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与同学相聚木佛台分享历史感悟人生

华裔网作者:余富勤

 

人生总有许多想不到,人生的奥妙和趣味其实也在于想不到。真没想到我们浑源师范毕业之后的35年,包括我在内3名广灵同学李雁军、焦向胜与灵丘的刘相金、张胜,在灵丘郭云峰的组织邀请下,在灵丘和河北阜平交界处的大山深处的一个叫“木佛台”的小山村相聚在了一起。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我们上午登上了明代留存至今的内长城烽火台,中午一起品尝了郭云峰提前一天专门宰杀的“木佛台”特有的青背山羊肉,下午到龙堂会共同感受了大山深处“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下难得的夏日凉爽,六位年过半百的“清一色”的男同胞整整算是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天,平日里还在“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我们,的确是难得的一日“轻松”和“潇洒”!

一、登明代烽火台

郭云峰是我读师范时最好的朋友,也成了我一生不见还真有点想的朋友。记得师范刚报到时,我第一个见到的同学就是他。他的个头比我高不了多少,但给我的感觉很干练、很自信很健谈,果不其然他被班主任选拔为班里的体育委员。三年师范岁月,我们一直住在一个宿舍,现在才知道他比我大三岁,我的印象里一直是他比我大两岁,三年时间一直感觉对我挺关照的,一次全班三好学生评选全班投票,我只得到一票,后来知道这特别珍贵的一票来自于他,在我们毕业的留言中,记得他给我的留言是“来日听君捷报传”,可惜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捷报”传给他,反倒是等来了他的特别邀请,他在一周前就定下了专门邀请苑在银、李雁军、焦向胜还有我一起去他所在的灵丘职业中学所包的帮扶村木佛台专门吃木佛台特有的青背山羊肉。

718日星期五快下班时,一连接到了两个电话,先是李雁军的电话,接着是郭云峰的电话,内容都是约定好星期六去木佛台。李雁军特别叮嘱我说早上八点动身,因为他开车,自然是他说了算。

当天晚上虽然有点应酬,肚子有点憋,但我感觉有点累,而且八点要动身,所以十点多就睡下了。一夜睡得很好,七点多醒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吃了那个欠了我一辈子的人下的一碗挂面,吃饭时还接到了焦向胜催我出来的电话,八点钟我们准时相会了,原来定还的苑在银接孩子没有来,我们三个向着灵丘出发了。

不到四十五分钟,我们就到了灵丘县城,在县城外的一个十字路口等郭云峰的到来。等的时间不算短,我还开玩笑说我们从广灵动身走了90里路还比他们早。虽然他们姗姗来迟,但看到了随同郭云峰一起来的刘相金和张胜,我们当然更是喜出望外,特别是张胜老同学,我们读师范时人家是灵丘县的中考状元,在师范时各门功课近乎满分,包括体音美小三门,要说真是全才和人才,要是张胜老同学上高中的话考个清华北大确实也差不多,可惜我们一代师范生了,当然不包括我。

汽车从灵丘县城沿着由北向南流淌的唐河一路向南,一路的景色很宜人也很熟悉。记得1997年冬天我从广灵骑着摩托车来灵丘推销印刷厂的学生用本,刘相金老同学帮我打开了灵丘南山的市场,灵丘南山的六个乡镇,高庄、红石楞、独峪、下关、上寨全都拿下,灵丘县城的小学,包括最大的城镇小学也都在郭云峰的帮助下全部拿下,最后厂长说已经生产不了啦,我才停止了我的营销活动,第二年我离开了工作了近半年的广灵一中校办印刷厂,但现在再次踏上了当年的营销之路,23年之前的情景历历在目。

郭云峰是上寨镇雁翅村的人,当年听他经常讲起自己的家乡,前几年我还和他去过一次,还见到了他远在贵州工作的大哥和他的母亲,听他说他大哥是部队转业的团级干部,这对我们来讲就算大官了,见到了这位大哥,特别是看到了为他们的老母亲专门设计的洗澡房,我内心感到他们真是有道德的孝顺儿女,“求忠臣于孝子之门”是中国传统选拔官员和人才的标准,依我看现在还不过时,难怪郭云峰现在也已经是灵丘职业中学的校长了。

