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当前位置:华裔网 >> 华裔巨擘 >> 艺术频道 >> 收藏拍卖 >> 经典藏品 >> 正文

文革壶的识别及其价值

华裔网作者:闲来玩壶

文革壶是特殊年代的产物,如何识别它,如何评价它的价值,是当今紫砂界不容忽视的一个大问题。第一,它的历史价值高,第二,它的文化艺术价值特别,观之赏之余味无穷,第三,泥料纯正,稍作保养就会光彩照人,令人陶醉,第四,它的制作方法特殊,并非人们想象中模制那么简单。

一、文革壶的识别

文革壶的识别必须把握以下几点:

(一)、泥料优良纯正,凡制作的政治壶,如领袖人物,英雄人物,工农兵人物及政治口号等,选用的泥料都是上等的朱、红、紫三种,壶体经清洗后,用沸水稍作保养,即刻会显出不凡的风采,越保养就会越明显,无论是使用过或是未使用过的壶,都有这种优势。再则,泥料的光泽与新壶不同,不浮躁,丽而不骄,深沉老气,给人一种饱经风霜和玉质般的脱俗之感。八九十年代高仿的一批相类似的壶,泥料质杂,颜色暗淡,当然也有质纯色亮的,但由于外表沧桑感不足,稍有功底的人一般都能分辨。

(二)、壶体外表装饰朴素无华,以泥绘(或称粘贴)为主,多为毛主席头像和英雄人物形象等,书写的政治口号以刻画为主。凡有毛主席头像的壶一定是单孔(象征忠心无二),其它的为多孔,孔眼为九孔和七孔。后仿的一批壶一般为多孔,孔眼混乱,有的孔眼甚至达到10眼以上,且泥绘、刻画都缺乏生机,典型的平庸壶。

(三)、制作方法为:凡名师和业务骨干制作的政治壶,一般为手工成型,模范校正,仔细观察,壶内壶外拍痕明显,同时,壶外的模范校正线也较明显,其次壶的嘴、把、盖、底等部位的衔接线也较清楚。在那个时期制作的政治壶,尤其是有毛主席头像的壶,都是由厂里统一制模,由各制壶人按其规格大小手工完成后,再用模对壶规范检验,以防出差犯错。

(四)、口盖合缝程度没有严格要求,但功底深厚的大师级壶,口盖百分之七十以上可达标。在当时,壶的口盖不会经过磨砂后第二次重烧,原因为:一是具有政治色彩的壶不会使用,二是过分精化壶艺会被扣上‘白专’道路的帽子。壶出窑后若发现口盖有问题,一般会听之任之,若差异不大,且制壶人又是视壶艺如生命的人,也许会稍作磨合。总的来看,大师级的文革壶口盖多较严合,有的全方位合缝,有的定位合缝。顾景舟的文革壶(也包括他的有些艺术壶),很多都是定位合缝。假若有好运者收到顾的这种壶,一开始绝对不会认为是真品,但经过仔细把玩研究后,你会感觉越来越真,因为有些细节不是作假者仿得出来的,比如有一把顾景舟的毛主席壶,壶盖上面三朵徽花作三角形排列,壶身双面镶贴毛主席头像,头像的两侧各饰一朵徽花,若不定位上盖,就会出现上面的徽花角对准毛主席头像,或盖内‘景舟’印款在毛主席头像之上,造成大逆不道之感。但当盖内‘景舟’印款方向对准壶嘴,恰好有一朵徽花方向对着壶把,另两朵徽花的角也正好对准壶身下面的徽花,从而完全避开了毛主席头像。同时,盖口也达到了高度严合,并倾斜至九十度以上也无落帽之忧。在当時,顾景舟的这一高招既满足了他造壶的艺术意境,也避免了别有用心的人抓他的把柄。其心可谓细,其智可谓高。后仿者能有这样的高智慧高功底吗?

(五)、文革壶印款因时期不同有别。68年之前,印款照落不误,且为繁体字,壶底、盖内皆落款。68年批判名利思想时,落款仅局限壶底,盖内不落款,且为简化字,印章独特,就像当年领粮款时使用的骨木印章一样,方正平稳,规范一致,如68年的‘表忠壶’底款使用的就是这种印章。这里还要说一下的是:68年的‘表忠壶’作者底款的位置不在正中,略偏。‘斗私批修’和‘一九六八’款在正中,排列秩序为:作者印款,‘斗私批修’款,‘一九六八’年款,从上至下,其用意就是某某要斗私批修,某年。观在市面上有许多仿品,印款不纯,年款‘一九六八年’也在‘斗私批修’款之上,且名款,年款,‘斗私批修’款都是在居中位置并齐上下排列,没有体现毛主席‘斗私批修’指示的严肃伟大。

