以及刀、绳、口夹、布条、胶带等工具。只要有人进了这个秘室,就别想活着出去。党成喜将这个秘室起名为“梨园地宫”。宫殿建成了,缺的就是美女。

一个黄昏的夜晚,党成喜一个人座在“宫殿”的宝座上,苦思冥想,如果能弄上几个美貌女子,天天在“梨园地宫”陪伴自已多好。白天有瓜果梨桃的美宴,晚上有妙龄少女的玩乐,这才是党成喜追求的所谓人间仙境。

陈小静是党成喜猎获的第一个少女。她虽然只有十岁,看上去很水灵、很美丽,党成喜对她早已苟延残喘。3月22日上午11时,党成喜回家经过村西打麦场时,发现陈晓静正在和张婷、张斌三人在麦场写作业,党成喜走过去给张晓静说:“我梨园的花开的可美哩,还有很多小蝴蝶、小蜜蜂、热闹极了,你想看吗?”陈晓静说:“想看”,便扔下作业本和书包跑到党成喜的梨园。党成喜在梨园四周窥视片该后,发现四周没有动静,便露出狰狞的面目,将陈晓静拉入地宫秘室,并吓唬说:“你要叫喊,我就杀掉你。”党成喜脱光陈晓静的衣服,长时间的对陈晓静进行猥亵、奸污。随后,党成喜的心脏在激烈的跳动,在道德、人性面前,他选择了后者,将陈晓静的嘴用铁夹撑住,使其不能说话,又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陈双手双脚从身后捆住,装进麻袋,用自己的车带到梨园附近的狼沟牛坡地,用铁锨挖了一个土坑,将陈放入土坑后用水泥板盖住,等待再次蹂躏。

党成喜回家后,在村里和陈晓静家附近转了两遍,觉得没有任何动静,党成喜的心一下子坦然多了。傍晚,党成喜又将陈晓静放出并哄她说:“你只要听我的话,我就放你回去。”陈晓静哽咽着点点头。党成喜又一次兽性大发,再次对陈晓静进行残无人道的折磨。陈晓静再次求饶:“你放了我吧,我的作业本还在麦场,明天我还要上学,我求你放了我。”党成喜狠狠的说:“你别想走了,地宫就是你的家,以后你好好服侍我吧。”说完,党成喜用胶带封住了陈的嘴、眼,二次将陈放入土坑内盖上水泥盖板。

夜静极了,忽然,百里店村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广播叫喊寻找陈晓静的声音接连不断,成群结队的人们打着火把,四处寻人。党成喜率先加入寻人的行列,直到凌晨,也未发现陈晓静的下落。次日上午9时许,党成喜跑到梨园附近,将陈晓静从土坑里挖出来,并轻声叫喊着:“小女、小女”,目的是想再次蹂躏她。然而,陈晓静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有两道哭过的泪痕放射着仇恨的光芒。党成喜慌忙地将陈晓静的尸体埋在了自己的梨树下。梨园秘室从此笼罩上神秘可怕的阴影。

仲夏的午后,烈日当空,梨园除了知了的鸣唱外,只能听到地宫里传出的隐隐约约的哭笑声。党成喜座在地宫秘室的宝座上,让几位裸休妇女侍奉他。一会儿给他唱歌,跳舞,一会儿给他捶背、按摩,一会儿又让他玩弄发泄,如果谁惹怒了他,他就给谁动用肉刑。

党成喜害怕抓进地宫的妇女逃走,昼夜都让她们脱光衣服,让她们过着最原始的生活。党成喜如果玩腻了,再把她们一个个杀掉,掩埋于自家的梨园。然后,重新寻找新的“猎物”。把她们打入地宫秘室进行驯化。

8月的一天,党成喜骑摩托车从县城返回,在路边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往西走,便急急忙忙回家开上三轮车在马路边到处寻找“猎物”。这个妇女叫李小翠,当年29岁,因婚姻不合离家出走。党成喜以给其找工作为由,将其骗至自家梨园的秘室。当这位妇女发觉受骗后,不顾党成喜的纠缠,向屋外跑去。党成喜用事先准备好棍子当头一棒,将李小翠打倒在地,拖进地宫,剥光其衣服,捆住手脚,将其奸污。党成喜为了防止李小翠的脱逃,不让她穿衣服,如果叫喊,就给她上口夹。

