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经济频道 >> 财经图库 >> 正文

中国如何应对新常态下各项反洗钱挑战

华裔网作者:钱哆哆

中国人民银行网站透露,中国人民银行27日召开2015年反洗钱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李东荣会上称,中国正面临各种新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挑战。

加拿大《世界日报》认为,中国持续展开猎狐行动针对逃外贪官,其中一个让人感兴趣的是,究竟这些贪官是怎样把数以亿元计的赃款逃到国外,消息指,他们主要是透过“网银划转”、”空壳公司”、”地下钱庄”等方式运作。其中一家地下钱庄就在本拿比,涉及金额达85亿元人民币。

据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透过公检法、人行反洗钱等系统人士深入调查,贪官主要是透过“网银划转”、“空壳公司”、“地下钱庄”等方式运作。而“地下钱庄”通常以“XX商行”、“投资公司”甚至“移民服务机构”的名号出现。

根据披露出来的宗卷(2010)扬刑二终字第0054号的判决书显示,一家位于温哥华地区本拿比丽晶广场的加拿大特快汇款有限公司,正是一家“地下钱庄”。

案情透露,来自福建省福清市的何家财与妻子在本拿比注册这家公司,何家财自任总经理。

公司成立后,拟在中国开展特快汇款业务,因未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何家财于是在中国国内采用境内支付和收取人民币资金、境外收取和支付相应外汇资金的方式,从事境外和中国之间外汇与人民币买卖业务。外币一律滞留国外,人民币一律滞留中国国内,两边帐户各自用现金对冲,不直接往来。

为了不引人注意,何家财还把客户的大额资金,化整为零,分成若干笔存放于不同帐户。据悉在中国开设的帐户就多达336个。而他从中收取手续费获利,在加拿大收取每笔0.3%至1%不等的手续费。

他主要雇用老家的妻姐夫妇施丽云和陈云龙,在中国以多个亲属的名义开设了众多私人账户,用来存放客户的款项;并按照加拿大特快汇款公司的指令,负责给国内的客户支付或收取汇款。

资料显示,何的快汇公司平均每天交易额达460万元,遍及全中国20多个省份共4000多人牵涉其中。

李东荣指出,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中国正面临各种新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挑战,人民银行反洗钱系统要积极探索新的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依法行政,尽快适应新常态下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努力开创反洗钱工作新局面。

周小川行长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中国银行洗钱的指控需要更多时间进行调查。

据外媒报道,意大利金融警察对非法外流资金网络展开打击行动。这个洗钱网涉及10亿欧元,其中大部分寄往中国。在这次行动中有18人被逮捕或受软禁。意大利警方说,这些汇往中国的钱来自欺诈,逃税,假冒产品销售。 

罗马警方介绍,在意大利,主要在首都罗马,警方了解的一些中国企业主和商人,将走私和销售假冒产品及偷税漏税所得收入,通过名叫Sigue的英国金融公司寄到中国。

Sigue金融机构在罗马开设7家分公司,主要经营当地中国人汇款业务,汇款多使用假名,有瞎编的,也有死去的人名,甚至还有不知情的客户。

此外,Sigue公司将中国人的汇款切割成几部分操作,每笔金额都在意大利政府为防洗钱而规定的申报线之下。英国Sigue公司的反洗钱负责人和商务负责人都在被起诉之列。意大利警方还没收了1300万欧元,相当于Sigue公司的非法盈利所得。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表示,近年来,顺应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发展的需求,我国跨境人民币业务本着积极稳妥、合法合规、市场导向、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原则,得到了较快的发展。

在业务拓展的过程中,办理机构要坚持依法合规,建立健全相应的规章制度,防范法律和操作风险。我们已经注意到媒体有关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报道,正在对相关情况了解核实。

媒体报道称中国银行“优汇通”业务涉嫌避开国家外汇管制,实现超额汇兑,协助客户“洗钱”和向海外转移资产。对此,中行回应称,“优汇通”属于金融创新产品,已事先向监管部门作了汇报,报道提及的“地下钱庄”和“洗黑钱”情况与事实不符。

按照我国外汇管理规定,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五万美元。据了解,中行“优汇通”是中行广东分行的一项业务,可以为需要移民的客户无限额地换取外汇,直接打到国外账户。

其流程为,开设中国银行广东分行账户,把人民币先汇到国外,再由中行的国外分支机构兑换成外币。据称,该项业务相当火爆,在其发起地广东,一家支行一年多的业务总量已达六十亿元。

李东荣强调,2014年中国反洗钱工作继续稳步推进,不断取得新的成效。人民银行与有关部门协调配合,在国家层面建立了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评估体系,

然而,香港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平安证券香港因反洗钱内控缺失被罚480万。公告指出,香港证监会调查发现,平安证券香港于2010年8月至2011年4月期间,没有就防止洗黑钱活动制订内部监控程序,没有制订及遵守适当有效程序以在执行付款时保障客户资产。

无独有偶,大洋彼岸的美国近年也屡发反洗钱处罚大案。汇丰银行因被指沦为洗钱工作而支付了19亿美元的和解费。有媒体报道,因违反美国制裁古巴、伊朗等国的规定进行数百亿美元金融交易,法国巴黎银行的和解罚金可能为80-90亿美元。

首先要明确一点,不是所有的处罚都是因为发生了洗钱案件,也不是合法的业务不能被作为洗钱工具。换言之,所有的金融产品都能被作为洗钱工具,但没有任何一家金融机构会明目张胆的开展洗钱的业务。作为一家有份量的媒体,不应该给普通民众造成这样的误解。

其次,作为一家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金融机构,事件发生后尚不能认清业务中确实存有漏洞与风险,全盘否认,认为自己无过错,洗钱风险只字未提,以业务经过批准就一笔带过,置反洗钱工作要求于何地?

在这个问题上,不仅中国金融机构做的不好,美国的同行也一样。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监管机关对银行(主要是外资银行)的反洗钱处罚动辄上亿,其主要原因是内控缺失,可能被作为洗钱工具。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金融机构“幸福”得多。虽然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开的报告,2011年中国人民银行因反洗钱事项对金融机构及责任人处以总额达1349.16万元的罚款,但这是基于对1506家金融机构(含金融机构的各分支机构)的现场检查作出的。

中国反洗钱工作的主管部门是中国人民银行。2006年《中华全国反洗钱法》颁布以来,人民银行在反洗钱工作上下了不少功夫。东南沿海的洗钱压力一直很大,客观而言,相比部分内陆分行,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的反洗钱工作力量绝对不弱。

李东荣分析了当前国内外反洗钱工作面临的新形势,强调今年要认真做好新常态下各项反洗钱工作:

一是立足长远,认真做好国家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评估以及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第四轮互评估有关工作。

二是强化依法行政意识,建立科学的反洗钱法律体系和工作机制。

三是加强与有关部门的协调配合和信息共享,提高反洗钱监测分析和反洗钱行政调查工作的有效性。

四是进一步提高风险意识,加强高风险领域反洗钱监管。

五是在开放形势下加强学习和调研,全面提升央行反洗钱履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