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文化频道 >> 文化版块 >> 文字 >> 推荐 >> 正文

说“裔”字的古往今来弥补我们有过的缺失

华裔网作者:胡玉博

 

  我对“裔”字情有独钟,是因为改革一开放,我们中国大陆看到港澳台和外国一下傻眼,觉得自己完全是一个土老帽的时候。国门打开,我们顿感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在此现实之下,中国至少有两三种思潮反应出当时的心态变化和行为言行。一种是全身心迷外型的,他们换衣服,改头型,起洋名,学港澳台语气,琢磨着能去港澳台,再到美国泰国什么的国外,逃脱自己的贫穷和落后,挖空心思找路数和关系,叫婆、叫爷,只要让他逃出这个穷窝就行。其次是麻木型的,他们看自己,谁也不看,让自己弄啥就弄啥,看到好的最大“笑笑”过去了,该干啥还默默的干,吃自己饭,干自己的活。第三种是注意着国家的变化,如何提高自己,让自己真正能发挥自己想法的人。他们不相信天下掉馅饼,他们知道中国大陆和港澳台的差距,更知道和外国的距离。他相信同样是人,只要有好的社会环境,大陆人一定不比港澳台差。国家既然打开国门,就是在谋变,这是自己努力能达到的机会。他牙根就看不起等馅饼的人,更看不起有奶就是娘的人,坚持着自我作为、坚持着自我努力。

十六岁,一部浩然的长篇小说,让自己一下,醉身于爱好文学的执倔。因为这个爱好,蹉跎了自己本该几次到手能轻松成功一生完全不用不停努力不敢歇息就一定很好的生活。读中国的、读欧美的、读俄罗斯、读阿拉伯等国家的文学、历史和哲学,祁想自己的文学写作能有质的变化和飞跃……一个突如其来,让自己弃文入海,走进追求完全自我。要想有自己,就得有物质的保证,只有自己抓住物质,才能有精神主宰的自己,继日成就一个完整的我。看到崇洋迷外的盛行、漲狂和献媚,只能用自身的符号语言表示不齿,做自己的事。

为此,自己能够第一次堂堂正正以自己的大名注册自己的公司,我就引申一位世界著名诗人的名句“我就是我”把它用“华裔”这个生僻的词作为我们公司的字号,一表自己就是自己。不易重复,对善于琢磨的人,我这个公司绝对刻记在他的脑子,不会忘记。“裔”字用字率比较低,区别任何人,不易重名。后代子孙意,清楚表明自己就是华人的后代子孙,不是其他人的后代子孙;裔的二层意思是边远,四周,组词:四裔,表明自己的理想不是一隅之想,是很远,是很大的“周围”这个大目标。在中国之内不用说自己是华裔,没必要区分,起这个字号,确实有点多此一举。站在地球的高度上,为了区分你是哪国哪裔,才用什么裔来区分。模糊、大概的亚裔、欧裔、非裔;详实准确的华裔、日裔、韩裔等等。我们有了站高的眼光,我们站在中国之内用“华裔”,就是无声抗击在国内土生土长的“假洋鬼子”,再引申到“我就是我”!当然,我不是塞万提斯,我知道。我的短板和缺陷,我自己清楚。我面对着任何严酷、矛盾的挑战,在商业大海里,苦苦找寻着适合自己的踪迹。

于是,“华裔”称谓带来我的好多无奈和苦笑。“华商(裔)公司,拿票!”、“华侨(裔),”眼睛细瞄一下我,心里看我不像华侨,好不耐烦地:“华侨(裔)公司”心里暗骂我还是什么华侨公司哩的“嘟囔……”很少有人把我的公司名字念对读准确,只有少数“不轻易读出声来”的人在琢磨,让我敬佩他对中华文化的严瑾和谦虚。当然有认识的,这没问题,也只是少数的同胞呀。说点大笑话,连我们国家的公务员拒绝我用“华裔”的理由,竟是这样的堂而皇之:“华裔”是海外华人在国外的专有用词,你无权用它做字号。我啼笑皆非,我们一个堂堂产生“华裔”的主体国家,我一个真真实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没有权利用“华裔”的称谓,只能海外和我们有血肉相连的“华人”独用?我们泱泱大国一个国家的公务员,竟然如此文化素养,我真不敢恭维,简直让我们这个五千年后的华人子孙后代的“华裔”,难见列祖列宗,汗颜至极。

改革开放前,由于我们的诸多原因形成的“闭关锁国”,国内很少有外国人进入,我们也很少去国外。少数流落在海外的华人、华侨所生的儿女,特别是和其他国籍、民族在婚所生的儿女,我们最容易方便之称呼就是“华裔”。虽然他们在国外,不管是纯血统还是混血统;还是他们加入所在国国籍或保留中国国籍,和我们都有着割舍不断的血缘联系,国内报刊等媒体,说到他们就分别称他们为“华裔”、“华侨”和“华人”,来区分他们不同的身份状况。这样,我们这些几千年后的一些“华裔”同胞,就大概臆断简单地认为这个“华裔”词,就是只能说在外国的华人后代,不能对中国内的华人后代说,只有他们专用,我们不能用的错觉概念在脑子里留存。笑话呀,我们是产生“华裔”的主体国家,我们不能用,这个“华裔词汇,未必贫乏和单调了吧!我们这个汉语言的发明创造国、最大使用国,在中国创造的汉语言的国度里不是自己犯忌自己吗!在那样的语言环境里,说我们的海外血亲,是对的,没错。我们若改个语言环境,在国内说“华裔”,当然是说我们自己呀。

这不是多此一举,好多中国人,他们已经在我们的国内以“美裔”、“美籍”、“英裔”、“英籍”等张杨自得于同胞之中。我们这些既不想加入外籍,又不想人为把自己的血液从名词上改入什么裔的人,也好和他们加以区别,不引起别人的误会。看我们长的和他们一样,说我们是不是,想沾光人家什么的好。我们的一些同胞,为了能学习更多的知识、发挥自己的人生价值或创造更多的财富到国外、或加入他国国籍,不错,我理解,这仍然是我们华人的骄傲,我们应该为他们点赞。但我们对那些卖身投靠、有奶就是娘的成功获得者,还以示自己和中国人不同的所谓同胞,我感到耻辱!我更喜欢和敬仰为自己民族和国家奋斗的人,他们孝敬祖先,不畏艰难、不怕辛苦、不计个人得失,这才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风骨和脊梁。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默默奋斗、坚守,甚至是个人牺牲,才让我们这个几千年的民族大国得以继续和持久,他们才是我们的国魂民粹。一个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的人,算人吗;一个连生他养他的国都不在惜的人,值得人们尊敬吗!我不是纯民粹者的极端,我希望人们和知根知恩的人交往;和这样的人交往,人类才能彼此前进、发展和共同获益。

“华裔”词汇是我们的祖先所造,我们作为他的后人子孙,我们理直气壮的继承,当然理直气壮的用。这有什么不能用的道理,不混淆我们的血亲,更加明确地表示我们对我们血统的认同和继承、坚守,这有什么不好,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基本。

发布日期:2016-1-14 16:5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