一次,李小翠骂了几句,党就用了事先准备好的缝化肥袋的线和针,将李的上下口唇连续缝合了六圈,给其大阴唇缝合了三圈,后在李的求绕下,党成喜到本村一家诊所买了消炎药、止血药、以及绷带、胶布等给李进行了简单的消炎包扎。李小翠经不住党成喜的疯狂折磨,从此,她的神经失常了。

夜幕下的梨园,微风吹拂树叶哗哗的响,只见一颗流星飞一般的在梨园的上空流逝。可怜的李小翠,就在流星划过之后被党成喜最后一次奸污。之后,党成喜将李小翠双手在两腿中间与双腿捆绑在一起,直到其停止呼吸。随后,党成喜将李小翠拖出秘室,掩埋于梨园梨树下面。

青年妇女杨艳丽是让党成喜骗走锁入地下秘室的。她当时二十八岁,高高的个子,长的眉清目秀。党成喜把她抓进地宫秘室的当天晚上,便脱光她的衣服,让其给自已唱歌、跳裸体舞。当党成喜酒足饭饱之后,象一只发疯的野兽,用刀子在杨艳丽的臂部划了一下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只许你光着身子在地宫里陪我,你如果想跑,我把你五骨分尸。”杨艳丽吓得直打哆嗦,任随党成喜的蹂躏。

杨艳丽在党成喜的地下秘室度日如年,她曾几次脱逃,都被党成喜发现,而被打的皮开肉绽。一天晚上,党成喜兽性发作后,让杨艳丽好好陪他,杨便对党说:“我家父母年迈多病,孩子刚满七岁,马上要上一年级了,你把我放出去,我把家里安排好后,就来当你的情人,天天在地宫给你请安行吗?”党成喜听后,恼羞成怒的对杨艳丽说:“凡走进我秘室的女人,没有一个活着出走的。”你如果想出去的话,她们就是你的下场。”党成喜用手指着墙上挂的每个受害妇女割下的器官,显得非常得意。

党成喜有一个喜好,每杀害一个女人,都要把她的生殖器官割下来按顺序挂在地宫,以警示秘室里的妇女,只有服服帖帖的俸陪他,才能长久的在秘室生活下去,否则,就成了梨树下的冤魂。

深秋的夜,寒气逼人。秘室外的夜空,乌云密布,一阵暴风骤雨过后,梨园又显得宁静下来。党成喜再次将杨艳丽强暴之后,党觉得该送她走了,因为杨的性格比较暴躁。党成喜将杨的手抱住膝盖同脚绑在一起,嘴用毛巾塞住,用针从上下嘴唇缝了六圈。先用刀割掉她的生殖器,乳房,最后割掉她的脖颈,用地宫里的粉红褥子把她裹住,埋在梨园东数第六行第三十九棵树的下面。

“上了死亡台,原意离人间。”这是在梨园秘室以南东数第三行,北数第四十二棵梨树下党成喜给王雪梅立的一块灵牌。这块灵牌的字是在一块石板上精心雕刻的。党成喜说:“我给我睡过觉的每个女人立一块灵牌,一是为了纪念她,二是希望她们的幽灵不要缠我,我虽然能征服秘室里的每一个女人,但这些屈死的冤魂经常在我的眼前萦绕。一天晚上,我梦见陈晓静、李小翠、杨艳丽、王雪梅等人拉住我的腿和手,要往油锅里放,把我吓得浑身出汗,醒来后原来是一场恶梦。

难道王雪梅真的愿意离开人间吗?她在自已的日记中写道:“九八年,中学毕业后,我对生活抱着无限的憧憬和希望,准备干一番事业。但由于两次失败的婚姻,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我曾经一个人跑到黄河边,让波涛凶勇的河水把我吞噬掉,忽然,一只海鸥在河水里挣扎,浪涛把它淹没后,不一会儿,它又从水里钻出来,慢慢地飞上了天空。人活着应该向海鸥一样坚强。”从此,王雪梅坚定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2002年9月的一天,王雪梅从芮城县老家来到临猗县,与好友王艳艳商量,准备在临猗开一个服装店。当她俩在县城寻找门面的时候,被党成喜盯上了。

发布日期:2014-11-24 12: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