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要闻 >> 正文

华裔的孩子学习汉语应该是顺理成章之事

华裔网作者:康萍

    华裔孩子,学习汉语,应当是顺理成章之事,无可厚非。汉语是他的母语,熟练掌握自己的母语,是天经地义。当然,一些在非母语环境出生的华裔,他们是因为生存和爱好的选择,不学习母语,用其它语言作为自己基本的交流工具,也无可厚非。但作为一个华裔,不知道自己的母语,不了解自己的母语,甚至不会说自己的母语,在今天这个多元包容共进的社会,势必还是一个莫大的遗憾。人们都在自己母语的基础上,追求多了解或多掌握几个语言,让自己如虎添翼、如鱼得水;谁还剁掉自己天生的翅膀,到义肢厂再按上金属的、塑料的、橡胶等材质的翅膀飞。汉语,不仅是交流和表达工具,它每个字、每个点,都记录着中华民族的成长、奋斗和努力,这就是区别于任何语言而不可替代之处。

        一、文化与语言的关系

最近连续遭遇几篇同样主题的文章,以满腔爱国情怀痛诉与其他文化争夺孩子的艰辛历程。比如“伟大的母亲为了孩子不与母体文化割裂而放弃国外优渥的生活和工作,返回大陆上学”,又比如“某富豪父亲痛悔当初不该送孩子幼年出国求学,自叹等于白养”。更有铺天盖地的纠结与质疑,纠缠于国外华裔孩子面临的双语学习、文化归属与认同问题。

其实这些纠结都可以归结为一个共性的问题:文化与语言的关系。由此引发一个更现实也更迫切的外延问题:如何在非汉语环境中培养孩子的汉语应用技能?顺便也保留孩子对中华文化的热爱?

首先来谈第一个问题:文化与语言的关系。语言是文化最重要也最深刻体系的表达方式,但语言传达的精神与思想才是文化的内核,而非语言本身。如果说语言确实有文化表达的作用,那么表达中国文化精髓的语言也不一定仅限汉语,任何语言都能够胜任。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那么多不谙汉语的外国人痴迷并深深受益于中国文化的原因所在,其中不乏声名赫赫的历史学家、心理学家、哲学家,如荣格、斯科特.派克、歌德、汤因比。

更何况体现文化精髓的生活态度与价值观,很大程度上并不能通过文字得以充分和具体的传达,更多地体现在风俗习惯、待人接物、生活抉择、家庭关系等最真实的生活细节中。从这个角度说,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对待自己和对待世界的态度。

所以那些伟大的父母,那些为了孩子而舍生忘死冲回国内求学的父母们,在采取行动之前应该审慎地想一想自己内心对孩子的真正期求。如果真的是为了让孩子吸收中国文化,求得文化归属与认同,这样做既非最有效,更非唯一的捷径。即使只是为了熟练地掌握汉语这门技能的应用,也并非此路一条。综合考虑性价比以及与此伴随的机会成本,回国求学就更不占优势,更多的“捷径”自会凸出水面。

当下的国内,文化断层,信仰缺失,几千年的农耕文化千疮百孔,新的工业文化尚未建立,以“标准化答案应试”为核心的义务教育体制弊端重重、积重难返。不用说文化的热爱与认同感,即使是只求得汉语技能的熟练掌握,恐怕也会让人失望到绝望。小学六年最宝贵的时光,以机械重复训练的方式换来的,也只不过是2500个汉字的机械读写。而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沉重到让人无法承受:智力发展、思维能力和自我认知,学习的能力与欲望。

即使身处大陆,如果没有家庭阅读的步步跟进,没有父母的榜样作用,没有家庭教育塑造的“文化小环境”,让孩子在群体无意识的洪流中,在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合力之下自发成长,那么今天的孩子,明天的成人,也绝无可能滋养出文化的认同感,更无法培养出支持深度思维的强势母语。因为我们的教育不需要你思维,甚至强迫你不要思考。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的教育成果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无可辩驳地证实了这一点。我倾尽余生之力所做的,也无外乎是帮助家长们在流俗的洪流中打造家庭教育的挪亚方舟——文化微环境,抗衡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的消蚀之力。

     二、退一步海阔天空

那么,海外华裔孩子的父母,何不换个角度,感恩生活的赐予,让你的孩子降生在天然的文化比较与双语环境中呢?

