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文化频道 >> 文化建设 >> 推荐 >> 正文

传说时代与最早中国

华裔网作者:孙庆伟

 

摘要:20世纪20年代以来,随着“疑古”思潮的风行,古史的传说时代遭受巨大质疑。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表明,传说时代的古史框架基本可信,神话传说背后也有真实的历史素地。综合考古、文献和传说材料,是研究中国上古史的重要路径。对“最早中国”的探寻,实际上是追溯华夏文明的最早突显,文献和考古材料都表明,黄帝及其部落的诞生代表了华夏文明的最初自觉,标志着“中国”观念的萌芽,是真正意义上的“最早的中国”。

关键词:传说时代  夏文化  黄帝;*原文收录于南方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主编《遗产》第一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

近年来,有关“最早的中国”这个话题在考古界很热,意见也很纷陈。今天在座的各位学者,都对这个重大问题抱有浓厚兴趣,而且也都发表过各自独到的见解。现在唐际根先生把大家召集起来,面对面“过招”,绝对是个好主意。我想,虽然参会的都是老熟人,但“不留情面”地表达观点,才是对主办方盛意的最好回报。下面,我坦率地谈一点我自己粗浅的看法,请大家批评。

我们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看待中国的古史传说时代,以及如何研究这个时代的历史。这不是什么新问题,而是一个“经典的”老问题。我们都知道,自从徐旭生先生写了那本著名的《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传说时代就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名词。[1]那么,何为“传说时代”,徐先生是有明确界定的——“传说时代的范围,上限未能定,下限暂定于商朝的盘庚迁殷以前,因为到盘庚迁殷以后就已经有明确的史料,进入了狭义的历史范围,不属于传说时代了。”

徐先生之所以要写这本书,原因也很清楚,就是要回应“古史辨”运动对中国古史的颠覆。因为当时“极端的疑古派学者对于夏启以前的历史一笔勾销,更进一步对于夏朝不多几件的历史,也想出来可以把它们说作东汉人伪造的说法,而殷墟以前漫长的时代几乎变成白地。”徐先生自然知道传说是先由口耳相传,经过千百年后,才被写下来的历史故事,所以“不是一等的史料”,“但其对于古史的研究自有其重要地位,不可随便抹杀。”而且他也深知“关于这些传说材料的利用和处理,恐怕是最麻烦,最头痛的问题了。”

如今数十年过去了,争论似乎依旧,但实际上也有些不同。比如关于“疑古”与“信古”的问题,表面上看依然是两派对峙,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互喊空话。“疑”也罢,“信”也罢,很多时候只是一种空泛的表态,而缺乏具体的学术实践。比如顾颉刚先生的疑古,他是有完整的学术逻辑和学术实践的,“我很想做一篇《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把传说中的古史的经历详细一说,……我想分了三个题目做去:一是战国以前的古史观,二是战国时的古史观,三是战国以后的古史观。后来又觉得这些题目的范围也广,所以想一部书一部书地做去,如《诗经》中的古史,《周书》中的古史、《论语》中的古史。”[2]实际上,“古史辨”很多同仁确实是“一部书一部书”地做了很多扎实的研究,因此他们的很多结论至今仍有生命力。反观当前,在未做类似研究的情况下,动辄就说古史这也可疑,那也可疑,“疑古”成了一种预设立场,这就很难有说服力。要证明某段古史或某件史事记载可疑,关键是要“拿证据来”,光有“疑古”精神是不够的。

除此之外,在对待古史的态度可能还存在一个误区。有人似乎有意或无意放大了“古史辨”派的观点,把“疑古”理解为对中国古史的全盘否定,将“古书辨”放大到“古史辨”,从“古史辨”再异化为“古史不可信”。比如大家都关心的夏代,本来顾颉刚先生只是疑大禹究竟是人是神,而从来没有怀疑过夏代是真实存在的。但现在有人就采信诸如此类的说法——“夏的记载最早出现在西周的《书经》(《尚书》),据说是周公的言论。一项对这些言论的解读认为,夏是西周初统治者杜撰的朝代,目的是用商灭夏的故事来为周灭商的合法性辩解。此外,商代甲骨文中不见任何有关夏的记载,没有丝毫迹

发布日期:2019-6-12 8: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