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炎帝、天台山和玉皇山道教

华裔网作者:伊 之

 

                             玉皇山炎帝神农天然石雕像——炎皇爱孙 

       黄牛河  刘家窑  中华始祖炎帝南迁的第一站

         玉皇山  中华道教文化最早的发源地

在靖口地区,无论房屋的建筑、民间的风俗、地方的语言,总觉得和关中西部渭河南北两岸的民俗几乎一模一样,尽管相隔一百多里,而且又隔了一个秦岭,民俗风情如出一辙,引起了我深深的思考,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从而使得这两地的民俗如此相同?

靖口有一个笑话,一个儿子问他爸,“爸呀爸,咱是从哪里来的?”他爸说,“我不知道,我去问你爷吧?”于是他爸就去问他爷,“爹、爹,咱是从哪里来的呀?”他爹一听,“该我儿还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我去再问你爸爷。”“爸爷”就是曾祖父,曾祖父已经快入土,一听白胡子儿子问他这个问题,一下子躁了,又不想显得自己没文化,脚一跳,胡子一吹,“石头缝里‘别’(蹦)出来的!”可把他爸爷的儿子爷一下子吓住了,“乖乖,石头缝缝还能‘别’出个人来?!”

其实石头缝里‘别’出个人、是《西游记》里头编出来的。那是吴承恩历史没学好,就胡编“石头缝里‘别’出个人”,人还能‘造’神。不过要说人家吴承恩历史没学好也不对,石头缝缝‘别’出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像人又通人性法力无边的‘猴’”,估计那就叫做“类人猿”吧?

于是靖口的人慢慢知道,咱们的老先人长得像人又像猴,人身牛首,他的名字叫炎帝——

              关于炎帝的遗迹和故事

我的外公家在渭滨区神农镇茹家庄,就是那个西周铜车马出土的地方。小时候经常去外公家玩,甚至长时间住在那里。记得那时候跟随舅舅去蒙峪沟担水,那蒙峪沟离舅舅家也就一里多路,我们舅舅外甥一边走一边说话,舅舅告诉我,咱眼前西面的那座山叫“常羊山”,宝鸡西部人说话土味重,把常羊山念作“常家山”。后来宝鸡市在常羊山修了炎帝祠、炎帝陵,那才是2000年左右的事情。

距离外公家三四里路的地方,就是姜城堡,历史上叫作姜氏城、姜城,那里不但有土城,城门,还有一个神农城。后来查阅了《渭滨区志》,志载“姜氏城今称姜城堡。在渭河南,西濒清姜河,东接清姜路,距市区2.5公里,有原始氏族聚居遗址,相传炎帝神农曾建都于此。其城墙为土筑,高10米,底宽6米,顶宽3米,东西长190米,南北宽100米。堡子分大、小两堡,西、北两面为崖畔。城内四角,各有一碾盘和水井。相传,视碾盘和水井为“金龟淡水”。北殿楼在城内的南北街的北端,西南的三间殿堂,现仍保持原状。”

我不知道姜氏城,却知道那里叫作姜城堡。因为我的妻子家就是姜城堡。那座城现在遗留下很多名字,譬如“城门”。还有周围方圆的人都把那里叫作“红崖”,因为那里的土城从下边看是红色的。解放前后,姜城堡不但种玉米、小麦,而且水稻种的更多。碧绿的清姜河水灌溉稻田,稻田边种了生姜、芋豆,鱼鳖虾蟹比比皆是,手一蜷就捉一个大黄鳝,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距离姜氏城不到两公里,就是峪泉村。过去人们开口闭口“九眼泉”,说的就是那里。“九眼泉”就是九个泉眼往外头冒水,淌到一个大泉里。九眼泉旁边有个瓦峪市,瓦峪市有人做瓦盆、瓦罐、烧瓦盆,一直流传到现在。可惜古时候人们没有听过人类进化学,要不然早早就叫做“陶器”叫作“仰韶文化”了。那时候人们就用瓦盆、瓦罐、到九眼泉打水端水吃。而且峪泉村还有个神农祠,渭滨区志载“相传炎帝神农生于蒙峪,长于瓦峪,沐浴于九龙泉。祠建峪泉村,年代无考。祠宇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内设正殿,东西设庑殿、钟亭及奎星亭,历代都曾多次重修。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和四十九年(1784),宝鸡县邑令许起凤和邓梦琴分别进行过重修和扩修。祠左有女登庙。民国末,祠宇庙堂已毁损殆尽。1981年,村民在原址复建殿堂一间,祀者甚众。”

