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文化频道 >> 文化动态 >> 文化观察 >> 正文

在陕西宝鸡地名中初探道教文化元素种种

华裔网作者:朱玉林 杜法静

宝鸡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这是共识。但在宝鸡的地名中,渗透着大量的道教文化元素,如大散关、皤溪宮、龙门洞、金台观等,承载了大量的中华传统文化,穿越时空给人们传递了道教在宝鸡的传承发展历程。东周老子出关西游,是从宝鸡大散关出的关,写下了五千言《道德经》,影响中国文化几千年。大散关这一地名享誉国内外。金、元代道教龙门派的创始人丘处机,二十多岁来到宝鸡在皤溪6年、龙门洞7年苦修精修。这两个地名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诗词集采用了皤溪地名,叫《皤溪集》,创立的教派用龙门地名,称作龙门派。明代著名道人张三丰居金台观22年,他在金台观做了许多好事,金台地名因张三丰传遍神州大地。

宝鸡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是炎帝故里和周秦王朝发祥地。宝鸡与道教有关的地名遍布城乡,延续和传承着十分丰富文化信息。据不完全统计,全市与道教有关的地名60多处,其中不少是省内外知名。本文就宝鸡地名中与道教有关的大散关、磻溪宫、磨性山、龙门洞、金台观,谈谈这些地名中的道教文化元素。

    一、大散关与《道德经》

宝鸡古大散关又名散关,崤关,自古以来是关中四大门户(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西有大散关、北有萧关)之一。是古代陕西关中的门户,被称为中国内陆诸关之最,号称“三秦第一雄关”。据考证,老子西出的“关” 是宝鸡古大散关。老子约生活于前571年至471年之间曾做过周朝的守藏史。是中国古代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道家学派的创始人。老子是道家学说的始祖,道教正式出现以后,老予被推为教主,号称“太上老君”。在道教被视为国教的唐代,李姓的皇室追封老子为先祖。老子的学说对中国哲学的发展影响重大。道教自创教之始,即奉《道德经》为主要经典,奉老子为教主。尊之为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老子的《道德经》博大精深,被誉为“万经之王”。

与《道德经》诞生地相关的,一直流传着两种说法,一说“函谷关”(今河南灵宝县东北);一说“大散关”(宝鸡市西南19公里处)。宝鸡市政协委员、大散关文博馆馆长刘晓应通过研究探讨论证,认为老子西出的“关” 是宝鸡古大散关。据《史记》和《水经注》考证,老子“因居周久之,乃遂去”。老子看到周王朝越来越衰弱了,眼见天下大乱,产生了对周朝的绝望,决定远离周朝,要到秦国去,到西域去。老子要到秦国去,到西域去,这就得经过大散关。老子出关应理解为出国,但“函谷关”仍在周朝版图内,既然老子对周朝绝望,决定远离周朝到秦国去,到西域去,出“函谷关”也就并未达到他的“去周西游”的目的;据《后汉书》记载,老子出关后,是“西入夷狄”;东汉·廷熹七年(公元164年)官员襄楷给汉恒帝上书中有云:“或言老子西入夷狄为浮屠”;清·王国维著的《秦都邑考》说:“秦人先祖,起源于戎狄”。这里所说的“夷狄”是秦国人先祖的领地,也就是今渭河上游、洮河中下游和湟水一带,即今天的甘肃天水地区临洮县(古称狄道县)一带,上至战国,华夏族的诸侯国也是一直视秦国为“夷狄”。既然老子是“西入夷狄”,那么今陕西省宝鸡市西南19公里大散岭上的,“散关”,则是老子“去周”“ 西入夷狄”所必至之“关”。

尹喜为古散关令。据《宝鸡县志》载:“周尹喜为散关令”,关令尹喜,字公文,是春秋末陇西(今甘肃临洮)人。他自幼究览古籍,精通历法,善观天文,习占星之术,能知前古而见未来,曾做“散关”关令。老子将西出散关以升昆仑。喜占风气逆知当有神人来过,乃扫道四十里,见老子而知是也。老子在国中未有所授,知喜命应得道,乃停关中。宝鸡市区西南益门镇之通仙观(虽毁战火,迹尚依),旧址原是尹喜故宅。

古大散关是老子《道德经》出书地。《道藏·西升经》和东晋·葛洪著《抱朴子》亦有云:老子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为喜著《道德经》。据传老子西游遇关令尹喜于散关,授《道德经》一卷。老子在大散关遇到尹喜,两人相聊甚欢,老子便将智慧加以固化,写下《道德经》让尹喜自己去钻研,并约定千日之后四川相见。就这样,尹喜成了老子的大弟子,并因为这本影响天下的奇书而闻名。据司马迁在《史记老子传》中记载老子“因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言道德经五千言而去,莫知始终”,尹喜感动了老子,老子遂以自己的生活体验和以王朝兴衰成败、百姓安危祸福为鉴。溯其源,著上、下两篇,共五千言,即《道德经》。在尹喜故宅,遗有老子给尹喜授经的“说经台”。老子的《道德经》是应尹喜之请,经老子“语之伍千言”,由尹喜“过而书之”。相传老子曾在天台山讲道,天台之峰有道家尊崇的祖庭“玄都”,山脚有“玄关”,人称“老子骑牛过玄关”。  

