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文化频道 >> 文化版块 >> 文字 >> 推荐 >> 正文

“我”从古代兵器来不是现在的“我”嗷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中国汉字不光洋洋洒洒,而且林林总总八万个汉字,我们经常用到的不过四五千个汉字罢了。每个字,每个时期,每个场合,它的意义,可能大相径庭,或者俨然区异,这就是中国华裔,发明的文字的难和美。难到让人抓耳挠腮恨自己笨,美到每个字包含的意义,让人不禁大声叫绝,仿佛永远有认不完的汉子,随时都有发现汉子包含的新意义。她无声无形地吸引着自己,永远放不下那爱不失手的《字典》、《词典》、《说文解字》等等有关语言的书籍。觉得自己在中国华裔发明的汉字文化的面前,永远是一个顿开茅塞、如饥食渴的小学生一般,不能走开,更不愿意走开……

我们每一个人丫丫学字的时候,第一天的第一个汉字,不管是父母,还是老师,往往教我们的第一个字,就是一个“我”字,这该是每个人并不陌生的记忆吧!我们不妨先看看“我”字,在新华字典里的注解:拼音:wǒ  简体部首:戈  五笔:TRNT  总笔画:笔顺:撇, , 竖钩, , 斜钩, ,   解释:自称,自己,亦指自己一方:~们。~见(我自己的看法)。~辈。~侪(我们)。自~。~盈彼竭。

其实“我”字出处早已写明,它是“戈”字部,但大家并未关心和深究,都记住了它是,自称,自己;我辈,我们,自我等等。他为什么能是自己、自我,它怎样了,才有了自己、自我?人们当对自己、自我的“我”真正了解了、知悉了,一下就会有了不同的感受和飞跃式的理解。对自我的认识、对自己的定位,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简单和初浅的作为。顿觉自己够肤浅得了,特别在中华民族这个伟大汉语的面前:该重新做好一个不卑不亢的“我”,才是一个真正的“我”!

“我”在古代是一种兵器,不是现在第一人称代词“我”的意思。现在的“我”与“伐”“战”“戟”“戣”这些打打杀杀的字长得很像,说明“我”在古代与它们是近亲,与现在“我”的意思相差十万八千里。

《说文解字》上说:“我,古杀字。”“我”这种武器盛行于商至战国时期,秦以后逐渐消失。根据现藏于故宫博物院西周时期的青铜“我”和现藏于陕西扶风博物馆西周时期的青铜“我”来看,“我”的形状有点像《西游记》里猪八戒扛的铁筢子,只不过“我”是三根齿罢了。“我”是一种短兵器,装上长柄后才能用于战场上砍杀,那尖尖的三角刺砍将下来时,一般的皮甲胄都是难以保全的。

在古代“我”是兵器的时候,人们使用的第一人称代词是“朕”“寡人”“不才”“不佞”“小人”“贱民”以及“余”“吾”等等,当然使用最多的还是“余”“吾”二字。那时候“朕”“寡人”都不是皇帝的专用词,《尔雅•释诂》中解释说:“朕,身也。”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规定“朕”只能是天子自称。至于“寡人”,更是大众用词,《诗经•邶风》中就有“先君之恩,以勖寡人”等等,“寡人”到了唐代,才成了皇帝的专称。

“我”作为第一人称代词用,最早见于殷商时代的甲骨文中,当时的“我”作为代词用,指的是“我们”。“我”是怎样由兵器转为人称代词的呢?原来“我”是会意字,它从戈,戈是古代具有代表性的武器,很容易激起大家的斗志,所谓枕戈待旦,大丈夫当“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因此武士们常取戈自持,凡持戈之人,皆归属我方,“我”便引申出表示自我的意思,从那时沿用至今,再也没有变动过“我”的意思。

从“我”的出现到它繁衍,真正担当到今天“我”的意义,这足显“我”的力量、责任和义务,把自己这个“我”做好,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虽然“我”没有人造“人”那么全面的担当、责任和做人完全的要求,但一样作为人的一个方面或个体而言,其能力、力量、把持,却是奠定一个应该“我”的合理存在。否则,就不成了“我”:一个无能者,或一个霸道狂的“我”,变成人们鄙视的“我”、愤恨的“我”了。

发布日期:2018-9-26 18: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