在外公家玩耍,每年七月七,都看到有很多人从茹家庄过路去天台山朝山。我那时候不知道朝山是干什么,外公说那是“神农天台山尝百草,吃了断肠草火焰子”,从此后人们都来朝山,年年都来。来朝山的人不光是宝鸡周边,连同武功、长安的人都远远来天台山朝山。小时候记得老人们说七月七牛郎会织女,可人们怎么都在七月七朝天台山?难道那里有牛郎和织女?我甚至联想到光绪皇帝给外公家族钦立的圣旨碑文——光绪二十七年七月七表饰?只是那时节自己年幼,不知道多少古今历史,只记下了“七月七”朝“天台山”这件事,对于神农、姜城、常羊山并没有多少印象。

七十年代到渭滨区做规划绘图,渭滨区南边高山有一系列标高和地名,尖山(中岩山)、天台山、烧香台、鸡峰山、玉皇山,在我脑子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但是那个年代正是文革之中,人们并没有对于这些地名和历史有一点关注和研究,甚至于会把这些历史遗迹当做“封资修”进行上纲上线加以批判。那时候画地图还要画等高线,圈圈越多说明山越高,而在那张地图上,就数玉皇山、天台山圈圈最多,于是在我脑海之中,就牢牢把它们一一记了下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渭滨区图博馆和周围工厂三个老军人组成了一帮爱好历史研究的人,围绕天台山、烧香台、神农城,尤其是天台山七月七朝山的现象进行了历时好几年的调查研究,方才得出了蒙峪沟、姜氏城、神农祠、常羊山、天台山、烧香台都是人类始祖炎帝出生、活动过的地方,而且进行了许多引经据典的考证。后来宝鸡市聘请了全国知名的历史专家进行“炎帝出生在宝鸡,活动在天台山的”论证,尽管有人提出湖北炎帝说、河南炎帝说几种不同的意见,但是台湾的学者却认为这些观点与宝鸡炎帝说并不矛盾——炎帝出生在宝鸡,炎帝部落后来不断向东、向南进取发展,不管到了哪里,他们仍然崇拜先祖炎帝,因为炎帝是他们的先祖,就像我们现在崇拜自己家族的先祖一样不忘根本;甚至仍旧还把自己、自己的部落称作炎帝,实际上已经是炎帝部落的几个分支和后代。仅从地面上的地理特点、一系列民间传说和故事,都可以证明炎帝出生在宝鸡没有一点儿疑问。那时候我作为记者,也作为炎黄研究会的成员之一,对于台湾学者的观点记忆犹新。直到90年代初的一个七月七,我亲自登上了天台山,在那里看到了炎帝祠的一片废墟,也看到了当年炎帝采药误食火焰子(断肠草)中毒身亡后的“寝尸台”(民间叫作“骨石台”),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石块,石块很平整光滑,看到了明代重修天台山神农祠的碑记,这时候才知道打从儿时在外公家听到的故事和地名,竟然都是与人类始祖炎帝的活动密不可分!

尽管在全国有几个炎帝之说一直争论不休,但我认为争论的时间大都在改革开放之后,许多地方都开始争名牌,争文化旅游资源,有着很明确的功利性。而宝鸡天台山周边远在明代以前,就留下了如此众多的遗址和民间传说,蒙峪、姜氏城、神农祠、瓦峪市、九龙泉(九眼泉)、常羊山、天台山、烧香台、列山等等,这些传说故事一环紧扣一环,对于炎帝出生到为氏族献身,没有一点纰漏,我就更加相信远在古代,那时候人们没有一点名利和功利之争,只是如实地把炎帝的出生到在天台山误食火焰子的故事如实传承了下来,而且这些历史和故事,都记载在以严谨闻名的清代乾隆三十一年编辑的故宫珍本《凤翔府志》之中——卷之一,“伏羲古都,伏羲徙治陈仓,今无考。 姜氏城,县南五里姜水东南涯有遗址帝王世纪炎帝神农长于姜水即此东有浴帝九眼泉。”乾隆皇帝治学严谨,在位编辑的四库全书闻名后世,尤为志书,不但标明“伏羲古都,伏羲徙治陈仓,今无考。”而且标明“炎帝神农长于姜水”出处是《帝王本纪》,我想这些足以让那些为名利和“文化旅游”争夺炎皇出处而不惜搅尽脑汁“引经据典”的人们深深反思一番?现在争来争去。争的是优秀的人类先祖炎帝,如果换了一个人物,譬如是一个奸臣秦桧,或者西游记里那个好吃难做长相丑陋又非常好色的猪八戒做祖先,看你还去不去争?!远古地球很多地方都是汪洋大海,西高而东低,你为了一己之利不惜把我们的先祖从高山之上硬要拖到大海之中,难道我们人类的文明是在海水里不断泛滥发展、衍变?是从地球上最低的地方向高山发展?要是那样,倒不如说我们的先祖来自于海洋,来自于水中,一窝就下几千几万个,不把它海洋憋翻了才怪?你还不如说我们的祖先是鱼,而不是猿人!