老子在临洮去世。老子出关遂(西)去。他游河湟,涉流沙,访陇西,旅游传道达17年,后落脚临洮(狄道)继续传道讲学,吸引了天下众多高贤隐士纷至沓来,最终飞升于狄道东山之凤台。老子在临洮羽化后,其子嗣在此繁衍。唐太宗李世民所修《氏族志》称:李氏凡十三望,以陇西为第一。于是有“天下李氏出陇西之说”,与其他研究文献称皇封“李耳天下第一李姓”相吻合。在甘肃临洮,至今尚存“升仙台”,每年举办“老子国际文化节”,这一带住民历尊老子为始祖,自誉老子的后代。

    二、龙门洞与丘处机

金末元初,被成吉思汗称为“活老子”的丘处机,在磻溪(在今宝鸡市西南部)苦修6年,又到陇州龙门洞潜修7年。丘处机的诗词《磻溪集》、创立全真教龙门派的命名都用了苦修过的磻溪和龙门两处地名。这里,在他一生中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为以后的弘道与传教活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丘处机晚年之所以能够以七十四岁高龄,远涉几万里,觐见成吉思汗于雪山之阳,并以其从容的应对与真诚的回答,使成吉思汗言听计从,这与其在磻溪、龙门的十三苦修是分不开的。他西行止杀,成为成吉思汗的国师。东归后,丘处机受命在燕京太极宫主管天下道门,使全真道得到较大发展,著有《磻溪集》、《鸣道集》等。  

1、磻溪宫与《磻溪集》 磻溪宫,在陈仓区虢镇城南3公里的磻溪镇杨家店村之地。位于陈仓区磻溪镇与钓鱼台一河之隔,始建于秦,为萧史、弄玉辟谷修炼之处。南依秦岭,北拥渭水。丘处机选择磻溪为修行地,可能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这里风景秀丽,仙迹众多;二是这里离古钓鱼台近,可以寄托对远祖姜太公故迹轶事的仰慕和向往。三是这里人文焕彩,有利于修学。《玄风庆会图说文》引孙周《长春真人传》亦云:“重阳捐馆,归葬终南,已而登西虢,览山川之秀气,访神仙之遗迹,左萧史凤凰之台,右王乔烟霞之洞(王乔,汉代为柏人县令数年,后弃官修炼道术,得道后骑白鹤升天。),前尚父之钓溪(姜太公钓鱼台,现在附近的大王镇),后刘纲之仙岭(东吴官吏刘纲,字伯鸾,有道术,亦潜修密证,人莫能知。源自《神仙传·樊夫人》),乃虢之上游,遂肥遁旷谷。于是峻一台,西倚飞云之壁,东临漱玉之溪,北跨渭滨,南依山色,中引清风,故号曰清风台。” 丘处机初入磻溪,就在那里开掘一洞,起名为“长春洞”,用所凿之土筑起清风台。开始在洞内清修。人地两生,又别无供养,为了生存,丘处机只好“逐时村巷求觅”,靠化缘度日,一天只化1次,化不来就挨饿。每日到渡口为来往行人免费背渡。冬天天寒地冻,肚饥衣单,“冻手频呵”。在这种困境中,他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灰心丧气,而是道心愈坚。坚信自己‘早晚超生灭’。时间一长,他崇高的人品,坚守苦节的毅力深深感动了乡民,尽呼饭相留。到磻溪后,6年未点过灯烛。岩边生长很多莎草,秋天采集经过日晒雨淋,干后成丝,闲时合成草绳,编织蓑衣穿上“时伴樵牧嬉游”,人皆呼“蓑衣先生”。白日乞食,夜间打坐,为完善自我超越自我而苦修,另一方面胸怀济世度人之志和弘扬教门之愿而刻苦读书。丘处机认真研读道经,读到《黄庭内景经》“昼夜不寐乃成真,雷鸣电激神泯泯”,夜就战睡魔,勉强不眠,终于战胜睡魔。从此夜不倒卧,只以打坐入静为休息。 为了实现“全真而仙”的理想,丘处机却能安贫乐道,心安理得。他以坚强的意志与超人的毅力,与困苦生活进行着斗争,磨炼与塑造着自己坚忍不拔的品格。

《磻溪集》,是丘处机以修道地名命名的诗词集。 他居磻溪6载,以写作诗词为日常修道功课。《磻溪集》第一首题为《秦川》的诗词写到:“秦川自古帝王州,景色朦胧瑞气浮。触目山河俱秀发,披颜人物竞风流。十年苦志忘高卧,万里甘心作远游。特纵孤云来此地,烟霞洞府习真修。”第二首题为《磻溪》的诗词写到:“故人别后信天缘,浪迹西游住虢川。宛转风尘过万里,盘桓岩谷洎三年。安贫只解同今日,抱朴畴能继古仙。幸得清凉无垢地,栖真且放日高眠。”在磻溪苦修功行的六年中,丘处机“博览诗书,盖从隐居秦陇始。”与古来修行家不主张精于文墨,入道便废斯文而专事修炼。丘处机不然,主张修行吟诗两不误,作诗不事工巧,率性即兴,有感而发功出自然,妙而合道。 丘处机不断与当地道友、士人相往来,在《磻溪集》中,他曾有《答宰公子许秀才》、《赠周二生见访》、《次韵银张八秀才》、《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等诗词,说明丘处机与当地秀才、解元等的来往是相当频繁的。丘处机与当地士人的频繁往来,主要以参学与借书为主,其《虢县银张五秀才处借书》诗言:“盛族文章旧得名,芝兰玉树满阶庭。光辉代代生豪杰,讲论时时聚德星。顾我微才弘道晚,知君博学贯心灵。嘲吟不用多披览,续借闲书混杳冥。”由于磻溪

发布日期:2016-8-17 15: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