在路过雁翅村时,我看到了村口的大石头上有“雁翅村”三个字,我想这一定是郭云峰的杰作,一问果然不错,他读师范时就下功夫练习书法,几十年一直驰而不息,再加上他的学思践悟。说是现在有一定道行,应该是一点也不为过。我提议大家在大石头上有“雁翅村”三个字前留个影,大家愉快留下了纪念。

汽车过了上寨镇不久就向灵丘的西南下关一路蜿蜒而下。下关位于灵丘与阜平交界的大山深处,记得当年刘相金带我在这里住过一夜,当时的学校在下关村的最高处,最惊奇的是,下关一个村还分着一小和二小。当时我们站在学校院子里,整个村子看起来很大,校长给我们讲,下关旧社会是山西通往河北的必经要道,当年商贾云集,下关村甚是繁华,也因此产生了不少大户人家,虽然现在已经衰落,但当年的富庶和繁华现在依稀可见。

过了下关继续往深山里前行,看到了一个村庄叫“铁角台”,由此联想到了我们的目的地“木佛台”,还有郭云峰讲到的明代遗留的内长城“烽火台”,我耳边似乎响起了古代蒙古铁骑的啾啾马鸣和冷兵器与铁甲的撞击声。人类的历史就是战争的历史,游牧民族为了生存,农耕的汉族为了保卫自己的劳动成果和守护自己的家园和文明,他们也曾今在这里厮杀,在这里搏击,这里留下了累累白骨,“一将成名万骨枯”,郭云峰没有让我们在目的地木佛台停留多久,大家只是在木佛台村南一条叫谢坪河的小河边稍事停留,眼前仓翠欲滴的满眼绿色,北方难得一见的潺潺流淌的小河,让我们很想多停留一会。

离木佛台没有多远,我们就来到了明代内长城两座烽火台所在的山下,我们六个人趟过了不好过的小河,开始向烽火台所在的山上爬去,郭云峰当年的身体素质就不错,再加上现在平日的锻炼,他作为领头人义无反顾地冲到了最前面,身体有点瘦的焦向胜紧随其后,我大口地喘着气,拼命地跟着,但还是还几次坐下来稍事休息一下,总算爬到了烽火台下。

下关长城是古燕赵长城的一部分,它依托高山险壑而建,两座烽火台哨卡保存完好,雄关漫道,遥遥相望,扼晋冀要塞,举往来礼仪。烽火台的名字对我并不陌生,但真正来到烽火台下,我还是第一次。烽火台大约有多少米高,我也无法说清,感觉够三层楼高吧,烽火台一半是用大青石砌成,石缝之间用白灰粘连,上边由砖砌成,古代的将士应该在上面戍守边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们的先人,我们的民族,为了生存,他们不仅在大山的深处修了长城,修了报警的烽火台,而且还常年戍守在这里,长城是我们祖先的伟大发明,烽火台代代相传的薪火永远在警示着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太平,我们的民族要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实属不易。在台独猖獗、美帝叫嚣的今天,难道我们现在还不需要燃起烽火台的狼烟吗?

二、品农家青背山羊肉大餐

从七号烽火台下来,五十来岁的我们都无力再攀登八号烽火台了。郭云峰带我们到烽火台附近的一个已经无人居住的村庄看了一下。这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虽然已经凋零,但令我奇怪的是,这个村子的废弃的老房子倒是清一色的瓦房,这或许是灵丘民居的特点,亦或许是侧面印证了小村庄昔日的繁华?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步行着返回汽车所在的地方,山上流下了一小股泉水,山上的树木葱茏,灵丘同学说有无核桃树,还有花椒树,这是我们广灵所没有的。整个大同市海拔最地的地方就在这里,据说只有三百来米。这里在寒冷的北方,可谓是塞上江南了。同时我们还看到了从山上铺设下来的铁管道,郭云峰介绍说这是他们学校投资十几万为解决木佛台村吃水搞的工程,可以说他们的脱贫攻坚帮扶是实实在在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他说他在村子里能感受到村民对他们帮扶的感激,我知道,郭云峰就是一个干实事的人。

