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文化频道 >> 文化视觉 >> 正文

再论陈村是中国文化的根本

华裔网作者:杨全良

 初论陈村是中国文化根与根本,主要是四个论据:《遁甲开山图》:“伏羲生于成纪,徙治陈仓。”说中华文明8000年,陈村有份;《山海经》《路史》:“黄帝(初)都于陈仓。”说中华文明5000年,陈村有份; 炎帝神农氏的舅舅家,炎帝之母女登就是这里人。炎帝点排灯寻母,形成民俗。

    先周至秦汉,设五畤(或四畤、三畤)与雍州,说中华文明3000年(西方观点)或3700年(易中天先生观点),陈村都有份。

    这四个证据,既有典籍为证,也有地下考古支撑(凤翔及其周边例如代家湾、凤阁岭,除去史前时期,有8000年以降完整的考古资料)。

    文章发表后,有些细心的读者朋友出于对家乡的爱护负责,提出质疑。笔者虔诚地以点对点地方式予以回复。今天,再论此话题,权称总复。

    一,文字中的密码

    陈寅恪先生和维特根斯坦“英雄所见略同”:做学问要从“识字”开始。文字是文明的基因,隐藏着历史的密码。

    陈,作为“字”,从阜从东;做为“词”,“阜”在左,天然山丘,指形;“东”在右,既是声部(西府古音无enong之分,凤翔岐山方言,至今仍然不分),也是义部。陈的本意就是“西山以东的地方”。“西山”一词,在《周易》《史记》中屡屡出现。指的是陇坂(陇坂指陇山山系,古人以吴山为其代表)。陇坂,也称“陆海”“大(读tai,同太)原”。西山以东,不就是现在的陈村雍原嘛。

    陈村,本应写作“陈邨”。邨,从屯从邑,指屯人的城邑。文明产生的三个要件:文字,伏羲一画开天,文字产生;邨,就是城市;工具,凤翔出土6700多年前的陶器卣,还有7000-8000年的石器。文明的三个要件都有。

    地名命名的规则是:地名=专称+通称。陈仓是地名;陈是专称。指西山以东的地方,显然是雍原;仓,初论中就已经指出是“村庄”二字的反切,是合义词。(反切合义词是古汉语的特征之一,例如:之乎=诸;之也=者;之焉=旃…)。仓,作为村庄反切合义词,宝鸡尚有“蜀仓”“牛仓”等。由宝鸡客家人传至湖南(毛主席之毛姓,始祖就是周文王“百子”之一的毛an ,是岐山人。杨开慧,板仓人,毛杨都是客家人。仓,到了广东一带,变化很大。读成夼(kuang)或圹(读音同前字)。)

    村庄二字,在北方频频出现,反切合义,出现许许多多的“庄”。陈村、陈庄、陈仓,村、庄、仓,都是统称,不是重点。陈是专称:特指“西山以东的土地”。

    从“陈”以及村、庄、仓的词义分析中,可以破译历史的密码。陈就是雍原,就是千河以东,雍水以西,渭河以北,雍山以南的广平土地,这片广而平的高原土地,才是真正的“千渭之会”。

    二,畤,文明的起源之地

    《左传》“国于天下,有与立焉。”说的是,国家立在天地之间,总有支撑祂、使祂立起来的力量。这个力量是什么呢?第二句话给出答案:“国之大事,唯祀与戎。”祭祀天地神灵,建立全民信仰,国家政权就立起来了。统一的民族信仰只能通过祭祀才能形成。过去把政权叫“社稷”,社就是土地神,稷就是粮食神。在古人看来,神灵就是政权。能不祭祀乎?

从周室建立,秦人东移,凤翔就立畤作祭,到汉高祖,逐步建立青白赤黄黑五方天神的“雍五畤”:密畤、鄜畤、北畤、上畤、下畤。后来,北畤、下畤随政治中心东移而迁,至今凤翔还有“三畤村”。现在说到畤祭,多说秦汉五祭,其实,最早在凤翔畤祭的是周王。周原在岐山,天地神灵之祭祀在凤翔。中国文化是“礼”文化,礼出乎“祭”。

《说文》:“”周,密也。”从用从口,就是用字加口字,在祭祀神灵的时候,把话说严密。在《尚书》《周礼》有详细解释和规定。

孟子说:“文王出乎西戎”。说的是以周文王为代表的周人,是从西戎、也就是西部陆海、大原出来的,居邰、迁豳、至于岐下。以灵山吴山为代表的西山,是其总神。所以,祭祀西山之神,是周人最大的事情。在《周易》中,“王用享于岐山”,只有一次;而“王用享于西山”,多达7次。“用享”就是祭祀。因为祭祀,要献太牢少牢之牺牲,祭文最后,总要说一句“伏唯尙饗(享)”,就是“天地神灵先人啊,你就好好享用吧”,祭祀岐山神灵,是周人家祭私祭;祭祀西山神灵,是周人国祭公祭。所以,祭祀岐山神灵,就在岐阳,在周社。祭祀西山神灵,就得来陈,来陈村,来陈仓,来雍原,来千渭之会。这是一个地方。