炎帝为了人类,为了氏族献出了自己,但是炎帝部落氏族的人们还在,而且还在不断扩大。树大了必然要分杈,就像我们的父母生儿育女,生的越多越要分家。更何况远古时候人类不多,绝不会实行计划生育,因为只要有了人,就可以创造一切。按照台湾学者的炎帝氏族向东、向南不断发展的历史轨迹,向南发展进取的炎帝一支就是翻过了烧香台、天台山到了秦岭(古时候叫作列山,炎帝称作列山氏)的玉皇山下“熟禾川”,在那里继续按照“五谷之神”首领炎帝教给他们刀耕火种的方法开垦荒地,种植五谷。在太白、在玉皇山一带,很早就有“熟禾川”种植水稻的传说,这与炎帝在姜氏城一带种植水稻如出一辙;而且就在玉皇山下,还有一个著名的村庄叫作彦家庄,其实远在古时,那个村庄就叫做“炎家庄”,只不过因为时代更迁,被人们的口语谐音混淆变换了而已!

炎帝部落南迁发展,在铁炉坪探索炼铁,在写崖街探索文字,又发扬光大了炎帝教人们“日中为市”的以物换物原始商贸,为了商贸在“写崖街”探索象形文字、象形数字来记账。今天的“写崖街”为什么在那么高的石崖上一满是横道道竖勾勾圆圈圈?那应该是先祖们记的账本!那时节还没有文字没有数字,要想记账不画圈圈刻道道怎么计算?不以物换物怎么贸易?及至后来在刘家窑(留家窑)再次制作陶器(陶器的出现,本就是炎帝带领先民发明和创造出来的实用器皿),就像他们早年在瓦峪市制作陶盆、陶罐一样;为了纪念炎帝氏族南迁进取不忘先祖,这一支南迁的炎帝部落把他们南迁走过的这条河流按照先祖“炎帝(人身牛首)”命名“黄牛河”,“黄牛”就是“秦川牛”,八百里秦川一望无边,炎帝就是他们的祖先。在玉皇山下黄牛河畔的人类活动足迹,完全是炎帝功绩技能发明的再一次展现,尤其是炎帝教氏族部落“日中为市”,至今在靖口一带源远流长,每逢初一、初四、初七必有市集,几千年从不间断。在写崖街就是最早的“日中为市”,在那里形成了上至陈仓岐宝凤,下至进口、平木、王家堎的大规模山中集市,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能说炎帝部落南迁进取的第一站,就是在进口关上的黄牛河畔呢?!玉皇山南北如此众多的地名、故事足以证明,炎帝出生在宝鸡,炎帝部落为了扩大发展而南迁进取,就是沿着天台山、烧香台翻过列山(秦岭)、天上,沿着黄牛河进取南迁!

靖口黄牛河还有一个地名叫作“烧锅坪”,顾名思义,“烧锅”就是做酒。当年炎帝部落南迁到了这里,“熟禾川”的苞谷种的多了,又是大丰收吃不完,有些煮熟蒸熟剩下的大包谷馇子放了几天发了酵流了水,闻起来一股子酸甜味,人喝了顿然变得高兴癫狂,而且持续很“久”(酒),于是人们就琢磨着这个苞谷真是个神!“额滴神——(网络语言的返祖现象,出自于远古炎帝部落的神仙崇拜惊叹)”!!开始摸索造酒,把玉米馇子蒸熟发酵,淌下来一股股明明的溜溜的汁水,人喝多了不穿裙子裤子(那时节穿的是兽皮)高兴得跳舞吆喝,多么快活!于是他们就把这包谷酒叫作“明溜溜”,而且世世代代相传至今。你看直到如今商洛、四川,张口闭口就是“溜溜”,其实这些口语都是关中西部先祖的口语,“明明地”、“一溜溜”、“一遛遛”、“端溜溜”地,到了四川还发展成了“溜溜歌”——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汉子,看上溜溜的她哟;还有那些羌族男人绑腰带,背背手,头上插得野鸡翎,那是炎帝部落南迁到了秦岭南,秦岭南坡有种“白冠长尾雉”,花尾巴长得很长,正好用来插头上扮英武。羌族喝酒不叫喝酒,长管管咂酒,那个“咂”,货真价实就是炎帝故里早年的口语——尝一下、咂一下、咂咪咪,那些都是炎帝部落南迁的鲜明痕迹。据传说炎帝还发明了乐器,那也一定是明溜溜“包谷久(酒)”喝得高了兴,喝一口唱一腔,又烈又野的韵味拉得很长很长,像是要穿过了“秦山”,后人才把它叫作“对酒当歌”——秦腔!