坐上车没几分钟就回到了木佛台村。他把我们还有同行的该村党支部负责人,还有他单位的两名驻村扶贫工作队员一起到了一个农家小院。女主人早就为我们准备了农家饭,他的同事们也动手帮女主人炸糕。我反正是又饥又渴,坐在了为我们准备的堂屋里,一连喝了好几碗水。桌子上已经放着蒸好的包子,虽然有点凉,但大家忍不住都吃了起来,都称赞女主人的手艺,特别是包子里包的当地的野菜,这是别的地方无法买到的。

正式开吃了,郭云峰让女主人为我们煮了当地的南瓜,新出土的山药,炸了油糕,特别是端上了一大盆当地的山羊肉,我们开喝了,六个老同学,35年后第一次在这里相聚。平日不喝酒的张胜破例端起了酒杯。“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大家在一起,图的就是这种轻松,图的就是这种感觉,酒对于我们,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当地的这青背山羊肉,味道当然不一般,这是木佛台的味道,这是浓浓的同学情的味道,我想狠狠地吃,可惜肚量有限,对此我也只能遗憾地了。毕业分别35年了,今天我们六人相聚在这里,我们谈过去,我们聊孩子,回过头来一想,谁的人生没有一点遗憾?

感谢完女主人为我们的辛勤付出,郭云峰带我们到村委会休息。村委会在村里的最高处,站在院子里,眼前是一座不大不小的有形的山峦,抬头望去是满眼的苍翠。院子里西边有一个垂柳树,郭云峰和刘相金告诉我们,这颗树是当年在这里执教好几十年的以为来自北京的李清扬老师亲手栽下的,这位来自北京的年轻人,在这里度过了他的一生,这里的村民,应该都是他学生,他把他的青春献给了大山深处的孩子,他把一生献给这里的山山水水,他因此也获得了全国优秀班主任的荣誉称号,退休后他回到了首都北京,但大山深处的人们思念他,他是毛泽东时代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历史见证,人生的价值有多种评价体系,他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大山,眼前的这颗垂柳就是见证,按郭云峰的话来讲,如果按中国的传统文化,木佛台应该为李老师盖一座庙,木佛台人应当世世代代供奉他。

三、赏龙堂会瀑布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中国人的传统里,龙是管治水的。郭云峰为我们安排的最后一站,就是他不断向我们讲述甚至炫耀的龙堂会。龙堂会之所以让他引为自豪,关键是在缺水干旱的北方,能有一处能形成瀑布的泉水,着实是难能可贵。

午休了一会,郭云峰带着我们出发了,龙堂会在木佛台的西南,刚开挖的土路充分说明龙堂会也已经进入了开发初期,汽车在蜿蜒的土路上颠簸。我坐在车里,看到了一座不是很高的山下,有一股水喷涌而出,我想这一定是龙堂会的水源了。走了一段时间,带路的车又返了回来,原来一位好心的男子告诉我们走错了。

折回没多久,我们走了一段近乎50度的下坡路,终于到了龙堂会。龙堂会果然是名不虚传,一股带点泥土的泉水从山间奔涌而出,原来是山里开凿出了一个隧道,流水奔出隧道,从石台上飞流而下,因巨大的落差形成了巨大声响和黄褐色的瀑布。瀑布之下就是一条不小的河流。硕大的砾石经年累月被水流冲刷,一点棱角也没有了。正如我们这六个人,大家还有多少棱角?

这里的游人不止我们,我们下了陡坡,在高高低低的砾石上踏行,我专门站到了离瀑布最近的地方,听听瀑布的声音,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力量,脸上不时感到丝丝水滴,浑身感到了夏日难得的凉快。大家在这里不断拍照合影,他们都在拍瀑布的视频,可惜我的手机太卡了,只能望洋兴叹。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李雁军不断接着催他回去的电话,大家虽然意犹未尽,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到了我们这个年龄,都算有了一些人生的经历,都亲身感受到了分分合合才是人生的常态。“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三个广灵人诚恳地邀请他们也去广灵做客,我答应带他们去与我们毗邻的历史文化名城河北蔚县转一转,但愿我们能履行诺言早日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