秦人最早从山东任丘因佐大禹治水有功,西封得地以至成纪的,后来因为周室养马和护送平王东迁而得国的。得国之后,又步步东移,走上“回故乡之路”。可是,毕竟眼下是自西徂东,所以,秦人国君死了,屡屡“葬西山”,西山是他们的“宗庙”,而东方,却是他的“祖庙”。秦人尚黑,北方是他的“神庙”。秦始皇占卜知东南有赤帝夺他江山,所以,他巡视东南并也祭祀东南俩帝,以“厌之”。东西南北神灵都祭,尤其尚黑(北畤)。祭祀之畤,于周无改。

 刘邦是赤帝,自认周人嫡传,代黑帝,斩白蛇而成事。来凤翔祭祀三畤。

中华民族的民族信仰,起于祭祀,成于祭祀。起根发苗于伏羲炎黄。正式形成体制是周,在汉朝成熟。汉族在汉朝基本形成(当时由周边四夷叫“汉人”)。祭祀在形成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以贯之,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而祭祀的场合就是陈、陈村、陈仓、雍原、千渭之会。

所以,说这里是中国根与本,有充分的理由。

    三,千渭之会,何谓也。

    千河注渭之河口,今人立碑“千渭之会”。这是不恰当的。千渭之会石碑要立在凤翔县城至虢镇公路的两县区交接处。千渭之会在原上,就是陈,就是陈村、陈仓,就是雍原。

    河流交汇处,是世界所有文明的源头。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交汇,是古巴比伦文明;青尼罗河、白尼罗河两河交汇处,是古埃及文明;印度河、恒河交汇处,是古印度文明;那么,中国文明呢?就是由无数的两河交汇而叠加成的。

    雍州文明,是在渭河、千河这两条河交会处形成的。

    “千渭之会”得名秦文公“四年“至千渭之会”曰:“昔周邑我先秦嬴于此。后卒获为诸侯。乃占卜之,占曰吉,即营邑之。”《史记*秦本纪》。

    咸以为,千渭之会肯定就是千河至渭河的入河口,这是望文生义。《说文》:“会,合也。”会就是两个合二为一。既属于你,也属于我。作为河流来说,说的是“流域交汇”“流域重叠”。世界历史上通用叫法:“两河流域”。秦文公带领700人打猎,来到陈村一带,这里是千河东岸,属于千河流域;又是渭河北岸,属于渭河流域。这就是雍原、凤翔原。与千河右岸的蟠龙原,龙凤呈祥,东西对峙。千渭之会的具体位置可能就是现已发掘的凤翔城南的秦都遗址。立都48年(前763-714年),然后迁移平阳63年(前714-678年),前677年,又从平阳回迁秦都,直到秦人东移咸阳(栎阳即阎良,立都事出有因,掘地无考)20君凡327年。現凤翔县城即古代雍城,就是“千渭之会”“营邑之”的地方,而整个雍原,也就是陈、陈村、陈仓,就是“千渭之会”。雍原既是千河流域,也是渭河流域。是中国第一个“两河流域”。

    四,陈仓  何指也

    《遁甲开山图》“伏羲徙治陈仓”,可能是“陈仓”一词的最早出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三十六计”之第8计,在元杂剧中数次出现。但真实故事却在《史记*淮阴侯传》和《史记汉*高祖本纪》上。前206年,刘邦受封汉王,进汉中时,烧毁褒斜栈道,以示决绝不归,麻痹项羽。可是,前202春,派人明修栈道,吸引殘秦主力雍王章邯,当时章邯在雍原屯兵。章邯不知设是计,派兵守褒峪口,以逸待劳,准备全歼出谷汉兵。孰知韩信暗中出连云道,渡过渭河,占领陈仓。这就是“明修栈道,暗度(渡)陈仓。”陈仓到底是哪里?答案立即揭晓:章邯守在褒斜栈道之出口,听到大本营被占,知道中计了,立即回师雍原。这时候,以逸待劳的反而是汉兵。把回师的章邯秦兵彻底击垮。这就是“雍原大战”。这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占领陈仓,取得雍原大捷,然后顺渭河东下,占领咸阳,取得战略主动,才有“鸿门宴”的故事。由这个故事,知道“陈仓”就是“雍原”。陈仓在原上,不在原下。

从以上叙述可知:陈仓就是雍原,就是凤翔县周边特别是县城以南原区。暗度(渡)陈仓与雍原大战,是一回事啊,一个地方啊!

以上从四个方面,雄辩地证明,陈、陈村、陈仓、雍原、千渭之会,是一回事,是一个地方。伏羲都于此,黄帝也都于此,炎帝家就在此,周秦汉都设祭祀余此。

中国文化是从祭祀一路走来的。所以,周礼的形成,与周原有关,也与雍原有关,也就是陈、陈村、陈仓、千渭之会有关啊。

说陈村是中国文化的根与本,其实就是说“雍州是中国文化的根与本”。

                              杨权良2019.07.22

(稿件来自《人文宝鸡》网站,不妥联系我们,即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