                                             玉皇山乾元观铁钟 

                 玉皇山道教     是中华最早的道教文化发源  

中国的道教文化,“主要思想起源于伏羲、周公、孔子三圣创立的《易经》,伏羲创造了八卦,周文王创造了六十四卦,孔子则为易经作《易传》,由此形成了中华文化的总源头,是诸子百家的开始。东汉时形成宗教,到南北朝时盛行起来。道教徒尊称创立者之一张道陵为天师(民间称呼张天师),因而又叫“天师道”,后又分化为许多派别。

“道教奉老子为教祖,尊称他为“太上老君”。因以“道”为最高信仰,认为“道”是化生宇宙万物的本原,故名。东汉张道陵创立的“五斗米道”为道教的定型化之始。南北朝时宗教形式逐渐完备。奉老聃为教祖,尊称“太上老君”。以《道德经》(即《老子》)、《正一经》和《太平洞经》为主要经典。奉三清为最高的神。要人脱离现实,炼丹成仙。”

这就是史料中中国道教文化的起源和由来。

再看以“神仙”为道教最高宗旨的神仙排名——

第一代,创始元灵(四个徒弟:鸿钧,混鲲,女娲,陆压);

  第二代,鸿钧老祖【(三个徒弟,也就是“三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原始天尊(盘古),灵宝天尊(通天教主)】

之后又有了混鲲祖师 [大弟子:接引道人(如来),二弟子:准提道人(菩提老祖),其他如蟒牛蛇兽、蛟鹏狮猴等各种生灵来者不拒,通通是其弟子]

再往后有了女娲娘娘:在盘古开天劈地后造人等等神仙。

玉皇山周边的道教,或者说玉皇山周边的外八庙(太白地区)和内八庙(宝鸡渭河南)的道教,与中国很多地方的道教截然不同,包括玉皇山,玉皇山南边靖口地区的庙宇宫观,所供奉的神仙不外乎玉皇大帝、炎帝神农、龙王,并不像其他地区的道教、道观,都有一个或几个道教的创始人物元始天尊、老子,以及后来的丘处机、张三丰等等。在靖口地区,包括老庙、歇龙寺、散军塬、龙王庙、宝佛寺、仙姑庙、火星庙、黄龙寺、石佛寺、山神庙、当龙寺,几乎找不到一个道家先祖神仙的供奉,而对于炎帝神农和玉皇大帝,八海龙王,则是必须供奉敬仰的神仙。即就是那些以“寺”命名的庙宇,依然没有几个主供佛家的神祉。便是著名的普明香严山老庙,也不见供奉释迦摩尼如来大佛等等,由此可以证明,玉皇山及其周边的道教文化,不但是中国最早的道教文化,而且就在炎帝时期已经形成了雏形,譬如天台山的炎帝祠、烧香台、神农祠等等,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而且在玉皇山,玉皇大帝才是掌管天上世间一切的最高神仙,不像其他地方的宫观庙宇,尊元始天尊、创始元灵为最高神仙。