68年斗私批修之后一段时间制作的壶无印款,后因质量有问题难以追究责任人,改为编号款。69年下半年后有所松动,壶盖内默允作者盖两个字的长方形印款,以后逐年放开,不再成为禁忌。当然,在这期间,凡是涉及政治的壶,尤其是有毛主席头像的表忠壶是必须落款的,要不然壶上有问题拿谁问罪呢?再说,如果用几号代替人名落款显然是对政治壶的不恭敬。

总之,文革壶的识别除了靠个人的悟性外,更重要是收藏者必须了解那一时期的政治背景,社会形态,文化特色以及人们的思想意识观等,不了解这一点就会影响对文革壶的正确判断。现在市场上有些无知的人,明显是一把很老气的文革壶,比如毛主席壶,稍有知识的人就会知道此壶在当时是不能使用的,然而销售者偏偏在里面作旧,弄点黑色的物质充当茶垢,有的甚至在外面将其涂抹成古壶颜色,美其名曰清代或明代的,令人捧腹。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文革政治壶是当时制壶者过于谨慎造成的,比如外表打蜡抛光,让其光彩夺目(据说这也是紫砂出窑后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壶内抹难以清除的黑油等等,仔细观察,有些油渍明显是刚出窑时涂抹的,像是打磨润盖的那种油,想必是制壶人为防备对毛主席不敬的人使用吧?顾景舟的毛主席壶往往也有这种情况。

二、文革壶的价值认识

对于文革壶的价值认识,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一)、历史价值:

文革壶产生于特殊年代,发展于特殊年代,在紫砂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席位。它承前启后将紫砂行业发扬光大,为后人留下了不朽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可以这样说,没有文革壶的发展史,就没有今天紫砂业的发展史。文革壶的发展有力的推动了今天紫砂业的发展,为今天的紫砂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有人在谈及文革壶时,往往摆着一副不堪回首的痛苦样子,认为若不是‘文革壶’年代的耽误,他的制壶水平会更加高超。殊不知,若不是特殊年代的洗礼,他的人生会有这么丰富吗?他能制作出好作品吗?甚至可以这样说,他现在认为很高的作品,说不定还不如他当年的文革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在的作品有可能失去意义,最终消亡,而文革壶作品倒有可能让他扬名立万。有人说文革壶粗制乱造,没有收藏价值,显然是他没有读懂文革壶,没有真正理解收藏的意义。一个对重大历史事件,重大历史时期的产物都缺乏认识,缺乏兴趣的人,无疑他不是一个合格的收藏者。中国的文革产物是因为受到海外的亲睐才逐渐受到国人重视的。可谓旁观者清。文革年代,也可以说是毛泽东年代。不管人们怎么评说这个年代,但有一点是世界公认的:即毛泽东的伟大无私。他的伟大超越在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主等帝王,而且他还是广大劳苦大众的代表人物。文革时期虽然过偏过左,但人们的思想意识是纯洁的,不贪欲,不欺诈,虽然动荡,但很稳定。无盗无贼无贪官,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们连做好事都是在暗中悄悄进行。文革壶就诞生在这样一个年代。这样一个特殊年代的产物,它的历史价值无疑是非常深远重大的。

(二)、文化艺术价值:

文革壶开创了紫砂历史上的先河,第一次将国家政治与紫砂壶文化艺术紧密联系起来,使后人在欣赏壶时回味探觅那一时代的政治文化,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文革壶的文化艺术是文革时期的派生物,是文革时期政治色彩的写照和重现。首先从壶形上看,壶体端庄大方,精神饱满,壶色纯正红亮,给人一种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精神感染。赏之让人心情愉悦,充满力量。由于壶的泥料上好,使用时那种艺术感染力更强,置茶注入沸水后,壶体就像复苏了一样,容光焕发,上面的人物和刻画更是灿然夺目,栩栩如生,给人一种震撼和痴迷。饮茶如饮玉液,赏壶如置仙景。那种感受,那种心情简直无法形容,这绝不是夸张诱导。当今的精品壶我也赏玩过,尽管壶艺非凡,完美无比,壶上的‘宝光’胜过‘供春’‘大彬’壶(现在的壶一般都有这么完美,技术超越紫砂传统),但总牵不起人的那种醉痴昂奋的感觉,就像欣赏一位修整过分完美的女子一样,相反让人兴趣索然。赏物是赏劲道,观人是观气质,过分完美反而不美,这可能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吧。现在的精品壶在外观上的确‘超凡脱俗’,但细品之时总觉得内在气质欠佳,不如以前的老壶,比如文革壶,虽然朴素无华,但洒脱超然,平凡之中见功底,有劲道,有味道。原因何在呢?很简单,与制壶者的人生观发生变化有关,以前制壶不图名,不图利。现在制壶名利双收,鲜花美酒,不再视金钱如粪土,养尊处优,自满自足。想一想,何来劲道味道?做的壶再多,再‘完美’,也是缺乏持久生命力的。今后人们的赏壶水平会越来越高,绝不会单纯的看一个制壶者的名声、地位、职称等而盲目追捧。顾景舟在文革后期直至去世,为什么制的壶越来越少,甚至几年才做一把呢?因为他的感觉越来越少,如果他为金钱的话,他可以做很多壶去卖,但他不这样做,他所做的壶都是在他人生有很大感悟的时候才去做,所以他制的壶永远有人生的劲道,永远有强烈的生命力。