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的地球村时代,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孩子,自降生那一刻起,就拥有了地球的球籍,毫无选择地成了一个“国际人”。不论主动还是被动的选择,我们的共同目标都只有“脚踩大地,胸怀世界。”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生活中,不论是自然地域上还是政治范畴里,融入文化之中,超越于文化门墙之外,大势所趋。文化理解、包容与融合,势在必行。大陆的义务教育体制多年来倾力打造的外语教学之塔,尽管形同完败,但也可作为培养国际人才的有力注脚。

歌德曾经说过“没有掌握至少一门外语的人,就算不上真正掌握了自己的母语。”同样,不曾理解和欣赏过其他文化的人,也绝不会清醒而客观地热爱自己的母体文化。没有经历文化比较,“闭关自守”的文化热爱更多的是一种盲目的固守,一种群体无意识的无奈的抱团取暖,一种对“文化排斥与对抗”的盲目本能。这也同样体现在我们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身上,不论身处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

      三、何为文化热爱?

什么是对母体文化的热爱呢?我的理解是,你认识到母体文化的不完美,正因其不完美,使最初本能的依傍演变成一种清醒而深沉的理解与热爱,因为你的身上淌着文化的血液,这个文化塑造了你,而你,经过千回百转的比较与辨析,也同样温情地拥抱了她。

比如我今年16岁的儿子康康,已经在美国上了两年私立寄宿高中。14岁出国以后,在语言与文化、价值观的剧烈冲击中,他好像忽然懂事了好多,更加孝顺明理。我自认开明,但在思想上还是极为传统。孩子从来不在生活琐事上让父母操心,反而是每天追着打电话找我谈心,自我的反思,未来的设想。在彼此的倾听与倾诉中,在价值观与文化理解层面上,感觉到我们的心灵日益贴近,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对母体文化的认同竟然生长在异族文化的洪流里,看似悖论,实则自然不过。

康康假期回国小住,在乡村集市上,他和配钥匙的商贩、卖菜的农家奶奶谈天说地,至欢处放声大笑;在文化落后、经济贫穷的彝族村庄教孩子们学习数学、外语、历史,有爱心更有耐心,悲天悯人,并更加激发自己的使命感和奋发向上的决心……这一点一滴,才是我所认可的文化认同与归属,是无条件的接纳,是融入,是热爱,是超越。

可就是这位打骨子里认同中国文化的少年,汉字的书写却是一塌糊涂,提笔错字,东倒西歪,惨不忍睹。对此我尽管有遗憾,但并不后悔,毕竟,我们把大量机械书写的时间用在了大量深度阅读、文化游历和阅历积累上,否则哪里有今天建立在深刻理解与包容之上的文化认同?哪里有在美国最优质私立高中游刃有余的这位国际化少年?人生就是取舍,哪里能事事完美,什么都能得到呢?

对走上国际化之路的孩子,家长心里要时刻反省自己对孩子真实的期望值,及时调整,才可以避免落差与失望,同时避免自己的固化拖累孩子成长的步伐。

      四、再谈国学

让我们再谈谈风口浪尖上的国学,因为国学一向被视为中华文化的精髓。就以我的经历为例。我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始于高中,始于国学,具体而言就是唐诗宋词名家散文,《三国演义》、《红楼梦》。最初喜爱的就是韵律与境界之美,开阔旷达,幽远清静,世事练达,人情通透。其中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但最初的喜爱更多的出自本能,并没有这样深刻的理解。年龄渐长,经由西学予我的清醒的觉知,对审慎与逻辑精准的追求,敏锐的判断力,深刻自省与在万千人群中破围的勇气,回头再看国学代表的传统文化,眼光已经不同。清醒地看到了她的不完美,正因其不完美,人生之初本能的喜爱变得冷静而客观,并因此而愈加深沉,融入血液,浸入生活和气质。

在我义无反顾地摒弃自己成长过程中被动传承的文化习俗之“糟粕”,拥抱西方文化旗下的自由、独立、勇气与毅力之际,转身之际,却不可救药地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开阔旷达、幽远清静、圆润通透再次倾心相爱。这一次相爱与前不同,因清醒的理解和接纳而更加情深意浓。正恰如,打破了一道门墙,拥有了两个爱人,从此有了“沾花惹草”的瘾,饮尽天下文化佳酿,沉迷于“普世的人性,普世的美”。一日看到龙应台的一句“国际化不是目标,而是手段”,瞬间引为知己。在我看来,国际化不是舍此即彼,而是文化与人格的丰富、客观与宽容。

对于我们的孩子,国学确实是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不过国学水平不是背多少古诗看多少文言文能够量化的。只有热爱,为何热爱?因为有用。有用是热爱的土壤,不论是精神的滋润,境界的开化,还是勇气的激励,技能的给予。从技术层面,与其形同苦役般地完成任务完成作业,不如背几首“一首唐诗

发布日期:2016-7-28 17: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