一提到道教,很多人们不但不解或者不求甚解,甚至于都把道教和封建迷信联系起来为人们所不齿,尤其是那个人人皆知的“西游记”的故事。其实说的更简单一点,“道教”就是“精神”,“精神”形成了“文化”,进而不断繁衍发展成一定规律、规则的模式而进行学习、效仿、教化、崇拜。不管现代人还是过去的原始人,并不都是刀耕火种衣饱食足而无所事事,人都有七情六欲,也就是“思想”。作为原始时期炎帝部落的人们,他们想的是什么?首先想到的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远古的时候人们敬畏大自然,就把大自然加以神化,进而创造出了“玉皇大帝”、龙王、火神等等精神偶像而加以崇拜,甚至于把为了部落生存发展而做出牺牲贡献的先祖也逐步神化,这就出现了玉皇山众多掌管大自然的神仙的偶像崇拜,及至于把首领炎帝的牺牲贡献也放在玉皇山进行洗礼进一步升天成为神仙等等,这些历史的和现实的文化崇拜,就应该是中华最早的“道教”的起源,也是玉皇山道教为什么截然不同于中国其他地方的道教文化一样,因为它是最早的“精神”、“道教”、“文化”的起源。如若不然,远在天台山北边“内八庙”的人们为什么都要翻山越岭到玉皇山朝山、“取湫”?至于其后“东汉时形成宗教,到南北朝时盛行起来。道教徒尊称创立者之一张道陵为天师,因而又叫“天师道”,后又分化为许多派别。”那已经是几千年以后的事了。

玉皇山的道教文化,是人类崇拜上苍,崇拜神仙,祈望神仙给人类带来好运和福气,包括为人类做出大贡献的英雄、“英雄神仙”。而其他很多地方的神仙文化,则是怎样使自己(人类)通过修炼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洞”(洞天福地)里能“通天的”神仙,这是一个极其明显的标志。还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标志,就是玉皇山及其周边的道教文化,没有更多地被外来的佛教文化所干扰,依然保持了纯正的中华神仙文化正宗,是中华道教文化的起源,当之而无愧!玉皇山周边很多庙宇宫观,尤其是以佛家的“寺”而命名的,主供神祉绝对不是佛家的神像,而是玉皇、圣母、炎帝、龙王、火神,即使在关中乃至西北最大的玉皇山老庙“乾元观”供奉的神仙也是如此,及至于乾元观里逐渐有了佛家的神祉供奉和“道房”、“僧房”,也是由于唐代以后佛教传入中国“佛道儒”相互融合,相互交流的结果。在乾元观里,佛家的神祉大都是作为道家的“客座”而出现,而到了玉皇山顶,则已经完全是最早的中华道教文化的典型体现,人们崇拜的是上苍、是玉皇大帝,从这一点上足以证明,玉皇山及其周边的道教文化,不但早于中国其他地区的道教文化,而且更早于唐代佛教文化传入的佛道争宠时代。

玉皇山道教崇拜、神仙崇拜,最典型的当是由来已久的民间“取湫”祈雨,在乾隆三十一年编纂的《凤翔府志》如此记载:玉皇山,为乡民取湫祈雨之所在,非极旱不敢入。曾有考证,八庙取湫习俗始于秦汉时期,至宋元时已形成规模。细究其实,保佑黎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玉皇山祈雨,应在炎帝时代的后期已经形成雏形,到后来不断发展扩大而形成规模。这个祈雨“取湫”,即是中国道教文化最早的相信上苍,相信神仙,崇拜大自然的最好的例证,也就是至今在玉皇山及其周边的庙宇宫观供奉的神仙、为什么都是专司人间大地风调雨顺的神仙,而不是一味炼丹成道、成仙或者逍遥自在云游四海的道家神仙?换一句话说,玉皇山的道教文化、中国最早的道教文化,都是人们经过神化演绎出来的为了“福泽万民”、为了人间大众的神,以至于后来的道教文化不断发展,而道教的主供神仙大多成了“炼丹”、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尽管这些“神仙”也会为了黎民福泽施展法术惠及百姓,但他们的本初大都是以“无为”、“出世”、“炼丹”而跻身道家成为神仙。玉皇山的道教文化,不但塑造了掌管人间生死祸福和风调雨顺的“神”,而对于那些不惜牺牲自己为大人类带来的幸福的历史人物,也都当做长生不老的精神神仙加以膜拜,譬如“关公”(关羽)、孔圣人(孔子)等等。仔细考究思索一下盛传千年不衰的玉皇山“求湫”祈雨,上下内外八庙的人们都要先拜“邱爷”(丘处机),让“邱爷”神像引路,然后再由“邱爷”带领大家登上“玉皇山”,向“玉皇大帝”、“管龙之王”求取甘霖,一个“带”字,一个“向”字,不但是上下之别,更为重要的是君皇之别,中华道教的发展先后、源流岂不是昭然若揭?!难怪乎《西游记》里面的故事老是攻击道教,佛善于道,那都是道教后来的发展过多追求“炼丹”、“长生不老”的歧途,因而被佛家一一鞭笞。