做壶即做人。壶上的精神实际上就是制壶者的精神,就像人们常说的读其文如见其人。若用现在的壶与当年的文革壶相比,首先在精神方面文革壶就占上风,其次,二者的劲道不可同日而语,品味更是不可相提并论,好比小米和奶油面包的区别。现在许多人瞧不起文革壶,甚至包括一些当年制作过文革壶的人。不知他们想过没有,文革壶的生命力是不可能与现在壶的生命力相比较的,它的生命力是永恒的。它是紫砂史上绝无仅有的特殊文化艺术的典范,从前没有过,今后也不会再出现。它的文化艺术魅力将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强,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珍藏。

文革壶是不可再生的产物,其文化艺术更是不可再造的瑰宝。无论它的制作方法如何,模制也好,轮制也好,手制也好,它的历史价值和文化艺术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收藏它、保护它、欣赏它、正确评价它,是当今紫砂界义不容辞的责任。

文革壶相当于‘官窑’壶,在当时它充当了重要的政治利器,它的艺术文化就是当时的政治文化,壶上的毛主席形象,英雄人物形象,工农兵形象及政治口号等。无不起到了为国家政治增辉添彩,推波助澜,壮声立威的作用。

当时的政治壶,从文化艺术角度看,虽然单纯朴素,但功底是深厚的,如果由不懂艺术的人或根本不了解那个时代的人来评价,无疑会卟嗤以鼻,甚至会看成是后世的低劣仿品。前段时间有一把顾景舟的文革人物壶,人物形象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可有人评价说‘这样的人物形象在当时是要‘杀头’的,并以此怀疑其壶的真实性。殊不知,当时的人物造型就是这么简单朴素,若高于这个标尺反倒与那个时代不和节拍。在当时,有些大师级的书画家创作的人物形象也都是如此。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审美观,那个年代的人都是以朴素节俭为荣、为美。如果发现‘文革壶’上面的人物形象违背了这个原则,无疑那就是弄巧成拙的仿品。

文革期间,顾景舟制作的政治壶是最多的,至少在一百把以上,几乎都流落到民间。在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他做的壶到后世会这么珍贵,现在流传下来的究竟有多少谁也不知道。由于顾景舟的壶珍贵,当年制作时又是在创作受限制的情况下,加之社会因素和条件所限,他的壶风只能与那个朴素无华的年代合拍,不可能与他后世的棈细华美的作品相比较,所以,目前在鉴别顾景舟的文革壶时应该更全面、客观、公正一些。

文革年代制壶,尤其是政治壶,壶型从设计到审批到制模都是非常规范严格的。壶上的图案更是精心设计,由厂里统一制成后下发个制壶人。口号用语也都有所规定,有些口号用语是硬规定,有些口号用语稍灵活,但不能出入太大,必须是革命用语。

顾景舟一生有两大爱好,一是制壶,二是书法。当年制壶,他的许多壶上的口号用语都是他自己书写刻画的。由于厂方将壶形限制了,顾景舟为满足他这两大欲望,一般会把相同形式的壶以相同或不相同的手法重复做二三件,甚至会更多。其目的在于有所比较,精益求精,寻找新感受。顾景舟一生都在追求壶艺,完美之中求完美。无论是在逆境中还是在顺境中,他的这种追求信念从没改变过。文革期间,别人也许在争强斗胜,怨天忧人,而他却在壶海里乐此不疲,专心至致。当时,尽管制壶在造型上有所限制,但他巧妙利用,借题发挥,依然制出了大批精美绝伦的神品壶,虽然有的壶(主要是朱泯壶)在烧制过程中出现偏差,导致口盖不是太严合,但并不影响壶的超然风采。顾景舟的文革壶都是用上好的泥料制成,遇水则变,稍作保养就会不同凡响。欣赏顾景舟的壶和字,胜似赏明月,余味无穷,妙不可言。当然,文革壶除了顾景舟以外,还有其他大师的壶也都是非同凡响的。

总的说来,文革壶(主要是指政治壶)的价值是不允抹杀的,无论是从历史角度还是文化艺术角度看,它的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也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它是人类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发布日期:2014-9-20 10: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