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网

收藏不仅是一种爱好更是一种艺术

华裔网作者:光明视点

谢先启的书房遵从着自己那套乱中有序的方式,容不得别人掺和。谢先启说:“全集应该放在一起?那有什么意思!”但这个乱其实只是分类个人化而已,不论是过道上不常翻阅的藏书,还是书房里常看的书籍,抑或是抽屉里的手稿,都放得相当整齐。还没等开口问他问题,谢先启就主动介绍起自己的书房来。最先提到的居然不是书,而是家里的各种摆设。从墙上的毕业证书、太太的画,到书架里的工艺品,指一件说一件。这才注意到余中先书架里各式各样的工艺品几乎都是小鞋子,布的、金属的、水晶的,每一格都有,书架的把手上也挂着。

 

同样,但凡提到一本书,谢先启都会迅速走到书架前,准确无误地抽出来翻看。虽然总说自己记忆力大不如前,但谢先启翻书前对于收藏日期的描述每次都能和扉页的题记对上。谢先启说自己顶多算个“目录”,因为记不了太多东西才需要书的帮助。不管是家里的书还是图书馆里的书,谢先启都清楚地记得其位置,需要任何一本都能在最短时间内翻到。所以,谢先启并不往家里屯书,书房的书架除了门口太太的一柜子,左手第一柜自己翻译的或和有自己文章的,剩下多半是与翻译写作有关的书籍,光是词典一类的工具书就占据了书架的一大行。如果不是工作需要,谢先启是不太会去刻意找什么书的,最多托出版社问问。即便是自己的书也就留个二十来本送朋友,送完就算了。无论是买书还是藏书,谢先启都显得很“随意”,别人送的外国老版藏书,谢先启知道其珍贵,也只是用来当了稿费夹子。一般人看重的品相他是一点也不在乎,再喜欢的书,如果有瑕疵,他也不会想到买本新的屯在家里。读书的时候更是喜欢在书上乱涂乱画,从勾线到注释,丝毫不在意页面的整洁。问到最近带了什么书在旅途中看时,他就翻出一本写满注释的法国翻译小说来。“也不是每本都这样,带了原版书一起就参照着读,顺便校正一下。”谢先启解释,那本书正好是朋友翻译的。

 

在藏书、读书上,谢先启着实是个实用主义者,他的书房也不是为读书准备的,而是充当着办公室的作用。每天早上7点,他都会准时来到背对窗户的书桌前工作,11点半出门午饭,下午4点才走出书房。书桌上有一个经典的组合:台灯,支架,电脑。通常,他会把原文书放在支架上,下面放着一本字典,然后对着电脑打出译文。偶尔,他也在这里接待几个访客。拜访者若是过来请教的学生,他基本不离自己的书桌,换作是朋友,谢先启就会与友人并排到门口那两张铺着花垫子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共同欣赏书中的精彩内容。

 

发布日期:2014-6-21 5:36:44