《西游记》里最著名的“佛道争宠”,是这样描述的:斗法降三怪,唐僧师徒四人来到车迟国。国王宠信三位道士——虎力大仙、鹿力大仙和羊力大仙,封他们为国师。他们作威作福,欺压僧人,悟空大为不平,设计戏耍国师。悟空携八戒、沙僧潜入三清殿,三人分坐神位,尽情享用供品。三位国师以为三清显圣,连连祈祷长生。结果三个国师喝的圣水,才是悟空、八戒、沙和尚的尿水!后来国师打坐比不过唐僧,于是那羊力大仙日鬼倒棒槌,施法术变了一只昆虫,痒得唐僧差点从几十丈高的法坛上跌了下来。那佛家的孙悟空自然绝不吃素,立马变了一只大黄蜂盯上了羊力大师的脸蛋,结果把羊力大师活活从法坛上跌了下来出了丑。那虎力大仙恼羞成怒,一定要跟孙悟空再比比换头术,结果孙悟空变了一只大狗,把“国师”虎力大仙的头颅叼走了。尽管最后佛家胜利了,但不管佛道双方,都使的阴谋诡计,没有一个正人君子。而在明代编著的《清平山堂话本录》“五戒禅师私红莲记”里,道家攻击佛家,也是毫不留情,那个“五戒禅师”从小养育了一个弃女,随着那女子一天天长大,美丽可人,五戒禅师到底忍受不了美女的诱惑,终于“可惜菩提甘露水,倾入红莲两瓣里”,最后觉得自己因为好色犯戒实在没脸去见佛祖,只好羞愧“坐化”了,真可谓之“不致佛家于死地而不快”。但尽管《西游记》不断地向道家发难,可竟然忘了那猪八戒(猪悟能)也是佛家徒儿,尽管受了戒还是风流本性不改,在高老庄竟想把人家母女三个都娶了,甚至时时望不了和女妖精、蜘蛛精偷偷摸摸,结果被人家施法术捆了起来,因色而招祸。

人类有时候很是奇怪,明明自己心有所欲,却偏偏去崇拜那些“心无所欲”的神佛。无论道家佛家,都是“谈色性变”,都在告诫凡人不近女色,不食人间烟火。于是有人追问,“那么神仙高僧都是从哪里来的?”问得道家、佛家都不能自圆其说,只好编出“是从石头缝里‘别’出来的(石猴孙悟空)”。在这一点上,倒是孔夫子坦诚,“食色性也”,那是人的本性、本色,只要你不过分贪图,不要过于无度,儒家都持的是肯定的态度。中国的道教,本来是崇拜上苍,崇拜神仙,崇拜那些给大人类带来福祉的英雄,至于到了后来发展走上了歧途,一味地追求一己炼丹,练成神仙而长生不老,才给“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有空可钻。但是探究一下玉皇山的道教文化,他们一直是信奉上苍,信奉神仙,信奉那些给人类带来福祉的英雄,譬如玉皇,譬如炎帝,譬如龙王,譬如关公孔圣人,那才是中国道家神仙文化的正宗和起源,不但早于佛教传入中国的佛道争宠时代,而且保持了中华传统道教崇拜英雄、崇拜神仙的正宗和主流,没有被佛道争宠的闹剧而淹没!有趣的是在中国道教里有一位神仙,他的名字就叫做“混鲲祖师 [大弟子:接引道人(如来),二弟子:准提道人(菩提老祖)”,不知道此“如来”是不是彼“如来”,那“菩提”是“土菩提”还是“洋菩提”?也难怪中国人戏说后来尊佛弃道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洋和尚也念的是中国的“如来”经呀!

道教崇拜神仙,佛家尊崇佛祖,其实都只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建立在大多数人民的心理意愿上的,如果哪位神仙或者佛祖不是把大多数人的意愿放在第一,而是以自己成为神仙或者长生不老,那必定会为绝大多数的信众所抛弃。神是什么?神就是精神,一种法力无边的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与人为善,为人类服务。令人非常起敬的是远在秦岭列山之上的玉皇山道教,没有被后来的道家一味炼丹成为神仙的歧途所左右,也没有卷入佛道争宠的世俗泥潭,依然像玉皇山老庙创立时尊崇的“英雄神仙”、“为人类服务”的宗旨一样坚定而不移,殊难可贵呀!

                                 玉皇山乾元观乾隆年手植晒裙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